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零五章 精神挣扎
    殷齐沉默着,他当然知道秦落烟是在对自己用美人计,可是……看着秦落烟带着希翼目光的表情,还有那双灵动的眨动着的眼睛,他竟是说不出开口拒绝的话来。

    他不忍拒绝,可是却也无法答应,这次他来蛮国,原本只是和林清风联系而已,因为秦落烟的关系,他跟着来到蛮国都城已经是不应该,他的身份又被佐铖知道了,这一系列的事,对于他这样来说,都是天大的错误。

    可是,为了她,他竟然甘愿一错再错,他可以为她做很多牺牲,可不包括将自己的未来全部搭上,他一行两个人,还能悄无声息的离开蛮国,若要是救了那些女人,那他就很难走出蛮国了。

    所以,殷齐只是嘴唇颤动,却终究说不出答应的话来。

    “罢了,原本也不该指望你这样的人。”秦落烟收起希翼的目光,不再去看殷齐一眼。

    马车里,又恢复了诡异的寂静。

    翼生虽然清醒,可是依旧很虚弱,不时断断续续的睡着,倒是没有参与两人这一次的谈话。

    秦落烟细心的替翼生盖上被子,突然听见马车外有隐隐的哭声,那哭声很远,好像是从庄子的方向传过来的。

    她大惊失色,赶紧复又掀开车帘往后看去。

    这一看之下,她便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远处,太妃院浓烟滚滚,火光冲天,隐隐的哭喊声就是从烟火中传出来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秦落烟脸色苍白,整个人都虚脱得没了力气,她回过头狠狠的看向殷齐,“是你们?是你们干的!”

    她几乎问得咬牙切齿,脸色的表情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一直一来,她都知道他们这些上位者的心是铁做的,可是,她还是无法接受那些无辜的人就这么被这些人当做草芥一般的处理掉。

    她不是没见过他们的残忍,可是,每一次,当看见生命如此卑贱的流逝的时候,她依旧忍不住要咆哮,要恨!

    “不是我。”殷齐被她的表情吓了一跳,赶紧解释,“应该是佐铖的人做的,翼生的身份绝对不能外传,只有死人的嘴巴才是最紧的,所以他才会……”

    “就为了守住一个消息,就活生生烧死那么多的人?”秦落烟接受不了这个理由。

    殷齐没有吭声,只是看秦落烟如此表情,让他的心,沉闷得难受。

    “停车!停车!我要回去救人!”秦落烟愤怒了,她就知道,和殷齐这种身处高位的人,观念永远无法统一,在他看来稀松平常的事,对她来说却是绝对无法忍受的事。她低吼着,就拉开马车门,要去扯那车夫的手臂。

    这是全速行进中的马车,那车夫就是一个舵手,万万不敢马虎,秦落烟的动作吓了那车夫一条,他拉缰绳的手不稳,马车边一个颠簸,要不是他及时控制,这马车就险些翻转了过去。

    殷齐赶紧将她扯了回来,又反手关上了马车的车门,“你去了也救不了她们!”

    翼生也被她的声音惊醒,一睁眼就看见秦落烟如此紧张的神情,立刻就没了睡意,警惕的问道:“姐姐,发生了什么事?”

    秦落烟愤怒的一口咬在殷齐扯着自己的手腕上,直到口中血腥味极浓,她才松开了口,“能不能救下是一回事,去不去救是另外一回事!”

    鲜血沾染在她的红唇上,让她的脸看上去越发的妖冶的了几分,她一双眼睛里,满是浓郁的鄙夷,这鄙夷让殷齐的心脏又禁不住抽痛了起来。

    “救不了!又何必去看最惨烈的情形让自己一辈子生活在阴影之中?”殷齐冷冷的道。

    秦落烟一双眸子渐渐变红,怒吼道:“你们……你们这些为了权利活着的男人,是不是一个个都是如此,为了能站得更高,你们无亲无故,可以做尽一切丧尽天良的事?”

    殷齐吞了吞口水,没有去管手腕上的伤口,只是任手腕上鲜血流着,他突然抬了抬眼眸,“傅子墨也是这样的人,可你,却爱上了他,不是吗?”

    傅子墨……

    秦落烟在这个时候听见傅子墨这几个字,心,痛得更加的厉害了。对,傅子墨也是那种不折手段的人,只是他对她有了和别人一些不一样的人而已,是不是,正因为他骨子里也是这种人,所以他和她最后才没能走在一起?

    殷齐一句话,就让秦落烟对自己以前的认识才生了怀疑,她脸色惨白,那些哭喊声明明已经越来越远,可是她却觉得越来越清晰,似乎就近在她的耳边,充斥了她所有的感官世界。

    秦落烟痴痴呆呆的念叨着,像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一会儿浑浑噩噩的哭,一会儿浑浑噩噩的笑,偶尔一两句念叨之间还会爆发出渗人的呼喊。

    她眼中的迷茫,让旁边看着的翼生满脸焦急,他赶紧扯了扯她的胳膊,低吼道:“姐姐!别乱想,傅子墨虽然不是个好人,可是他没做过这种大屠杀的事,对不对?你仔细想想,他杀人,要么都是惹到了他的人,要么就是战场上。他是霸道,可是也霸道得光明磊落,从来不屑偷偷摸摸,对不对?”

    一个人,最怕的就是失去本心,有很多的精神病患者就是因为某一件事情想不通,在心底纠结才生了病。秦落烟此刻的情形便是那样,她如果陷入自己个自己设置的恶性循环里拔不出来,她的思维一旦混乱了,也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

    翼生虽然不懂这么多的道理,可是他是经历过走火入魔的情形的,他那时候的反应和现在的秦落烟太像了,所以他害怕看见她出什么事。

    许是翼生的惊恐终于让殷齐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没有想到,不过是一吐心中的不快而已,竟然就戳中了秦落烟灵魂深处那根最柔弱的弦,如果因此而害得她出了事,那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落烟,落烟……”殷齐低低的呼唤着她的名字,一双手摁住她的肩膀剧烈摇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