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零七章 左右都是死路
    “姐姐,我会为了你好好的,因为我的命是你救的,我过得好了,你肯定会开心的。可是姐姐,你也要好好的,如果你过得不开心,那我也不会感到快乐。”翼生将药碗放下,看了看门外,确定没有人在周围之后,他又道:“姐姐,太妃院里,我们还是救下来一个人的,虽然大部分人都死了,可是救了一个算一个,对吗?”

    秦落烟眼神一亮,满是诧异,“此话怎讲?”

    “我虽然身体还未恢复,可是我师傅也很厉害啊,昨天在马车里他们虽然拦住了我,可是却没能拦住我师傅!我师傅当时在我们后面一辆马车内,以他的功力,是能听见五丈之内任何声音的,他担心我,所以一直在关注着我们的马车,然后听见了我们说的话。他便自己去太妃院救人去了。”

    翼生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听得秦落烟一阵瞠目结舌,就像是绝地逢生,在太妃院里发生了一个奇迹。

    “那佐铖和殷齐他们发现了吗?”秦落烟又问。

    翼生摇摇头,“我师傅也不是笨蛋,自然不会告诉他们是去救人,只是说去小解。幸好当时马车距离太妃院并不远,所以我师傅赶过去的时候还是从火海中救下了一个人。”

    “那人现在被安置在哪里了?”秦落烟心中略微松了松,虽然不能救下所有人,可是救下一个,却也是一种希望。

    “师傅将她带到太妃院附近的一个尼姑庵安置好了,人应该没什么大碍,只是被吓得有些神志不清了。师傅给那尼姑庵捐了些香油钱让她们照顾着,不过以后那人能恢复到什么地步,也就不是我们能控制得了的了。”

    秦落烟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翼生的头,“尽力就好,只要做了我们能做的,无愧于心就够了,只能祝福她吧。对了,佐铖怎么说?关于你,他有什么计划没有?”

    佐铖费尽心思救下翼生的性命,这里面没有目的是不可能的,对于他这样的人,现在的秦落烟学会用现实动机去分析,而不会简单的以为是他们简单的发了善心。

    翼生摇摇头,“他没说,不过……也许情况也没有我们预料中的那么好。”

    “嗯?”秦落烟眉头微拧,等他继续往下说。

    翼生又道:“今早师傅就发现这院子的部署有些诡异,看上去只是几个丫鬟家丁在活动,其实旁边的两个院子里都住满了军队的人,如果只是单纯的保护我们的话,是用不了那么多的人的,所以师傅他说,有可能,佐铖也是在防范我们。”

    “防范我们?”秦落烟歪着头想了想,“我们有什么值得他防范的?除非他的计划里可能会伤害到我们,所以,他才怕我们反抗的时候有所防范!”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推理,只是这个结果让人的心中有些发堵而已。

    这里是蛮国都城,是佐铖的地盘,虽然殷齐身边带了一个武功盖世的高手,许厚的武功也是绝顶,可是他们到底寡不敌众,如果真的撕破脸,他们能不能顺利出去还很难说。

    “姐姐,现在我们怎么办?”翼生眨巴着眼睛问。

    秦落烟沉默了,摇了摇头,“能怎么办,你的身体还没养好,也只能装作不知道继续在这里住着,在弄清楚佐铖的目的之前,以静制动是唯一的选择。”

    她的话刚说完,翼生脸色微微一变,指了指门外,她立刻会意,想必是有人来了。

    果然,不过转瞬的功夫,殷齐便推门走了进来,不过他的脸色比起昨日又苍白了一些,走路的时候脚步也有些虚浮,眉宇之间满是愁容之色。

    看见他,秦落烟立刻没了好脸色,索性转过身去背对着他继续睡下了。

    翼生瞪了他一眼,站起身来到他的面前,“我姐姐累了要休息,我们出去吧。”

    殷齐没有去看翼生,目光越过他,只落在床上的人身上,他站着没动,然后道:“我来蛮国的时间已经太长了,马上要回南越国了,你……要跟我回去吗?”

    秦落烟一动不动,嘴角却是一抹冷笑,殷齐说的话对她来说何其可笑,她与他连朋友都算不上,他却让她根他回去?回哪里去?以什么身份回去?

    “在这里,我不一定能护得住你们,可是在南越国,我至少有五分把握,我可以让傅子墨找不到你们的。”殷齐又道。

    秦落烟依旧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除了一个冷漠的背影。

    殷齐长叹了一口气,又道:“我知道你对我心有怨恨,我也不指望你马上就能理解我,但是留在这里,你们只会沦为权利斗争的牺牲品……”

    “你知道些什么?”这一次秦落烟转过身来直直的盯着他,她可以不管自己,可是现在还有翼生,任何一点儿有用的消息也能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所以她愿意放下尊严来问殷齐。

    殷齐犹豫了一下,道:“我知道的并不多,毕竟我来这蛮国都城的时间也补偿,可是我知道如今的佐铖大将军已经掌握了蛮国大部分的军队,他需要的,是一个名正言顺来和上面那位对抗的理由。”

    “狭天子以令诸侯?”秦落烟冷冷的问。

    殷齐一怔,对于这个时代的女人来说,一句话就能懂得这其中的意思的,并不多,“也许,比你们想的还要严重一些,佐铖是一个有野心而且,做事够狠绝的人。虽然不知道他的具体计划,不过我想,他已经没有耐心再让另外的人来踩在他的头上了。总归上位的途径就那么一条,推翻上面那个人,取而代之成就自己的事业。佐铖准备了这么多年,缺的就是一个让天下心服口服的理由而已,偏偏这个时候翼生送上门来了。不过可惜,过河拆桥对他来说,才是一劳永逸的。”

    后面的话他没说,可是却让秦落烟的表情瞬间惨白,“你是说,他如果成功了,就会立刻杀了翼生?如果他没有成功,翼生作为叛军拥护的人,上面那位也会杀了他?”

    左右,似乎都是死路一条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