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零八章 殷齐离开
    “对,王者,哪一个不是踩着万千尸体走上去的?佐铖已经是万人之上,他若要,肯定就是走上蛮国最上面的位置,以翼生的名义,当然师出有名,不过事后,他也不会再给任何人踩在他头上的机会。所以,你跟我走吧,你留在这里,只是陪着他一起死而已。”殷齐苦苦劝说道。

    秦落烟突然怔住,从他的话里行间,她猛然醒悟过来,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让我走,而不是让我和翼生一起走?”

    殷齐脸上的表情越发浓重,他没有去看翼生,而是直接面对秦落烟道:“如果可以,我当然想带他一起走,因为你对他如此在乎,可是……以我在蛮国的势力,带着他,不可能从佐铖的手中离开,他对佐铖来说太重要了,而你,佐铖如果要卖我一个薄面,就不会阻拦我。”

    他说得很实在,现在的情形也的确如他所说的一般,可是,即便如此,当秦落烟亲耳听见他说出这番话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嘲讽的笑了。

    她摇了摇头,“你走吧,我不会丢下翼生的,哪怕死,我也会和他死在一起。”

    殷齐瞪大了眼睛,许久之后才缓缓地道:“何苦?”

    “他是我弟弟,如果在这种生死关头,我独自离开,那我还是他的姐姐吗?这一声姐姐,可不是白叫的,我不是你们这些权贵,脑子里都是各种各样的算计,我只是个普通的女人,我要的,就是坚守自己的本心。”

    秦落烟又转过身去,没有了再和他交谈的意思,只对翼生道:“翼生,送客,我累了。”

    不过这一次,翼生却并没有听从她的话,而是犹豫的握紧了拳头。

    秦落烟等了许久不见身后的动静,便转过身来看,就见翼生红着眼光一直盯着自己,“姐姐,你跟他走吧。我可以照顾好我自己。”

    翼生虽然年纪小,可是却比其他同龄人懂得更多,他不知道这里面的危险便罢了,如今已经知道了前路的险峻,他又怎么会让秦落烟跟着他去冒险?

    秦落烟一眼就看穿了翼生的想法,她起身,伸手拉着翼生的胳膊,将他拉近了一些,又摸了摸他的头道:“翼生,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一遇到危险,我就急着保命,这样的我,你会拿我当姐姐吗?”

    不会。翼生因为身世的原因,早已经将自己和这个世界隔离了起来,好不容易秦落烟才走进了他的生活,如果秦落烟真的是那样的人的话,他翼生的生活里便不会有他。

    他的沉默,证明了秦落烟说的话。

    “好了,人生在世,哪能没有波折,不管结果如何,我们尽力了,努力了,便是足够。”秦落烟拍了拍翼生的肩膀,又转头对殷齐道:“殷丞相,您慢走,不送。”

    这么明显的赶人,赶走的还是南越国大名鼎鼎的丞相殷齐,这样的事情也只有秦落烟才做得出来。

    殷齐脚步像是生了根,好不容易才咬紧牙关拔了根缓缓的往外走去。

    只是没走两步,他就忍不住回头看上一眼,那眼神,竟然宛若生离死别,也许,他骨子里觉得,他这一走,两人便再也没有再见的可能了吧。所以,他走得极慢,每一步似乎都用尽了所有的时间和力气。

    倒是秦落烟,越发不喜欢他这做作的姿态,索性让翼生起身去关了那房门。

    一道门板,隔绝了殷齐的视线,也隔绝了他对她的念想,可是,念想,真的能割断吗?种子已经播种在灵魂深处,如果硬生生拔出,生命,还在么?

    殷齐是在第二天早晨走的,秦落烟和翼生也是从佐铖的口中得知的,不过似乎殷齐和佐铖之间似乎达成了某些协议,所以殷齐走后,佐铖不但没有苛待秦落烟三人,还对三人越发的好了几分。

    虽然佐铖的态度很好,可是他们也知道,暴风雨往往是在最安静的时候来的,所以秦落烟、翼生、许厚三人一刻也没有放松警惕,尤其是秦落烟,趁着翼生养伤的这段时间,做了很多用来保命的东西。

    佐铖不知道秦落烟的底细,自以为她是无聊了,所以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打发时间而已,如果他知道秦落烟曾经是连天机阁也畏惧的匠人,就不会那么放心的给她提供原材料了。

    时间,转瞬即逝,在这样紧张但安静的环境下,不知不觉就过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异常,除了秦落烟做出来的东西小东西险些摆满了她的桌子以外。

    这一日,她早晨她问佐铖要了几样东西,其中包括拇指大小的庚金,佐铖的速度很快,到了下午的时候就命人将她要的东西都送了过来。

    今日阳光不错,秦落烟正在院子里的贵妃椅上小憩,早春的风带着微微的暖意落在她的身上,夹杂着花草香气,让人的神经也渐渐放松了起来。

    这一次来送货的和前几日来的不一样,前些日子来的都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而这一次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穿着家丁的衣服,抱着一个匣子走了进来,先是向秦落烟行了一礼,然后才道:“秦姑娘好,我是来给您送东西的。”

    “以前送东西那小伙子呢?”秦落烟点了点头,在佐铖几乎守卫得严密如铁桶的院子里,她并不担心这人会伤到她,尤其是在佐铖还没有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的时候,所以她随口问了那么一句。

    中年家丁笑呵呵的道:“小李啊,他家中出了些事,所以告假回家了,我是来顶替他的,以后姑娘要是有什么吩咐,只管说就是。不过我也才来这庄子几天,很多规矩还不懂,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姑娘还要多包涵才好。”

    这人说话很圆滑,虽然是家丁的身份,可是说起话来就是给人很真诚的感觉,倒是让秦落烟不自觉的多看了他几眼。

    “如果姑娘没有别的吩咐的话,那小的就先下去了。”中年男人笑呵呵的躬身行礼,然后在秦落烟微微点头的之后准备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