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零九章 你是谁的人?
    就在他转身的瞬间,秦落烟的瞳孔突然一阵瑟缩。

    “等等。”秦落烟出声叫住了他。

    中年男人脚步一顿,然后转过身,脸上的表情依旧笑嘻嘻的,“姑娘还有和吩咐?”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秦落烟似笑非笑的道。

    那中年人笑容一顿,不过确实很快的一瞬间而已,他眉眼之中都带着笑,“姑娘哪里话,我才来几天,还没有机会来这里呢,要不是今天小李子告假,恐怕都轮不到小的过来伺候。再说了,就姑娘这样倾城的容貌,如果小的见过,肯定是记得的。”

    “哦?”秦落烟提高了音量,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看,“可我怎么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那绝对不可能,姑娘肯定是记错了,看来小的是生了一张大众脸呢,以前也有好多人说是见过小的。”中年男人呵呵的笑着,表情很自然,看不出丝毫的生硬,这样的状态,要么就像他说的,是秦落烟看错了,要么,就是太会伪装了,是个职业的。

    秦落烟沉默着,倒是不急着说话了,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也没有发话让他走的意思。

    时间一长,中年家丁被她看得越发不自在,渐渐的手脚都开始拘束了起来。

    突然,秦落烟笑了,她淡淡的问:“许久不见,你的伤好得倒是很快,替我赶了半个多月的车,真是辛苦你了。”

    她的话刚说出口,中年家丁的脸色就变了,不过他很快又调整了过来,继续装傻充愣道:“姑娘,你在说什么呢,小的是越来越听不懂了。”

    “听不懂?”秦落烟冷哼一声,“去春城的时候,可是你替我赶了一路的马车,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可好歹也有十几天的时间,你这么快就忘了?我给你的酬劳可不低,而且,我还救了你,哦,不对,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哪怕我当时不救你,那两人应该也伤不到你才对,倒是我多管闲事了。”

    她说了这么多,足以见得她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所以中年家丁的表情终于绷不住了,不过嘴上却依旧不肯放松,“姑娘,你说的什么话,小的以前是在家做农活儿的,哪里买得起马车,更做不了马车的营生……”

    “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秦落烟摇了摇头,冷笑道:“你到底是谁,一路跟着我,现在竟然还混进了这里来。不过你肯定不是佐铖的人,否则不会现在才混进来出现在我的面前,好吧,我也不勉强你,你不说就罢了,不过,你不说的话,那我就只有去问佐铖大将军了,我院子里混了奸细进来,该怎么处置才好?”

    怎么处置,佐铖可不像秦落烟这样好说话,落在佐铖的手里,那还有活路吗?

    也许是秦落烟的威胁起了作用,中年家丁犹豫了一下,才道:“姑娘是怎么发现我的?”他自认为隐藏多年,不管假扮什么人都能惟妙惟肖不露出破绽来,所以他才能在容家本家隐藏那么久,这么多年来,他还从未被人当场识破过。

    “你终于承认了?”秦落烟魅惑的一笑,躺在贵妃椅上的姿态更加的放松了一些,“其实也很简单,看你的大拇指就知道了。”

    “大拇指?”中年家丁举起自己的手反复的看着,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不得已,他又问:“还请姑娘明说。”

    “你的大拇指指腹的茧子中带着一种青黑的颜色,而且你的指甲盖旁边有一小条疤痕。”秦落烟指了指他的手。

    中年家丁仔细一看,果然看见自己大拇指上的茧子和其他手指有些不一样,至于那个小疤痕,真的很小很小,还不足指甲盖边缘大小,而且经过了年月之后,已经很淡很淡,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他没有想到,这么小的细节,竟然也没能逃过秦落烟的火眼金睛。

    “姑娘聪慧,让在下佩服。”中年家丁说这句话的时候收起了圆滑,倒是很诚恳。

    秦落烟只是淡笑,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其实这么小的细节,她也不一定记得清,只是像她这样习惯了手上活计的匠人,比起其他人来说,更比较注意别人的手而已,在她的印象里,她觉得见过这双手,可是想了许久,都想不起,却在中年家丁转身的时候,看见他的背影突然醒悟了过来,不过她依旧不能完全肯定,所以她便玩了一次心理战,她不说话,那中年家丁就更紧张,越紧张,说明越有问题。

    她大胆的尝试,诈了诈他,没想到竟然还真的被她猜中了。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一路跟着我,是为什么了吧,你到底是谁?”秦落烟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也是半猜半蒙才认出了他来。

    中年男人却突然在她的面前跪了下来,像模像样的行了一个大礼,“请姑娘饶了在下一条贱命,小的实在不能告诉您我是谁,如果说了,小的这条命便没了。可是我可以向您保证,我跟着您,只是为了保护您不受到伤害,如果你有危险,我一定会用生命来保护您!”

    “是别人派你来保护我的?”秦落烟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不过脸上的表情明显的不相信,“你一路偷偷摸摸跟着我,现在还跟到了这里来,却告诉我你是来保护我的,不是很可笑吗?”

    “姑娘,您仔细想一想,这一路上我可有做出什么伤害您的事?尤其是去春城的时候,一路上都只有你我二人,如果我真要做些什么,那时候不是更方便,何必等你住进了这个铁桶里在混进来?”

    中年家丁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一时之间秦落烟倒是有些判断不清,可是,她也实在想不起来,会有谁在她刚到蛮国边境的时候就派人来保护她。

    对了,这人是在她离开傅子墨之后才出现的,在那个敏感的时间点上出现了这么一个人,就不得不让她怀疑了。

    “你……是傅子墨的人?”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秦落烟的喉咙疼痛得厉害,连灵魂都在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希翼,还是因为不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