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一十章 收为己用
    中年家丁低着头,没有让秦落烟看见他眼中的目光闪烁,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已经换上了平淡至极的表情,“姑娘,求您绕过小的性命吧,小的不能说。”

    “你一句话,便让我不再追问这件事,你觉得可能吗?”如果都遇到这种事情,随便对方说一句话这件事就算了,那就显得她太白痴了不是么?人心,本就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东西,并不是每一个人口中说出的话都值得相信,越是可怜之人,说出谎话的几率也越大,所以秦落烟的声音比开始更冷了几分。

    中年男子似乎也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如果换了他自己,也许根本不会听对方废话,而是直接将人的头颅割下来,对他们这样刀尖上舔血的人来说,宁可杀错,也不放过。所以眼前的女人,终究还是善良的。

    “那您觉得该怎么办才好?”中年家丁问。

    老实说,秦落烟并没有想清楚该怎么办,让她杀了他吗,就像他说的一样,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她的事,可是放过他,似乎也不太可能。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似乎谁也不知道该怎么来打破这种僵局。

    正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许厚和翼生走了进来,看见院子里跪着一个中年家丁,两人先是愣了愣,然后翼生问:“姐姐,这人做错事了?”

    秦落烟摇了摇头,“不,他不是佐铖的人,是一个混进来的人,而且,他说是为了保护我,你们信吗?”

    翼生和许厚同时摇了摇头,尤其是许厚,毕竟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汉子,立刻就道:“哪里有这种好事?是个跟踪的人,九个半是为了杀人。”

    “不,我真的是为了保护姑娘,绝对没有任何想要害姑娘的心思。”中年家丁赶紧解释。

    “口说无凭,嘴巴长在你身上,现在你当然这么说了,姐姐,要不要通知佐铖?”翼生皱了皱眉,有些拿不定主意。

    “不用了,我倒是有七八分是相信他的话的。毕竟从蛮国边境到春城的路程都是他一路跟着。”秦落烟说完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对那中年家丁道:“不如这样,你既然说不是想伤我,那不如这段日子,你就当我们的线人,给我们提供消息和需要的东西?”

    那中年家丁怔了怔,旁边的许厚和翼生也怔了怔,似乎都没有料到秦落烟竟然将计就计做出了这个决定来。

    不过对于中年家丁来说,只要不让他说出主子是谁,其他的事情都是无所谓,左右主子只是让他保护她的安全而已,其他的可没有做明确的要求。

    “好,我答应。”

    见中年家丁答应了下来,秦落烟也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呃……”中年家丁被问到这个问题,脸上有了犹豫的神色,“实话实说,我没有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如果姑娘不嫌弃的话,就叫我小龙吧。”

    “小龙啊……”秦落烟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一个中年男人,名字叫小龙,不觉得这称呼非常的违和吗?不过她也没有兴趣给他起什么名字,只得应了下来。

    “如果姑娘没有其他的吩咐的话,我就先离开了,来这里的时间太长也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怀疑。”小龙道。

    “等等,你先帮我找几样东西。”秦落烟说着起身,去屋子里拿出笔墨纸砚写了一张纸之后拿出来交到了小龙的手上,“这几样东西我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不过有的话就帮我带一些进来,而且带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不能混合在一起,一定要分开存放。”

    小龙拿着纸看了看,眼中满是疑惑,不过却很肯定的说:“这几样都有,就是这硝石我还没有听说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她当然知道这硝石不好找,反正南越国是肯定没有的,否则她早就开始制作火器了,来到了蛮国,现在又处境特殊,所以才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罢了。

    “硝石,是一种可以燃烧成烟的石头,你姑且尽量找一找。”秦落烟解释着。

    小龙应了一声,呢喃着:“能燃烧的石头……听说城南三十里有一座矿山,我马上去打听打听有没有这样的石头。”

    “好,劳烦你了。”秦落烟对人总是客气的。

    “不碍事,能为姑娘尽绵薄之力是小的荣幸。”小龙说完之后又和秦落烟道了别才匆匆离开,他耽搁的时间太久了,真要是引起了佐铖的人的注意可就麻烦了。

    等他走后,许厚才面露忧色的问秦落烟,“你就这么信了他?”他总觉得秦落烟不是这么好哄的人。

    秦落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这几日,你有没有觉得周围的院子安静了许多。”

    许厚点了点头,“的确,我也查看过了,周围几个院子的人在慢慢的减少,也许等他们的人足够少,我能带着你们杀出去。”

    “不,他们人越少,就表示我们越危险了。翼生对佐铖的重要性你我都知道,可是他却连看守翼生的人都调走了大半,就说明他的计划准备实施了,他开始实施计划,我们还走得了吗?”这也是秦落烟担心的地方,“我也知道不能随意相信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可是,现在我们有选择吗?你虽然武功高强,可是为了保护翼生,你是一刻也不能离开翼生身边的,而我,也实在是手无缚鸡之力,既然如此,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万一他真的不会做伤害我们的事,我们就赚到了,如果真要害我们,情况也不会比现在还遭。”

    所以她才做了这个决定,真到了生死关头的时候,也只能选择赌一次生机了。

    穿日的暖阳依旧洒下暖暖的光线,只是,三人的心情此刻都很沉重,谁也没有心思再去享受着温暖的阳光。

    不经意间,秦落烟抬起头看了一眼 ,天空中,只有偶尔白云几多,她的思绪却有些飘远,脑海里竟是不断的徘徊着一个疑惑,小龙,会是傅子墨的人么?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