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容家
    中年不化的雪山深处,竟然鬼斧神工的在半山腰建起了一连篇的楼宇,楼宇大部分有汉白玉构建而成,只有房顶的琉璃瓦带了耀眼的颜色,这样的颜色在雪山之中便显得尤其的显眼。

    云雾,穿行在雪山之中,其中夹杂的雪花一片一片,在轻风的带领下飞舞不绝。

    没有人会知道,这一连片的建筑已经存在了上百年的时间,更没人会知道,要在这样的雪山深处,而且还是在半山腰上修建出这样的建筑死了多少人,费了多少的财力。只是,但凡是明眼人都能知道,那数字,恐怕本身就是一个极其恐怖的事,不可说,不可说。

    这里,就是隐秘世家的主宅容家。

    在最偏僻的角落里有一间厢房,不大,可是和一般的大户人家比起来装饰却已经算是奢侈,不过和其他的房间比起来却又显得些许的寒碜。

    厢房也在半山腰上,推开窗户往下看,就是一眼看不见底的深渊和漂浮的云雾。屋子里的正中间点了火炉,虽然已经是立春的时节,但是因为这里是极寒之地,所以一年四季都是这种冰寒的环境。

    一名男子坐在轮椅上,旁边一名小厮举着一本书跪在他的面前,每当他看完一页,那小厮就替他翻过一页。他的身后还站着一名身材凹凸有致的美女,只是美女的表情比窗外的飞雪还要冷,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一名白衣打扮,容貌俊俏的少女敲门进来,手中捧着一套干净的长袍,她一进屋就忍不住直直的盯着轮椅上的男子看,那眼神里的惊艳完全没有丝毫的遮掩,她就不明白了,怎么一个男人的容貌竟然能生出这样逆天的来。

    她当初听师傅说,这个男人是曾经容家最美丽的女人的儿子,她还有些嗤之以鼻,她的姿色已经是现在族中公认的最好的了,难不成还有人比她长得好看?

    可是,当她看见眼前这个男人的时候,她才真的相信了师傅的话,那一定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女人,否则绝对不会剩下这样一个没得逆天的儿子来。

    少女的眼神发直,让站在轮椅身后的人有些不满,嫌弃的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唤醒了少女的思绪,她赶紧福了福身子,对轮椅上的男子道:“傅公子好,我师父吩咐了,这套冰丝长袍和寒冰池水一起作用,对您的伤最有好处,所以便让我给您送来。也顺便让我提醒您一句,还有两天就要入寒冰池了,请您提前做好准备。”

    “放下吧,有劳姑娘了。”傅子墨淡淡的道。

    这样冷漠的气质,配上那高贵的容颜,一句话就让那少女的双颊红了起来。

    “不麻烦,不麻烦,应该的,应该的。”少女有些语无伦次,竟是忘了要放下手中的长袍。

    霓婉脸色很难看,她突然有些怀恋起秦落烟来,至少秦落烟绝对不会因为贪恋主子的美色而表现得像个十足的白痴,让人看一眼就生厌。果然,亲疏都是比出来的,以前觉得秦落烟碍眼,可和这些女人比起来,秦落烟简直不要太养眼。

    “好了,给我吧。”霓婉走上前去,从那少女的手中接过长袍,然后还“细心”的替那少女打开了房门,那意思很明显了,送了衣服还不滚,是等着吃午饭吗?

    由始至终,傅子墨的目光都落在那书页上,连看也没有去看那少女一眼。

    少女悻悻的,不舍的又看了看傅子墨,这才尴尬的离开了房间。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也敢觊觎主子的美色……”霓婉不客气的关上房门,立刻开始抱怨。完全忽略掉那少女其实长相和身材都不差的这个事实。

    傅子墨连头也没有抬,只是淡淡的道:“霓婉,你开始变得挑剔了。”

    “呃,有吗?”霓婉将那冰丝长袍找了个柜子放下。

    “有。”傅子墨嘴角似笑非笑,“在她来之前,本王的身边从不缺女人,可也从来没见过对哪个女人表现出如此不满之色,可是她来了之后,你便觉得所有出现在本王身边的人,似乎都入不了你的眼了。”

    霓婉一怔,微微皱眉一想,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

    “看来,她比本王想象中的还要会收服人心。”傅子墨替起“她”的时候,眉眼之间总是藏着浅淡的笑意,这样的他,看上去全身的线条都温暖了几分。

    霓婉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是啊,有些东西,一旦失去才知道可贵,那个女人也是,以前天天在眼前晃,觉得极其碍眼,可是如今她不在了,却又觉得屋子里总是少了些什么。而最苦的,是主子,付出那么多,隐忍那么多,换来的,却是那女人最残忍的对待。

    “主子……刚才那少女来送长袍只是一个借口吧,她是在提醒我们,还有两天时间就要入寒冰池了,可是那紫云草现在还没有拿到手,如果没有紫云草,您入寒冰池恐怕……”霓婉担忧的道。

    傅子墨嘴角的笑意渐渐隐去,他当然知道那个少女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世上真的没有其他的紫云草了么……”

    “主子,侧王妃为了救她的弟弟,抢走了紫云草……如果当时我们能告诉她,那紫云草是我们要的,是离欢小姐替您寻的,也许她就……”

    霓婉的话还没说完,傅子墨就打断了她,“她依然会选择救她的弟弟,别忘了,本王已经将她休了,还变相的害死她的师兄,她……恨本王。”

    恨,这个字对他来说就像是凌迟酷刑一般,终日折磨得他不得安宁,连他也没有想到,那么一个弱小的女人,竟然就这么走进了他的灵魂里,终其一生都无法再拔离开来。

    “可是主子您也是不得已,如果您告诉她您的身体情况,我觉得她不是那种会舍弃您的人,也许,当初您该给她一个陪你的机会……”霓婉还是有些不甘心。

    “陪本王?”傅子墨嘲讽的笑了,“来这里吗?然后让她落在容家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