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来玩个大的
    小龙距离秦落烟最近,可是在生死关头,两丈的距离却已经足够远,他紧张得全身冷汗直冒,眼看着一名将士举着刀往秦落烟身上砍去,他急得险些忘记了呼吸。

    “姐姐!”翼生也是声嘶力竭的吼出声,一双眼睛变成了血红色。

    许厚挡开一刀,转过头去便看见那长刀已经距离秦落烟脖子一寸之处,这样的距离,哪怕是神仙也救援不及。

    “嘭!”

    在三人都露出恐惧表情的时候,唯一淡定的就是秦落烟了,她面无表情的将枪口对准了拿长刀的人,只一枪就在那人的胸口开了个血窟窿。这样近的距离,哪怕她不是神枪手,也不会失手。

    众人都被这令人震惊的一幕吓住了。

    在这个时空,谁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暗器,不,准确的来说,根本连那暗器的影子都没有看见,只是一声响动之后就见那人胸膛被开了血窟窿。

    在场的人中,只有许厚和小龙的武功算是顶尖的,可是即便如此,两人也只是看见一个残影从那枪口出飞出而已,以他们的武功,他们自认为也挡不住这暗器。

    这,就是让人震惊的地方,有这样一个武器在手,哪怕再厉害的高手也会受制于人。

    “乖乖,这可真是厉害。”许厚忍不住叫了一声。

    小龙也是吞了吞口水,“对啊,这样的暗器,这世上能有几个人接得住?”

    因为秦落烟爆发出来的这一幕太过诡异,以至于周围的人都忘记了继续冲上前去。秦落烟由始至终都很冷静,当周围的人上前的速度一减缓,她立刻对许厚吼道:“快过来,我们冲出去!”

    许厚和小龙回过神来,立刻往院门口的方向而去,因为统领的死亡和忌惮秦落烟手中的火枪,众人虽然也在往前冲杀,但是明显气势比起先前来弱了许多。

    秦落烟一行人趁着这个机会便奔逃到了这庄子的大门口,只是,当他们好不容易冲到大门口的时候,却又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住了。

    浓密的烟尘从远处一直蔓延到天边,街道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人,装束,是佐铖的军队和皇宫的军队竟然在这里碰撞开来。想必是,先前那皇宫军队的统领发出去的暗号不只是皇宫军队看见了,佐铖的人也看见了吧。

    “怎么办?”许厚满脸的郁闷,“好不容易冲出来顶个屁用,这里的人更多,想要逃出去更麻烦了。”

    “可不是,这么多的军队,那我我护着你一个人走,也几乎不可能。”小龙脸色也惨白,“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的任务就失败了。”

    秦落烟诧异的看了小龙一眼,“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你的任务,你家主子有你这样的下属,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小龙悻悻的笑了笑,眼中有秦落烟永远也体会不到的情绪,“不,我的命原本就是属于主子的,遇上他,才有我的命,所以有他那样的主子才是我修来的福气。”

    秦落烟嘴角一扯,总觉得这是一种愚民的手段,不过,不是鱼,焉知鱼之乐,也许,每个人的信仰不同吧。

    “这个时候你们还有心情聊天,你们倒是想想办法啊,我们都活了几十年了,死了也就脖子上碗大个疤!可是翼生呢,他才多大,就这么死了多可惜?”许厚忍不住低吼着,“再说了,我们门派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适合修炼我门武功的天才,就这么死了,我们门派以后的传承谁来延续?”

    门派的传承,也许才是许厚最看重的吧,所以他才对翼生如此的尽心尽力。

    秦落烟眉头紧皱,看着眼前的两拨人马,不自觉的转头问许厚,“你觉得这两边谁能赢?”

    “这还用看?”许厚白了她一眼,“那皇帝的人马明显不是佐铖的对手,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你以为那佐铖这么多年的将军是白做的?再加上那蛮国皇帝当初争夺皇位的时候残杀兄弟手足,早已经失了很多人心,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个人都知道谁输谁赢。”

    秦落烟点了点头,又道:“既然逃不掉,那就只有富贵险中求了,要不,这一次,我们来玩一次大的!”

    “什么意思?”许厚不明白。

    小龙是个激灵的,顿了顿,从秦落烟坚定的眼神中看出了些什么,不过他的脸上依旧写满了震惊,指着秦落烟结结巴巴的吼道:“你、你不是开玩笑吧!”一个女人,真的能有这种魄力,敢去想男人们都不敢想的事?

    可是,秦落烟就这么想了,而且,还那么坚定不移。

    “你们俩到底在打什么哑谜?”许厚不明所以又问翼生,“你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吗?”

    翼生皱眉沉思着,突然被点名,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我想,姐姐的意思是既然佐铖想利用我们名正言顺的得到这蛮国的江山,那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借佐铖的手,替我夺回属于我父亲的江山!”

    许厚一听,好一会儿没回过神来,不是他太傻,只是这样的想法,连他这个走南闯北见惯了各种场面的大男人都有些不敢想。

    那是江山啊,是一个国家,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儿戏,那是多少英雄豪杰穷尽一生的力气也未必能染指半寸的国家土地!

    “翼生也很聪明嘛。”秦落烟牵强的笑了笑,万军厮杀之中,她的笑容比阳光耀眼灿烂,那一瞬间的她,直到很多年后还深深的印刻在翼生的记忆深处。

    许厚这才回过神来,吞了吞口水,“敢情你们都才道了,就我不知道?不过,你个丫头还真敢想啊,也不怕被这个想法吓死!”

    “一个人活着,连想都不敢去想,那还有什么意思?现在已经是最糟糕的状态了,难不成还怕更糟糕的吗?”秦落烟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又转头看向小龙,道:“虽然凭我们几个人的力量,哪怕等到佐铖夺得江山之后也未必斗得过他,可是……我有这个……”

    她扬了扬手中的火枪,又指了指小龙,意味深长的道:“而且,也许,我们还能有后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