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二十一章 预料的结果
    有些道理,有些人用一生也未必能想明白,可是当遇见一件特定的事情的时候,也许他突然便明悟了。

    蛮国皇帝在翼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明悟了,只可惜,他明悟的有些晚,他悻悻的、惨淡的笑了起来,“是这个原因吗?因为我撑不起这蛮国的江山社稷,所以当初父皇才会将皇位传给你的父亲?可惜当初的我不懂,所以不服气,用尽外力从他的手中将皇位抢了过来,却没想到到头来却是毁了整个蛮国……”

    在场的大臣们也忍不住开始动容,只是,路已经走了出来,无论路的尽头有什么,他们也不能回头了。

    “皇上,您这话就说得不对了,怎么能说毁了整个蛮国呢?翼生也是蛮国正统的皇室,由他继承皇位,也不算蛮国江山落入外人手中,对吧?”佐铖的手按在腰间的长刀上,大声的对蛮国皇帝道。

    他的语气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尊敬,那眼神更是宛若看阶下囚一般,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哪怕如此,头顶上被人压在的感觉却让他忍耐到了极致,尤其是在他看来,这头顶上的人根本就是个废物。

    “哼!”蛮国皇帝冷哼一声,颤抖着指着佐铖吼道:“你这话骗得了百姓,骗得了这里所有的朝臣吗?谁还不知道你的野心?翼生是皇室没错,可是,你能留他几天?没准儿你一个月都等不了就要他主动禅位于你吧!”

    佐铖眉头一皱,只是冷冷的笑,却并没有发反驳,“那又如何?左右你们这些人都是要死的,只要天下的百姓相信就够了。好了,废话不多说,你如果肯主动交出玉玺让位于你的侄儿翼生,那这里的人我都能给他们留个全尸,否则,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那蛮国皇帝仰头便笑了,笑着笑着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叹道:“要我主动让位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他们……如果他们在你的眼中已经掀不起风浪,那你就放过他们如何?你放过他们,我主动交出皇位,一群在你看来什么也不是的大臣换一个满国玉玺,你不吃亏。”

    这蛮国皇帝虽然在才能上并不出众,可好歹也是久居高位,也并非是个完全愚笨之人,至少这一席话,他说得是很有底气的。

    “你倒是很会讨价还价,不过……他们是掀不起风浪,却也能给我制造麻烦,我可不像你,妇人之仁,你要么交出玉玺,要么就和他们一起死,然后我掘地三尺也能找出玉玺。”佐铖却不是个好说话的,立刻就拒绝了蛮国皇帝的要求,做出了不愿退步的姿态。

    双方陷入了胶着,却让跟着进来的秦落烟脸色越发阴沉了下去,如果佐铖真的将蛮国皇帝就地斩杀的话,哪怕三大隐世家族的势力来了,恐怕也扭转不了任何局势了,那样一来,她们的出逃反而不便。

    她想了想,冲翼生偷偷的使了个眼色。

    翼生接收到她的信息,不动声色的转头对佐铖道:“佐将军,其实我倒是有个折中的办法,他肯主动交出玉玺,当然是见好事,否则这皇位得来不顺,哪怕将来我让位于你,没有传国玉玺,你的地位也终究不能得到历史的肯定,这些人已经没什么大用,你要实在不放心,将他们圈养起来不就行了,留下性命,不杀,但也不放。”

    佐铖一听,眉眼一亮,赞许的看了一眼翼生,“你这孩子,机灵倒是机灵,就是生错了地方。”

    见佐铖的态度有所松动,翼生又继续对那蛮国皇帝道:“你想让他们就这么走出去肯定不可能,能保住他们的性命已经是最大的幸事,你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许是翼生的两边劝解有了效果,那蛮国皇帝终究长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佐铖也觉得翼生的说法他能勉强接受,所以便应承了下来,冲身边的属下使了使眼色,很快就有人上前将那些大臣带了下去。

    “现在将玉玺交出来吧。”佐铖对蛮国皇帝道。

    蛮国皇帝也不含糊,直到已经躲不过去,所以转身进了内屋,拿了一个盒子又走了出来,他将玉玺往佐铖的方向一扔,然后想也不想拔出身边侍卫的佩剑就往自己的脖子上抹了过去。

    鲜血溅了满地,他到底的时候,周围的人连惊呼都已经忘记。

    这样的结果来得很突然,却也是意料之中,与其成为阶下囚,自我了解算是留下了皇室最后的一点尊严吧。

    只是,他的倒下,却给秦落烟等人出了难题,如果这蛮国皇帝死了,那凌家想要守护的势力还存在吗?

    “皇上!”一声嘶吼让所有人终于从震惊中回过了神来,一名妃子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哭喊着扑倒了蛮国皇室的身边。

    佐铖瞳孔一阵瑟缩,嘴角的冷笑渐渐勾起,“哟,这不是咋们的小太子么……”

    他的声音透着一股子的阴森,吓得那悲痛的妃子猛地惊醒,她抱着孩子恐惧的后退,“不,不,他不是,不是……”

    只可惜,她的掩饰太过苍白,越是掩饰越是证明了那婴儿的身份。

    “来人,将娘娘和小太子带下去好生看管!”佐铖一声令下,立刻就有人上前执行他的命令。

    对于费尽心机才走到这一步的佐铖来说,成王败寇,总是需要有些人来证明自己的胜利的,蛮国皇帝留下的血脉,才最能证明他的胜利!他要用律法的名义处死这个蛮国皇帝的血脉,在天下人面前证明,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永和宫里,蛮国皇帝死了,大臣们被圈养了,小太子被囚禁了,剩下的人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的。

    尽管,秦落烟知道这个结果,可是当看见佐铖的人冲进去将那些人砍杀干净的时候,她的脸色还是禁不住苍白。鲜血、断臂、残肢体,在这一刻被无限的放大,让她的整个世界里都只剩下血雨腥风。

    “姐姐,别看……”翼生想捂住她的眼睛,可是秦落烟眼眶红红的,却固执的抬起手,推开了翼生。

    她说:“没什么不能看的,都真实的发生在眼前了,我不看,就不存在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