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第一个来的人
    夜,星空无边无际,闪烁的星辰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白日的血雨腥风,也许,在老天爷的眼中,这些血雨都不过是朝代更迭时候所必须经历的。

    可是,对于整个社会推进的过程中,这样的血雨一旦落在每个人的头上,就变成了最大的灾难。

    秦落烟几人被佐铖安排在了一个宫殿里,据说明日就会是翼生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正式登基成为皇帝的日子,这个日子经过祭祀的推演,并不是一个吉日,可是佐铖不在乎,反正登基的不是他,所以吉利不吉利无所谓,他要的不过是以最大的速度让蛮国皇朝湮灭而已。

    今夜,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一个不眠夜。

    “姐姐,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翼生看见秦落烟随意的坐在长廊下的的石阶上,细心的拿了披风出来替她披上。

    秦落烟回头,扯了扯肩头上的披风,又指了指身旁的位置,“坐下聊聊。”

    “嗯。”翼生在秦落烟的面前总是最乖巧的,他没有拍灰尘,一屁股坐在了她的旁边。

    这直接粗鲁的动作倒是惹得秦落烟一声轻笑,“你呀,可真不像是要登基成帝王的人。”

    “不是不像,本来就不应该是我。”翼生跟着她笑,“这皇位谁爱要谁要去,我这辈子只想守着姐姐和小御景不受伤害而已。”

    秦落烟一诧,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那怎么能行呢,你应该有自己的人生,谁也不能成为你生活的理由和目标,你就是你,将来也要成家立业幸福生活的。而我和小御景……放心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人生里总有不如意和如意的。”

    翼生没有说话,只是乖巧的笑了笑,不过那眼中的坚持却并不是秦落烟三言两语就能改变的。

    “姐姐,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明天我就要登基了,我登记之后,应该就是佐铖清理朝中异己的时候吧,等他清理完了,我也就没有活着的理由了。你说那三大势力什么时候能来呢?”翼生随意的念叨着。

    秦落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仰头看向繁星点点的夜空,“既然是能左右皇室更迭的隐世大家族,应该每个地方都有他们的人吧,我想……没准儿今夜,他们就能到呢?”

    今夜?

    翼生有些不信,那些隐世大家族的本家都不在这里,虽然这里也有人,可是要把消息传递回去,然后再将命令和势力调转到这里来,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事,所以他觉得不可能。

    只是,有的时候,事情总是出乎预料的。

    这天夜里,还真的有人来了。

    就在秦落烟和翼生看了一个时辰星星有些乏了,准备回房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带着几个年轻人凭空的出现在了房顶,在秦落烟和翼生震惊的目光下,他们落在了院子里。

    当时许厚正在房间里休息,以他的武功,自然感觉到了这几个人,所以第一时间就冲了出来站在了秦落烟两人的身前。

    那中年男子看见许厚出来得如此的快,脸上也露出惊讶的表情,“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

    “怎么会是你?”说话的不是许厚,而是秦落烟,经过这几日,秦落烟虽然为女人,可是却俨然成了几人中的主心骨。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第一个来的人,竟然是李海,李昀扇的叔父,那个承诺过李昀扇要帮助他成为李家家族的人。

    而李海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再次遇上秦落烟,他皱眉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问:“这里是蛮国的皇宫,这个院子里禁锢的是明日要登基的蛮国血脉……”他又看了看秦落烟身边的翼生,似乎有所觉悟,又道:“他就是蛮国血脉?你和他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弟弟,比亲弟弟还亲的弟弟!”秦落烟说得斩钉截铁。

    “秦姑娘还真是让李某刮目相看,不但能让那么多的豪杰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就连这蛮国的血脉也能收入囊中……”李海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免不了有一些嘲讽,他毕竟在李家位置极高,而秦落烟却又偏偏拒绝了成为李家主母,所以对他来说,秦落烟未尝不是一个耻辱。

    许厚听他语气不善,脸色也不好看,转头问秦落烟,“你认识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东西。”

    “认识,他是李家的人,李海。”秦落烟回答,却并没有要替李海说话的意思,她是从来不主动招惹别人,可是却不代表她就会容忍别人。

    “原本家主还说蛮国政变,让我来和蛮国皇室血脉接触接触,如果有合适的利益交换的话,还可以合作什么的,现在看姑娘这态度,显然是成竹在握,不需要我们的帮助了,那罢了,我们就走了……”李海冷哼一声,眼睛一瞪,转身就要走。

    李海当然清楚秦落烟几人现在的状况,都是瓮中之鳖了,哪里还有选择的余地,所以他想,一旦他表现出要走的意思,秦落烟他们一着急,肯定会叫住他,留下他,求他的,可是,他转身象征性的走了几步,却依旧没有等来背后挽留的声音。

    快要走到院门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回过神来,问:“你们,不留我?”

    秦落烟从容不迫的笑,指了指房顶,“如果你真的想走,应该从房顶上走,院门口守了那么多的将士,可不是一条明智的路。你做出这番姿态,不就是等着我们开口挽留的意思吗?不过可惜,既然你知道在这里的人是我,就应该知道,我的手中有三大神秘世家都想要的东西,所以,你可以走,总归其他两家的人应该很快也回来了……”

    秦落烟一席话,让许厚和翼生有些听不明白,可是李海却听懂了,他尴尬的笑了笑,又退了回来,笑容比先前殷勤了几分,“秦姑娘真是蕙质兰心,让李某佩服,佩服。这蛮国皇室遗留的血脉能遇上姑娘这样力保,也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算是蛮国皇室命不该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