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凌家来人
    “你不走了?”秦落烟嘴角泛着淡淡的笑,没有落井下石的嘲讽,也没有兴高采烈的兴奋。

    李海连连点头,“不走了,不走了,我还得和秦姑娘讲合作的诚意呢,怎么能走呢。”

    “既然你有如此诚意,那不妨我们坐下谈?”秦落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院子里有一张石桌,只是早春的季节,夜晚的院子有些清冷,所以石桌并非是一个招待客人的好地方,不过她们如今是阶下囚,也没有挑选地方的资格,屋子里作为私人空间,更是不方便让几个男人进入。

    李海长年在外行走,自然也知道这其中的道理,所以也并没有多说什么,立刻就跟着到了石桌前。

    许厚进屋拿来一壶清茶和几个茶杯,替几人摆上之后又拉着翼生在一旁坐了下来。

    “秦姑娘现在可以说说您想要的东西,或者希望我们李家能为你做的事了。”李海喝了一口茶之后言归正传。

    秦落烟却并不着急,“不着急,先喝茶歇息歇息再说。对了,李昀扇现在怎么样了?”

    李海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看秦落烟的眼神越发亮了,“我那侄子现在已经不是家主继承人,而是真正的李家家主了。”

    “哦?”秦落烟忍不住一惊,问道:“怎么回事?我们分开的时间并不长,为何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这说来话长,这突然的变故也是我们没有想到的。那次分开之后,我和他回到李家本家,家主已然病种,正是权利交替的时候。我承诺过,要站在昀扇这边支持他坐上家主的位置,而他也争气,在继承人的最后考核中顺利通过,继而成了我李家的现任家主。”

    “哦……”秦落烟应了一声,“原来是这样。”

    李海虽然说得轻描淡写,可是秦落烟却也能想象得出家主权利更迭的时候又是怎样的风雨,尤其是这几个隐世大家族,其中的权利更迭也许更不比皇室的权利更迭来得轻松。李昀扇如今的家主位置,应该也是用许多人的鲜血换来的吧。

    “不过毕竟刚交接几天,所以家主现在也要忙着族内的势力调整和清理,要不是这蛮国皇室更迭,按理说我也应该留在他身边帮衬的,所以……我的时间也很紧,如果秦姑娘能看着我家主的面子上能尽快和我们谈成合作的话,我还能赶回去帮帮忙。”

    李海是知道秦落烟有拖延时间的意思了,所以不着痕迹的便抬出了李昀扇,李昀扇对秦落烟是有恩的,而秦落烟又是一个极重感情的人。

    果然,当李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秦落烟的眉头不自觉的就拧了起来。

    “好,看在李昀扇的面子上,我们先谈。其实我要的很简单,就是……”

    只是秦落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几个人影又出现在了房顶上,其中一个人往石桌的方向扔来一个石子,那石子带着千金力道,直接将李海面前的茶杯打翻,茶水溅出,让桌面显得有些狼狈。

    “李家长老,好久不见。”房顶上的几人落在院子里,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年级半百的老者,他一边捋胡子一边走到李海的面前,“只是,这喝茶怎么也不等等老夫,也太不够意思了。”

    “凌虬?”李海似乎认得这老者,脱口叫出了这老者的名字。

    “老夫还真是荣幸,李长老还能记得老夫。”凌虬抱拳行了一礼,然后自顾自的在李海的身旁坐了下来,他身后的几人便恭敬的站在他身后一丈处,一个个面色严肃严阵以待。

    李海嘴角一扯,看上去完全没有遇见熟人的高兴,反倒是眉眼之中有一抹蔑视,他淡淡的道:“怎么能不记得呢,当初来我李家偷酒喝的凌家长老,可就你一个。这么多年了,你这偷偷摸摸的性格怎么还没改,来得偷偷摸摸,还打翻老夫的茶!”

    “不就一杯茶吗?来,老夫亲自给你满上。”凌虬说着拿起一旁的一个空杯子,替李海斟茶。

    李海轻哼一声,没有说话,也没有去喝那被茶。

    凌虬替他倒了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才转头去看秦落烟,“哟,这女娃娃生得倒是好看。”

    在他出现在房顶的时候,已经打量过这院子里的人,能入得了他眼的,只有李海和那个坐在另一边的大胡子男人,其他人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尤其是这个不懂武功的女人,所以在他来到跟前的时候,根本没有要理会秦落烟的意思。

    秦落烟一直被他晾在一旁,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只是心中对这凌虬的脾性又多了一份估摸,想来又是一个不把女人放在眼里的人罢了。

    见秦落烟完全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凌虬有些不高兴,转头去问许厚,“你的武功倒是不错,你来说说,这里谁说了算?那蛮国皇室血脉呢?是你旁边这小娃娃?”

    凌虬满口的轻视语气,让许厚和翼生都心生不满,两人互看了一眼,却也学着秦落烟的样子不去搭理他。

    他们的态度,让凌虬有些下不来台,他愤怒的拍了一掌石桌,冲许厚吼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这个时候,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在老夫面前摆脸色?好好的求求老夫,讨好老夫,老夫兴许还能帮你们一把,留下你们几人的性命,否则,我凌家总归是扶持人上位,与其费力气保你们的势力,还不如和那佐铖谈条件去!只要他能给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可不介意是谁坐这蛮国皇帝的位置!”

    “如此,那你就去找佐铖谈就可以了,何必来这里先找我们?”秦落烟冷冷的出声,完全没有被凌虬的一席话所左右,如果佐铖那么好控制的话,容家又且会来找他们?比起不好控制的佐铖,没有背景的翼生显然更能引起凌家的兴趣。

    凌虬见秦落烟率先开口说话,脸上更不高兴,指着秦落烟的鼻子吼道:“我们男人说话,哪有你一个女人插嘴的份儿?一个丫头,好好伺候茶水就行,这里哪有你说话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