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千里飞鸽
    当凌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秦落烟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冷漠的笑,倒是他自己被周围人奇怪的眼神看得越发不自在起来。

    “你、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凌虬终于坚持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翼生冷哼一声,道:“想要我们求你,不可能?你要是想去和佐铖谈条件就去啊,我们绝不拦着你。在你这样看清我姐姐的时候,我就不想和你这种人做同盟。”

    “你姐姐?”凌虬似乎这才知道秦落烟的身份,又轻蔑的道:“哪怕是你姐姐又怎么样,也不过是一个被囚禁的人而已,她有什么资格和老夫说话?”

    凌虬又转头问李海,“李长老,也倒是说句话啊,你就能容忍这个丫头和我们平起平坐?我们可是大家族的长老,这小丫头片子算什么?给老夫提鞋都不配……”

    他原本是想借此和李海拉近一些关系的,可是谁知道他这么一说,李海反倒是笑了,只是那笑容是嘲讽的笑。

    只听李海道:“我当然不介意和秦姑娘一起坐,而且我还觉得很荣幸呢,能和秦姑娘坐一起的机会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你……”凌虬似乎没想到李海对秦落烟竟然是这种态度,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李长老,你不会为了和老夫唱反调才故意这么说的吧?”

    李海耸耸肩,笑道:“你以为你那么大面子?秦姑娘和我李家可是有些渊源,我尊重她,可不是因为你。”

    李海的态度,到底还是让凌虬心生疑惑,他有些不确定的转头看向秦落烟,见她一脸的气定神闲,似乎并未将他和李海的态度放在眼里,他这个时候才惊觉,这丫头怕并非寻常之人。如果换了别的小丫头片子,看见他这样身份的人,没几个不畏惧和恭敬的。

    “你是谁?”凌虬朗声问道。

    “你这时候终于想起来问我的身份了?”秦落烟嘴角依旧是一抹冷淡的笑,眼中精光一闪,“如果我告诉你,我的名字叫秦落烟呢?”

    “秦落烟……”凌虬起初并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名字,可是念叨了几遍之后,他突然大惊失色,指着秦落烟的鼻子吼道:“原来是你!我凌家少主就是死在了你的手里!”

    “正是。”秦落烟丝毫没有要掩饰的意思,左右都会被他知道,倒不如自己主动告诉他,给他来个突然的,让她毫无防备。

    凌虬没有想到她会承认得这么的干脆,“你不怕我马上杀了你?”

    “怕,”秦落烟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茶,又道:“不过,在这里,你杀得了吗?”

    “好猖狂的丫头!”凌虬气得红了脸,秦落烟说出来的话,对他来说简直是红果果的挑衅,他气得一把抽出身旁随从的长剑就要往秦落烟的脸上划去,“死丫头,我先毁你的容让你生不如死,再一片一片割掉你的皮肉!”

    秦落烟没有动,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那长剑已经快要袭击到自己的面门,而去她还抬起头冲许厚的方向摇了摇头。

    许厚还没弄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就见李海已经起身,用剑挡住了凌虬的剑,两人长剑交叉的地方,距离秦落烟的鼻尖不过一寸。

    “李海,你这是什么意思?”凌虬怒吼,手上用力,将李海的长剑逼退半分。

    李海却完全没有要退让的意思,“没什么意思,秦姑娘已经和我李家合作了,所以李家不能让她伤一丝一毫。”

    “李海,你不要欺人太甚!真当我们凌家是绣花枕头吗?”凌虬被李海公然落了面子,又是当着下属的面,所以更加气红了脸,再也顾不上两家的交情,举着长剑就和李海打了起来。

    他们一动,李家和凌家跟着来的随从也动了,一时间,院子里成了一片混战。

    混乱之中,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就是秦落烟几人了。许厚皱着眉头看那些颤抖在一起的人,忍不住道:“就让他们这样打下去?他们的死活我倒是不关心,就是怕会引来门外侍卫的注意。”

    如果被佐铖知道了这些人来了这里,肯定不是件好事。

    “你以为他们能这么轻易的进来,守在中午的侍卫们还能清醒的站着?”秦落烟淡淡的笑。

    经她已提醒,许厚突然恍然大悟,凝聚内力,扩大自己的关注范围,果然感觉到先前守在院子周围的侍卫们,此刻都已经陷入了昏迷。

    不愧是隐世大家族,在蛮国皇宫内出手也这么干净利落,这倒是让许厚禁不住佩服了起来。

    “姐姐,那他们这样打下去我们不管么?”翼生也忍不住皱眉,虽然门外侍卫的问题解决了,可是这两拨人这么打下去,对他们谈联盟的事也不合适啊。

    秦落烟没有立刻回答翼生的话,而是抬起头看了看天空,手指忍不住在石桌上敲打着,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翼生看见她手指敲石桌的动作,也忍不住诧异,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动作,是武宣王傅子墨很喜欢做的动作,而秦落烟竟然不知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个动作?那是不是说明,骨子里,其实她也是念想着那个人的?

    只是,秦落烟的想法,翼生不得而知,但是却在他正要忍不住让许厚出手分开两拨人马的时候,一行人又从房顶上落了下来,而为首的那个,是他们认识的人,小龙。

    “小龙,你这么快就回来了?”翼生很诧异,小龙回本家找傅子墨,这么短的时间,哪里够他来回的?

    小龙看了一眼院子里正在颤抖的两拨人,这才道:“说来也是我运气好,回去的路上刚好碰上主子的人,他们手里有主子的千里飞鸽,所以很快就带回来了主子的回音。”

    “千里飞鸽?”翼生还是头一次听见这种东西,到底年纪还小,好奇心也比别人更重一些,“千里飞鸽是什么东西?”

    “那啊,就是信鸽里一种最厉害的存在,速度比普通的信鸽快了许多倍,我主子用了十多年时间才培育出来那么一对。”小龙不厌其烦的向翼生解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