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就是骗你
    傅子墨沉默着,许久没有再说话。

    霓婉也不吭声,只是默默的装扮着自己。

    时间,在两人之间流逝,却谁也没有去打破这样的沉静。

    知道半个时辰以后,迎亲的队伍来了,说是迎亲的队伍,其实只是七八个身着红装的丫鬟和家丁而已,毕竟,只是容郧纳妾,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娶亲,花轿甚至是不能从正门进的,只能从容家主宅的后门草草将人送进去。

    霓婉站起身,自己拿了红盖头盖在头上,她没有回头,径直拉开门走了出去。

    “霓婉,”在她迈出门栏的时候,傅子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谢谢。”

    两个字,却已经是他全部感情的宣泄。

    霓婉捏着喜服的手一紧,眼眶在这一瞬间彻底湿润,可是,她咬紧了下唇,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只是继续迈出脚步跨过了门栏上了花轿。

    没有喜庆的锣鼓声声,只有一行七八人抬着红色的花轿穿廊过户。路旁的行人偶尔会看上几眼,见是少主纳妾却又没了多余的兴趣,毕竟容家少主容貌和实力都有,又是一颗风流种子,隔三差五看上个姑娘就会纳到房中,这容家的丫鬟们,但凡都姿色的,少有不是容家少主妾的。

    因为没有拜高堂等礼仪过程,所以花轿进了主宅之后就被抬到了容家少主的院子里,院子里的奴仆们对这种事似乎已经经历了很多,所以很快就有老麽麽上前来掀开了轿帘。

    “姑娘,请吧,少主在房里等着呢。”老麽麽朗声道。

    霓婉嘴角一勾,“怎么,少主不出来接我么?”新郎接新娘下花轿,这不是古往今来的规矩么?

    那老嚒嚒呵呵笑了,“哟,姑娘,这里可是容家,可比不得别处。再说了,每一个新纳入的小妾都要少主亲自来接,那他可忙不过来,这等小事,少主哪有这么多闲工夫。”

    老嚒嚒的语气中满是不屑和嘲讽,霓婉还没正式进入容郧的院子,却已然从这老麽麽的态度中知道容郧的小妾在这院子里是个什么地位。

    她什么也没说,大方的站了起来,伸手就揭下了自己的红盖头,然后挺直背脊往容郧的房间走去。

    这一举动,倒是让跟在旁边的老麽麽一阵诧异,“哎呀,姑娘,这盖头还是要新郎官掀开才吉利啊。”

    霓婉冷笑一声,“少主日理万机,如果每个小妾都要他来掀盖头的话,他哪里忙得过来,作为他的妾,为他分忧才是应该的,这种事,我自己来就行了。”

    用先前老麽麽说的话去堵住老麽麽的口,霓婉从来都不是一个肯服输的人。

    老麽麽的脸色一阵青白交替,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已经看见霓婉推开容郧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霓婉转身关了房门,这才继续往前走,越过门口的屏风转到内室。

    容郧连红色的新浪喜服都没有穿,而是一生睡觉的里衣,似乎刚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他打了一个哈欠,坐在床边向霓婉招了招手,淡淡的一句,“来了?”

    “嗯。”霓婉仿佛并不在乎他的态度,只冷声问:“你说的东西呢?”

    容郧对于她的态度似乎并不满意,向来都是女人一心贴着他,哄着他,突然被这么一个女人冷冰冰的对待他有些适应不过来,“你的性子是一直这么冷?不过无所谓,我最喜欢的就是征服的快感,当你躺在我身下承欢求饶的时候,才更有味道。东西……我当然有,不过,你才进门就问我要东西,觉得可能吗?我还没有得到我想要的呢……”

    容郧说话的时候指了指自己的身下,刚起床的男人,生理反应是那么的明显,尤其是在薄薄的里衣映衬下,更显出无止境的猥琐。

    霓婉皱着眉头,咬紧下唇,他想要的是什么,她懂。

    “你还愣着做什么?不是想救你的主子吗?没有我那东西,他进入寒冰池,肯定得死,用你的身体来换他的性命,怎么看,似乎都挺划算的,对么?”容郧笑得越发的放肆,有种逗弄猎物的快感。

    霓婉拳头几次握紧,又松开,但是,由始至终她都没有在容郧的面前露出过丝毫的懦弱,终于,她再次松开拳头,往床边的方向走了过去。

    屋子里,很快就传来了暧昧的声音。院子里的奴仆们往屋子的方向看了一眼,尽皆露出了了然的笑,然后各自脸红耳赤的离开了院子,院子里不过一会儿就变得空荡荡的,很是落寞冷寂。

    天快黑的时候,容郧才来到院子里让人准备沐浴的东西,当他清洗一番之后回到屋子里,霓婉也才幽幽的转醒了过来。

    只是,霓婉的眼神阴森得厉害,让他看了一眼就皱起了眉头,“怎么,恨我?”

    霓婉没有搭理他,只是直愣愣的盯着前方,咬牙问:“东西呢?”

    容郧一听,立刻就笑了,倾身上前伸手就钳制住了她的下巴,然后一口口水吐在了她的脸上,“我容郧睡过的女人,一开口就问我要救其他男人性命的东西,真当我容郧是个好欺负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霓婉瞳孔一阵瑟缩。

    “意思嘛……”容郧放肆的仰头大笑,轻轻的拍了拍霓婉的脸颊,“这世上能对抗寒冰池的东西就那朱云草一种,哪里还能有其他的东西?哎呀,女人,怎么就那么好骗!”

    “你!”虽然早知道是这种结果,可是当亲耳听到的时候霓婉还是气结,她反手就想一巴掌甩在容郧的脸上,可是经过大半天的折腾,如今的她全身都酸疼的厉害,刚抬手就被容郧抓住了手腕。

    “你现在有心情和我闹,倒不如赶快去见你那主子最后一面吧!”容郧冷哼一声,拖着她的手腕将她扔下了床。

    霓婉一听,露出骇然的神色,一张脸瞬间惨白,咬牙切齿的低吼:“容郧!你个王八蛋,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如果我家主子出了任何事,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