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形势突变
    几名侍卫听见佐铖给下的承诺,一个个都露出了兴奋的表情,有两个汉子立刻大吼一声就往佐铖的方向冲了过去。

    一场真刀实枪的比拼正式开始,场边看戏的众人附和着纷纷叫好,声音此起彼伏让整个宴会仿佛到了高潮。

    角落里,秦落烟的眼神有些瑟缩,不自觉的往主位上的翼生看去。翼生刚好也往她这个方向看了过来,还面露担忧的冲许厚使了个眼色。

    许厚则是冲翼生安抚的点了点头,自己则往秦落烟身边靠了靠,手也悄无声息的摸到了桌子下的长剑上。

    变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正当佐铖和几名侍卫打得在兴头上的时候,原本一直毫无招架之力的其中一名侍卫突然暴起,然后长枪甩出,换了一把精干的匕首,那匕首寒光奕奕,突然就袭向了佐铖的下腹。

    “好小子,居然搞偷袭!”佐铖眉色一挑,并没有放在心上,作为将军的他,当然知道兵不厌诈的道理,他伸手就捞过一名侍卫挡在自己的面前,原本以为这样就万无一失,谁知道那举着匕首的侍卫却动作丝毫不减缓,反倒是更加快速的将匕首刺了过来。

    匕首插入被佐铖当成挡箭牌的侍卫的大腿,然后又扎进了佐铖的小腹!

    原来,那匕首竟然是刃中刃,那匕首内竟然暗藏着乾坤!

    佐铖感觉小腹一疼,推开挡箭牌侍卫一看,自己的下腹已然流出了血液,不过那血却不是鲜红色,而是带着一种黑漆漆的暗红。

    “有毒!”佐铖突然意识到,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掌控的范围,抬起头大吼了一声,“有刺客!”

    不过他的话音刚落,他整个人便无力的倒在了地上,那毒比他想象中的厉害很多,不过转瞬的功夫就让他整个人无力的倒下,而且倒下的时候,已经感觉天旋地转,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在宴会周围有很多佐铖的心腹,听见佐铖的喊声立刻就反应过来,一群将士冲进场中开始围剿那几名侍卫。文武百官们似乎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所以尽皆慌乱奔走。

    佐铖的心腹人马里,也有善战的将领,很快就指挥人马将宴会包围起来,只可惜,在他的人行动的时候,更多的军士也从花园的入口处涌了出来,而围墙上也出现了弓箭手严阵以待。

    到了这个时候,谁还不知道,今日的宴会早已经成了别人布置的陷阱。

    佐铖迷迷糊糊中看见了这样的场景,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他无法动,只能瞪大了眼睛看向在场的,唯一一个没有任何慌乱,一直坐在君主主位上的人,翼生。

    “是你?”佐铖咬牙切齿的吼出这句话。

    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在慌乱之中面不改色,只冷冷的看着场中倒在地上的佐铖,当佐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翼生才不慌不忙的站起身,缓缓走到了佐铖的面前。

    “嗯,是我。”简单的三个字,足以让佐铖脸色大变。

    佐铖到了现在,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见的,他永远也不相信,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前一天还孱弱得像一条刚出生的幼犬,后一天却已然化身为可以吞噬他的巨龙。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势力……不,不是你,不是你……”佐铖头脑有些不清楚,但是从战场上走下来的大将,意志力超出寻常人的强大,他强撑着思考,“是谁……谁……”

    翼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佐铖,道:“你觉得我皇叔怎么样?”

    佐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也没有回答。

    “我皇叔那种实力,也能坐上蛮国国主的位置,你觉得,他靠的是什么?”翼生又问。

    佐铖面色突然一变,像是响起了什么传闻,但又不敢相信的模样,“传说中,有一些神秘的隐世家族,势力通天,更甚者,可以左右皇室更迭!难道……”

    “没错。”翼生点点头,指了指那些正在和佐铖手下缠斗的人,“你看看他们,很眼熟对不对?”

    佐铖艰难的转过头,隐隐约约看见了那些正在战斗的人,脸上更是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因为那些人中,有很多都是他军中的人,只是,他从未想过那些人不但忠诚于他,也不忠诚于蛮国皇室,他们,忠诚的竟然是那些世家,由此可见,那些隐世家族的底蕴到底有多么的雄厚。

    这次的宴席,佐铖虽然带了一些人马在皇宫里,可毕竟大军还在城外,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军队里还有别人隐藏的势力,所以防不胜防,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的手下死的死,伤的伤,鲜血已经汇聚成了一条小溪,蜿蜒盘旋,流向了佐铖的位置,瞬间打湿了他的衣衫。

    那是他的战士们的鲜血,炙热,滚烫。

    佐铖的气息越来越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似乎知道自己的结局已经不可逆转,他面上虽有不甘心,却仍旧忍不住向翼生道:“放过他们吧,我让我城外的大军束手就擒。”

    这看上去似乎是一个很划算的条件,对于翼生来说,能不费一兵一卒收服佐铖的人马,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

    所以佐铖提出来的时候,翼生便犹豫了,他拧着眉头,似乎是在思考。

    恰好此时,秦落烟在许厚的护送下也来到了翼生的跟前,在慌乱之中,有许厚这样的高手在身边,秦落烟丝毫没有受到伤害。

    “翼生,”秦落烟轻轻地唤了一声,却神色凝重的对他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得仔细想想佐铖这句话的意思。”

    翼生诧异的抬起头看她,似乎有些不明白。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翼生的头,缓缓道:“你还小,但是你也应该知道,人心险恶,哪怕是一个将死之人。”

    翼生点点头,又皱眉道:“姐姐,你的意思是说,佐铖在骗我?”

    “傅子墨曾经教会我一个道理,斩草除根。”秦落烟顿了顿,又道:“佐铖已经快死了,但是他还有后人,他有后人,有兵马,而你,除了三大家族的一时维护还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