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大局已定
    翼生诧异的看向秦落烟,眼神里流露出一种难以置信,两年前,当他遇见她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单纯的可以不顾一切来救他的人,而现在,她的心底竟然藏着这些现实的想法。两年的时间,已经改变了一个女人太多。

    “所以佐铖反正要死了,他便想用最后的力量为自己的后人铺一条路?”翼生恍然大悟,心中觉得有些堵,“你是说,只要他的后人在,他的兵马在,随时都可能向我发起反扑?”

    秦落烟点了点头,免不了有些惆怅,当一个人将自己的本心渐渐丢失,不得不屈服于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的时候,其实内心深处也是难受至极的吧。

    斩草除根,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要有多少鲜血的付出才可以?

    “翼生……”秦落烟有些哽咽,却依旧坚定,“如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话,你可以狠一点。”

    她做不到斩草除根,可是,她不希望翼生作为一个君主也无法做到心狠手辣,否则哪怕他坐在这个位置上,将来下场也一定很惨,她希望他好好活着,所以,她希望翼生可以变成铁血心肠。

    翼生犹豫了一阵,再次看了看秦落烟,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些什么,只是终究点了点头,然后掏出了自己藏在怀中的匕首,蹲下身,在佐铖震惊的目光中,他将匕首插进了佐铖的心脏。

    那一瞬间,周围的喧闹和争斗似乎都不见了,整个天地间,只有一个少年捂住匕首的身影,他身材并不高大,脸上的神情却很坚定,当鲜血溅在他脸上的时候,他没有皱一下眉头。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灵魂深处,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自己,只有拥有权力和实力才能守护她的话,那他愿意为了变得强大而牺牲掉所谓的本心。

    佐铖死亡之后,他的属下们失去了主心骨,越发变得不堪一击,军中的灵魂人物一旦离开,剩下的人战斗意志就被削弱了一半。

    很快,佐铖的属下都被控制了下来,不过许是跟着佐铖的时间久了,他们也认清了这些有野心的人的心理,他们中很多人明白,他们的前路并不会好过,所以有主动自刎的,也有放下武器往敌人手中的刀尖上扑的。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只有满地的鲜血证明着这里发生过的一切。

    许厚是江湖中人,杀过人,动过武,却没有上过战场,没有经历过这种大规模的屠杀,所以还有些唏嘘不已,倒是秦落烟的表现越发出乎他的预料,一个女人看见这种场面,不惊不慌,还能冷静的教导翼生,就这份定力,也难怪和武宣王那样的人物成为了夫妻。

    当所有人都死去之后,李海和凌虬才慢慢的走来,各自属于他们的势力恭敬的向他们问好,他们只是高傲的仰着头从军队中走过,来到了秦落烟的面前。

    “秦姑娘可还满意?”李海率先淡淡一笑,言语之间有种云淡风轻,似乎满地的鲜血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这就是掌握权力的人们的状态么?在他们看来,鲜血不过是他们拥有权力的必须附属品?

    秦落烟应了一声,道:“没想到三大隐世家族的实力如此强悍,让我心生佩服。”

    “那是当然,你以为我们隐世家族的几百年来的底蕴是开玩笑的?”凌虬无比骄傲的轻哼了一声,“这不过是一个国家而已,这普天之下哪里没有我们的势力?所以你现在觉得你以一个人的实力交换我们的力量有多难得了吧?”

    秦落烟不置可否的笑,摇了摇头,“虽然我只是一个人的实力,可是,我一个人能做的事,却可以改变你们隐世家族的格局分布呢,我到不觉得我占了多大的便宜,倒是你们,才是占了我的便宜呢。”

    “你!”凌虬没想到连嘴巴上,秦落烟也丝毫不服软。

    李海见两人越说越来气,赶紧出来打圆场,“好了,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佐铖虽死,可是他在城外的军队还需要处理的。秦姑娘希望我们怎么做?”

    秦落烟冷冷的瞪了一眼凌虬,这才转过头问翼生,“翼生,你觉得城外的军队该怎么处理呢?”

    翼生脸色很严肃,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道:“要不,佐铖的亲人和心腹都杀,其他的人,如果归顺的话可以既往不咎,但是必须从军队里除名。”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海和凌虬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似乎没有料到一个少年,竟然对生杀予夺这么坚定的就做了决定。

    “你可知道,你这一句话,要死多少人?”李海皱了皱眉问。

    翼生点了点头,“我知道。”

    李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脸上却是佩服的,“英雄出少年,起初我还在担心,哪怕我们替你拿下了这个江山,你一个少年也守不住,现在看来,倒是我多虑了。好!就按照你说的办!”

    李海和凌虬带着人马离开,又往城外去了,只留下一部分清理现场的人马,佐铖的人被清除了干净,那些被吓坏了大臣们又看见了翼生的后台,一时之间,对翼生是恭敬有嘉,怕是过了今晚,这些大臣们心中也不敢再有其他想法了。

    “姐姐,你脸色不太好,要不先回去休息吧。”翼生劝说道。

    秦落烟是觉得有些累了,尤其又总觉得心神不定,所以便没有拒绝翼生的提议,在小龙的护送下离开了宴会的御花园。

    只是那天夜里,她辗转反侧,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傅子墨的身影。

    第二天刚天亮,她就迫不及待的找到了小龙,小龙正在洗漱,突然看见秦落烟大大咧咧的闯进了自己的房间,吓了好大一跳。

    “傅子墨那边有回信了吗?”秦落烟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小龙现在尴尬的穿着里衣,只顾着问消息。

    小龙嘴角一扯,不着痕迹的拉下了屏风上挂着的衣服穿上,才道:“还没呢,哪有这么快啊,依我看,最早也要中午的时候才会有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