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傅子墨已死
    秦落烟一听,脸色顿时垮塌了下来,她显得有些浑浑噩噩,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低低的抱怨道:“怎么这么慢……”

    “姑娘,已经很快了,容家本家离这里可是千里路程呢……”小龙嘴角不断的抽搐,这样的通讯速度要在整个大陆来说已经可以算是最快的了,这小姑奶奶竟然还不满足。

    秦落烟冷哼一声,“现在真是怀念手机这个东西了,现代人都得了手机控毛病,离开手机五分钟机会浑身不自在,来到这里之后,倒是让人抛开手机寻找了一些自我,可是到了这种时刻,真他么想念有手机的生活!”

    许是心情太过忐忑,秦落烟不自觉的就念叨了起来,甚至顾不得小龙能否听懂自己的胡言乱语。

    小龙还真的没听懂,只是被她的神情吓住了,以为秦落烟有些精神错乱,正犹豫着要不去去找翼生商量商量叫一个太医过来给她瞧瞧,却见秦落烟已经转过身走到了院子里。

    秦落烟抬起头看着天边,目光灼灼有光,似乎沉浸在了她自己的世界里,她竟是回不过神来。

    小龙来到她的身边,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发现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心中一慌,立刻就往门外跑去。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小龙就带着翼生、许厚等人回到了院子里。跟在翼生后面的,还有十几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儿,这皇宫里的御医都被翼生给叫来了。

    “你们赶紧给我姐姐看看,她要是出了事,你们全都得陪葬!”翼生指挥着那些太医上前,不过一天的时间,他已经从一个淳朴少年成长为一位王者,如今身上处处都流露出王者之气。

    老太医们赶紧有序上前替秦落烟把脉,秦落烟整个人仿佛失了魂,目光落在天边,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周围人的动作,像一个木偶一般任由老太医们望闻问切。

    “你们倒是说话啊,一个个摇头做什么?”翼生见老太医们一个一个的把脉结束,却偏偏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对他说病情,一时急得团团转,这个世界上,他最在乎的人就是秦落烟了,什么江山、皇位,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如果这些都保护不了秦落烟的话,对他来说便没有任何意义了。

    太医们推推嚷嚷,终于还是太医院首府硬着头皮上前,拱手行礼之后,道:“回禀皇上,实在不是我们无能,而是这位姑娘身体并没有什么毛病,所以……”

    “没毛病?”翼生顿时怒了,“你看她这魂不守舍的样子像是没毛病吗?”

    “这……”老太医满脸的委屈,“这姑娘是有心思,正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

    “废物,都是废物!”翼生大怒,暴吼道:“都给我滚出去!”

    太医们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只是让他们滚出去的话,他们还是可以接受的,要是像以前那皇帝一样,真的动不动就杀几个不满意的太医,这太医院也没法呆了。

    等太医们一走,翼生就挽住秦落烟的胳膊,像一个撒娇的孩子,嘤嘤戚戚的低吼道:“姐姐,姐姐,你到底怎么了?”

    秦落烟却依旧浑然未觉,只是茫然的看着远方,对翼生的话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翼生不得已,只能又问小龙,“你知道她在做什么吗?”

    小龙脸色的肌肉不断的抽搐,想了想,道:“应该是在等信鸽回来吧……”他也不确定,毕竟,他实在搞不懂,只是等消息的话,怎么会是这样的状态,这也……太夸张了。

    “信鸽?”翼生越发诧异了。

    小龙这才将秦落烟打听傅子墨消息的事情告诉了翼生和许厚,翼生听完前因后果,一双眼睛越发的红了,原来,原来在姐姐的心中,那个男人竟然重要到那个地步了吗?

    院子里很安静,几人都没有说话,秦落烟就那么仰着脖子盯着远房,一眨不眨的盯着,翼生担忧,便命人搬了椅子来,让她坐在椅子上,然后也坐在她身旁陪着她一直等着。

    许厚和小龙互看了一眼,尽皆无奈的摇了摇头。

    快到晌午的时候,天边突然出现了一点儿细小的白色,众人都还没注意到,却是一直一动不动的秦落烟突然站了起来,她指着远处的小点儿,大声的问小龙,“那是不是你们的信鸽?”

    小龙伸长了脖子,起初并未看见,好一会儿才看见那白色渐渐放大,他不敢马上回答,唯恐说错了让秦落烟失望,当那白色已经很近了,他可以确定了之后才点点头,回答道:“对,那就是我们的信鸽。”

    得到了小龙的肯定回答,秦落烟激动得抓住了翼生的胳膊,她的手有着微微的颤抖,她却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

    翼生眉眼越发暗淡了一些。

    当鸽子落在院子里,小龙赶紧上前抓住鸽子,取下鸽子脚上绑着的信筒,从里面拿出一张小小的绢帛纸来看,不过只一眼,他便又将那小小的绢帛纸揉成了一团,几乎本能的就想将那团绢帛纸扔进花园里的大鱼缸里。

    “你敢扔试试!”秦落烟怒吼道!

    秦落烟情绪激动,她这么一吼,小龙本能的就停下了动作,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小龙还镇邪有些惧怕起这个女人来。

    秦落烟匆匆上前,从小龙的手中抢下绢帛纸,展开来看,整张脸瞬间惨白,全身颤抖得不像话,她只觉得眼前一黑,天地一阵旋转之后就彻底失去了知觉,恍惚中,只听见翼生焦急的嘶吼而已。

    她以为自己昏迷了一个世纪,可是却也只是短暂的几秒钟而已,当她缓缓睁开眼睛之后,便是翼生流着泪的脸。

    “姐姐,无论什么事,都还有我呢!想想小御景,他还那么小,不能没有娘亲啊。”翼生哭得稀里哗啦,刚刚才建立起来的王者之气在这一瞬消失殆尽。

    秦落烟的大脑还有些转运不过来,只是本能的抬起手,再次看向了手中绢帛纸上的字,纸上写着“武宣王已死”五个字,近乎摧毁她所有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