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三十四章 以死相逼
    “翼生,翼生……”秦落烟有些失控的反手抓住了翼生的手腕,低吼道:“你快告诉我,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是我在做梦,我在做梦对不对?”

    “姐姐……”翼生不忍心看她如此模样,有些泣不成声。

    秦落烟却执着的低吼着,只是吼道最后,声音里满是嘶哑的悲痛,“这不可能的!傅子墨那样的人,怎么可能死呢?都说祸害遗万年,他那种恶人,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去死去?这消息肯定是假的,是你们在骗我?不,是他,肯定是他知道我在打探他的消息,所以故意这么说的,好让我永远也找不到他,永远也见不到小御景……”

    那一瞬间,翼生突然觉得秦落烟好可怜,一个再坚强的人,当遇见最在乎的人和事的时候,都会变得脆弱不堪。

    秦落烟一直以来都是坚强的,哪怕再困难的事在她的眼中也能看见希望,那种希望的感染力很强,每每让他绝望的时候又重新燃起了对生的渴望。可是现在,连她都开始绝望了怎么办。

    “对,一定是他在骗你。武宣王狡猾多端,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死掉?肯定是他在骗你。姐姐……你别担心,先冷静下来,如今我已经是蛮国皇帝了,等我的实力培养起来了,我一定帮你打听他现在的情况,一定帮你找到他,找到小御景,让你们一家团聚,一定,一定!你要相信我!”

    翼生唯恐秦落烟继续这样的状态下去会精神崩溃,赶紧顺着她的话来说,他说完之后又看向小龙,道:“小龙,你也说说看,肯定是你家主子传来的假消息,对吗?”

    在看见那绢帛纸上的内容之后,小龙也处在一种神游和震惊的状态下,连他自己都反应不过来,骨子里,他是不相信主子会这么轻易的死去的,可是,他也知道这信鸽带回来的消息的真实性。

    他喉头哽咽,却是摇了摇头,“不,如果主子还活着,那信鸽的那一头书写的人就是主子,如果主子死了,这信鸽就会落在我们安插在容家的一个秘密暗桩手里。可是,这次的绢帛纸上的字迹,不是主子的,所以……这消息是那暗桩写的,信鸽落在了暗桩的手里,一定是主子出事了……”

    尽管不愿意相信,可是小龙到底是傅子墨亲手培养出来的那批人,越是遇到这种大是大非的时候,越是有着寻常人不能有的冷静思考能力。所以哪怕说出来会给周围的人带来巨大的打击,他还是选择了说出实情。

    秦落烟听见他的话之后,整个人更加颤抖得厉害了,口中低低的呢喃着,“他真的出事了,出事了……”

    小龙的眼睛也渐渐红了起来,他握紧拳头,对翼生和许厚行了一礼,道:“主子出了事,我也不能再留在这里了,无论如何,我得回容家本家看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小龙转身回屋匆匆收拾了一下东西之后就要离开,院子里,瘫软在翼生怀里的秦落烟却在小龙快要离开的时候挣扎着站了起来,她拉住了小龙的胳膊,咬牙坚定的道:“我跟你去容家本家!”

    小龙大惊,“秦姑娘,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秦落烟冷哼一声,咬牙切齿的道:“除非我亲眼看见他的尸体,否则我绝对不相信他就这样死了!”

    “可是容家不是一般人能去的,你以为那是什么地方,你一个姑娘家,怕是根本还没有走进容家的领地就会被人弄死!几百年来,容家的本家根本不允许外人进入!”小龙觉得秦落烟是被悲愤冲昏了头脑。

    秦落烟摇摇头,“不,你忘了,如今我可是三大隐世家族都在争夺的,唯一能打开宝藏的人,你以为现在容家还会拒绝我?”

    小龙猛地一拍自己的脑门儿,“也对,此刻你要是去,容家得把你当姑奶奶供着,只是……你不是才和另外两家也达成了协议吗,翼生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那两家肯定会马上催着你去寻找宝藏的,我怕他们不让你现在去容家……”

    那个“走”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见院子的大门口出现了李海和凌虬的身影。

    凌虬最先不淡定的冲到了秦落烟的面前,怒吼道:“臭丫头,你想过河拆桥吗?这才刚帮你处理了烂事,怎么,你就要去容家本家?怎么,是想避开我们凌家和李家,单独和容家接触,然后去寻找宝藏吗?你真当我们凌家好说话?”

    果然,秦落烟这个时候要去容家的举动,很轻易的成为了联盟撕裂的导火索。

    李海虽然没有凌虬那么过激的情绪,可是脸上的表情也很不好看,毕竟这件事情已经不只是私人情感的问题了,而是关系到家族的未来。

    秦落烟拧着眉头看着这两人,眼神却没有丝毫的妥协,“不管你们同不同意,我都要去容家!等我确定了我要知道的事,我才会安心的去帮你们寻找宝藏,否则……”

    她冷冷的笑了,在周围的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举起手,将手腕上镯子的机关打开,尖针露出,针头对准了自己的颈动脉。

    “你、你这是做什么……”李海震惊的看着她。

    “姐姐,你不要做傻事啊!”翼生紧张得不敢上前。

    小龙和许厚也露出满脸的担忧。

    秦落烟却只是冷冷的笑,“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女人,你们不相信我,可是,我保证,只要我做完这件事就一定带你们去寻找宝藏!可是,如果你们不让我先去一趟容家的话,我立刻就死在这里,左右……不过是去陪他而已……”

    她的声音里,是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绝望。

    许是她的果决,让李海和凌虬都太过震惊,两人好一会儿都没能反应过来。

    倒是李海,见她以死相逼,出现了一丝松动,“秦姑娘,实在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这件事干系太大了,我实在是不敢拿家族的命运来赌在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