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去容家
    “你可以不信任我,可是我的决定却不会改变,我说过了,要么让我去,要么,你们就在这里杀了我吧!”秦落烟眼眶中有着隐隐的泪花。

    傅子墨曾经以那么决绝的方式伤害了她,可是……因为她已经爱上了他,所以她竟变得如此下贱,当听到他死亡消息的时候,她竟然心痛得无法呼吸。

    也许,这就是爱,无关尊严,无关贱与不贱,只是因为爱上了,所以便变得卑微了吧。

    翼生喉头哽咽,脸上也是不忍,“姐姐……如果你死了的话,翼生也绝不独活在这世上。”

    “哎呀,你们两个怎么一口一个死字,这事情就真的到了必须要死的地步了吗?”许厚记得不得了,可是他是个憨厚的性子,只能拍着自己的脑门儿,低吼道:“你们两个都不许死,要要是逼死了你们,我许厚就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要替你们报仇!”

    见翼生和许厚两人都护着自己,秦落烟心中是感动的,她在这个陌生的时空,失去了很多,却也收获了很多,她咬了咬下唇,又对李海道:“算是我恳求你们,容家这一趟,我不得不去,我以我的性命起誓,完事之后一定带你们去寻找宝藏,如果不信守诺言,我甘愿横死街头!其实,只是让我去一趟而已,你们吃不了多大的亏,不过是晚几天出发而已,可是你们不让我去,也许这一生,你们找不到庚金源地的宝藏。”

    这就是她能做的一切了,如果他们还不答应的话,也只能鱼死网破了。

    李海和凌虬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犹豫,到底,还是李海硬着头皮点了头。

    “好,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们就给你半个月的时间。”李海终于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秦落烟吸了吸鼻子,应了一声,“放心吧,我说话算话!”

    得到了他们的允许,秦落烟立刻拉了小龙就往外走,“小龙,我们快些去,不确定他的生死,我整个人都不踏实。”

    她都这么大的反应了,小龙哪里还敢耽搁,立刻就跟着她往外走。

    “姐姐,我跟你去。”翼生小跑两步追了上去。

    秦落烟似是这时候才想起了一声,脚步一顿,回过头,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不,你不能跟我去,你才更登上蛮国皇位,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等着你处理,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才做到了这一步,如果你放弃了,那我们的付出又算什么?”

    “可是,我不放心你……”翼生好不容易才和她相聚,实在是舍不得这么快又和她分开。

    “翼生听话,你要记住,你的生活不是为了姐姐而继续的,你要相信,只要你过得好,那么无论姐姐在哪里,都会替你开心。”秦落烟强迫自己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极力想给翼生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只可惜,那时的她不知道,她的笑容实在说不上好看。

    翼生摇着头,扯着她的袖子迟迟不肯松口。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又对许厚吩咐道:“许大哥,翼生这边就劳烦你了,有你看着,我很放心。”

    许厚点头答应,“我虽然是个粗人,可是大是大非还是拧得清的,你放心,除非我许厚死了,否则,绝不会让别人伤了翼生半根毫毛,毕竟,他可是我门这么多年以来最有潜力的好苗子,我可是他的师傅,我还能看着他被欺负?”

    “那就谢谢许大哥了,如果将来我还有回来的一天,一定请许大哥喝最好的酒,吃最好的菜。”秦落烟连自己都不敢肯定这一去,还有没有回来的那一天,她甚至不敢去想,如果傅子墨真的死了,她和小御景要怎么活下去?

    许厚憨厚的笑了笑,一把将翼生扯到了自己的跟前,又对秦落烟道:“那我可就等着你的好酒好菜了。”

    秦落烟笑着,最后摸了摸翼生的头之后带着小龙离开。

    在她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口的时候,翼生的眼角,一颗清泪滑落而下,他早已经过了哭哭啼啼来宣泄自己情绪的时期,可是每每遇上秦落烟的事,他就控制不住自己。

    “师傅,我姐姐她……一定会回来的,对不对?”翼生转过头,一脸希翼的看向许厚。

    许厚心中一痛,咬着牙点头,“那是当然,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厉害、最坚强的女人,她当然可以回来的。”

    “嗯!”翼生哽咽着,却许久许久收不回自己的视线。

    从蛮国都城到容家本家,距离真的不近,可是许多年后,当秦落烟回想起这段日子一来,这一路上的颠簸对她来说真的没有太深刻的记忆,她只记得,她似乎一直在骑马,一直在骑马,期间似乎还有两匹马累得口吐白沫,而她大腿两侧的皮肤也被马鞍磨得全是水泡,水泡破过,又愈合过。

    当秦落烟和小龙到达容家本家的时候,已经是十天以后。

    容家是在雪山的最深处,周围几乎都是没有人烟的绝地,所以如果不是小龙带路的话,秦落烟就是寻一辈子,也未必能寻到这里。

    裹上厚厚的狐皮袄子,带上毛茸茸的白色狐皮帽子,秦落烟只露出了一双疲惫非常的眼睛,她裹得像一个粽子,一脚一脚的往雪山深处走去。

    “容家的人都多多少少会些武功,所以才能勉强在这雪山中前行,姑娘完全不懂武功,所以千金的路难免就会更加艰难一些。”小龙陪着她一起步行,说话的时候吐出的热气险些模糊了他的面容。

    秦落烟知道,小龙这是在安慰她,只是她实在是太累,太困了,实在没有力气回应他的安慰,只能缓缓地点了点头,算是表示自己知道了。

    走了半天的路程,在天快黑的时候,小龙终于扶着已经几乎没有力气走路的秦落烟站在了一个牌坊下,那牌坊横跨在两山之间,长达十丈,看上去很是雄伟,牌坊上写着几个大字“湘西容家百世之坊”。

    “到了。”小龙喉头滚动,吐出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