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三十六章 信使令牌
    这是秦落烟第一次看见这么壮观的雪山之中的建筑,哪怕她是一个来自现代的灵魂,在面对这种鬼斧神工的建筑的时候,也依旧忍不住赞叹。就算是在现代,要在雪山之中建造这么大的建筑群,都可以称之为奇迹,更何况这里是冷兵器时期。

    “这就是容家。”秦落烟心中感叹,脸上也露出了一种佩服的神色。

    小龙点了点头,“是啊,几百年的底蕴,可不是吹牛吹出来的。这容家的天材地宝,就是国家的国库都比不上。”

    “所以,他一定付出了很多才能在容家的眼皮子底下培养出自己的势力。”秦落烟再一次对傅子墨的能力有了膜拜的感觉,他,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辛苦、强大。

    小龙顿了顿,应了一声,喉咙里也有些哽咽,“是啊,主子一直很强大,我们能追随他,也是我们一生的荣幸。其实,我也不相信主子那样的人就这么死了。”

    他们都不信,可是现实呢,谁又能保证?

    两人带着忐忑的心情继续向前,刚走过牌坊,立刻就有一名白衣青年拦住了去路,那白衣青年面色严肃,居高临下的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来容家?”

    这容家地势隐蔽,如果不是有心来寻,根本连外围的迷阵都无法进入,所以绝对不会是有人误闯,所以那白衣青年也便直接开口询问。

    小龙上前一步,拱手行礼,笑道:“我是武宣王的侍从,这位是秦姑娘,她可是容家家主看重的客人。”

    “武宣王?”那白衣青年眉毛一挑,冷笑道:“你是说那个容家弃子,前些天死掉的那个?”

    秦落烟一听那白衣青年露出对傅子墨如此轻贱的态度,心中就不是个滋味,不等小龙回答,立刻就上前道:“他真的死了?”

    “骗你还有假?”白衣青年冷哼一声,冲两人摆了摆手,道:“我劝你们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连那弃子都死了,作为他的人,你们进了容家还能活着出来?你没见就是那个爬了少主床的女人都已经……”

    “爬了少主床的女人?”秦落烟心头咯噔一跳,焦急的问:“你说的是谁?”

    那白衣青年瞪了她一眼,似乎不满秦落烟的态度,只是冷哼了一声,“我凭什么告诉你?”

    秦落烟也不和他纠缠,立刻转头问小龙,“跟着傅子墨进入容家的女人,是谁?”

    小龙也是脸色很难看,咬牙道:“当初主子只带了霓婉一个人进容家。”

    “霓婉……”秦落烟呢喃着这两个字,又看向那白衣青年,“你说的那个女人是叫霓婉吗?她如今在哪里?”

    “我说你这个女人,真是不是好歹,我不是说了懒得和你们这种人废话,你们赶紧离开,否则我就叫人来了,到时候你们是死是活,可就怨不得我了。”白衣青年很不高兴,一直以来身为容家人,就有一种在外人面前的优越感,这女人对他的态度没有他想象中的恭敬,所以他不高兴了,就越是不想回答他们的问题。

    秦落烟心中焦急,脑海里思绪如麻,却又不可能这么容易就离开。

    小龙知道她是关心则乱,所以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一块木牌,道:“虽然我是武宣王的侍从,可是前几天我也是在帮容家办事,而且事情还办成了,这事儿又和秦姑娘有关系,所以门主特意给了我一个令牌方便行事,还望这位小哥通传一声,我想门主大人应该是要接见秦姑娘的。”

    那白衣青年起初还满脸的不屑,可是当看见小龙手中的令牌之后,脸色顿时变了,“门主信使令牌?你怎么不早拿出来这令牌来?是存心让我难堪吗?”

    “不,绝对没有,只是还没来得及而已。”小龙礼貌谦虚,忽略掉白衣青年的埋怨,又道:“而且我也没用过这令牌,不知道这令牌到底管不管用。”

    那白衣青年翻了个白眼,“能不管用吗?你拿着这令牌可以直接去见门主!我长这么大,都还是每年祭祀的时候能远远的看一眼门主呢,哪里有你这样的好机会。得了,也不用我通传了,你拿着这令牌一路往里走就对了。”

    说完之后,那白衣青年还眼巴巴的看着小龙手中的令牌,看得出,他对这项特权有多么的渴望。

    秦落烟和小龙都没有想到,那令牌竟然在容家还这么有影响力。

    两人继续往前,走到了白衣青年看不见的地方,小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好进来了,我以前在容家的时候也听说过门主的信使令牌,就是没见过,倒是没想到竟然比想象中的还要好使。”

    秦落烟也点点头,“看来,容家对那庚金源头的宝藏很重视,让你一个外人都拿了这样的令牌。”

    “可不是,开始我还有些担心,带你进容家万一出什么事的话,我不好和主子交代,现在看来,容家应该不会为难你,至少在你带他们找到庚金源头的宝藏之前,他们会把你当菩萨一样的供起来。”小龙打趣道。

    秦落烟却丝毫开心不起来,心中反复想着的都是先前那白衣青年说的话,傅子墨死了?霓婉也出事了?

    “我们现在直接去见门主吗?”小龙又问。

    秦落烟回过神,想了想,摇了摇头,“你不是说这容家还有傅子墨的暗桩吗?能不能先联系上他,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小龙琢磨了一下,也觉得她说得对,“嗯,那我这就去准备。”

    秦落烟还不明白小龙说的话的意思,就见小龙已经带着她转入了一条小道,小龙以前就是隐藏在容家的斥候,也是傅子墨在容家的暗桩中,隐藏时间最久的,所以对于容家内部的构造他还是很熟悉的。

    小龙在一个偏僻的小房子点燃了一种淡淡的檀香,然后便带着秦落烟来到一旁的房子后躲避,两人等了约莫半盏茶的时间,就听见有脚步声渐渐的靠近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