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三十八章 一个铁人的真心
    小龙虽然没有说,可是秦落烟却听懂了。

    那时候,傅子墨很需要紫云草,紫云草就是救他性命的唯一良药,可笑的是,那时候为了翼生,秦落烟竟然从他的人手中将紫云草夺走了。

    也许,这就是造化弄人,老天爷给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无形之中让她在傅子墨和翼生中间做了一个选择。

    “翼生、子墨……”秦落烟喉咙里哽咽出这两个字,两行清泪从脸颊上滑落,整个人摇摇欲坠,视线被泪水模糊,她已然看不清周围的世界,只能听见那小丫头声嘶力竭的怒吼。

    “你还知道哭?当初你将主子推入深渊的时候,你怎么那么心安理得?你以为我们的人好欺负吗?要不是主子后来下了命令,让我们不准去动你,你以为就凭你们那几个人,能挡得住我们的全力攻击?主子那么多年经营下来的势力,别说你们那几个人,就是皇宫大内,我们要强行闯进去也不是不可能!”

    提着竹篮的小丫头哭诉着,对秦落烟的恨意随着情绪的抒发又深刻了几分。

    “行了!你别说了!”小龙有些看不过去秦落烟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想拦一栏那小丫头。

    那小丫头仰起脖子,瞪了他一眼,吼道:“你也是个没心没肺的,主子就是被这个女人害死的,你还帮着她!”

    “主子乐意,你管得着吗?不是每个人都将自己的性命看得最重要的!你一个小丫头,懂什么!”小龙立刻吼了回去。

    两人立刻争吵起来,倒是一旁的秦落烟,已经渐渐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脑海里,都是傅子墨给她休书的那一幕。

    其实,她早该想到的,他对她的感情,她是当事人,怎么可能感觉不到?他那样一个傲娇的人,肯对她付出真心,肯定是一心一意的,否则他便会不屑做任何的付出。

    她,怎么能怀疑他的真心?

    秦落烟越想,越觉得自己愧对了傅子墨的感情,恍惚中,抬起手就给自己的脸颊甩了一巴掌。许是她用力太狠,“啪”一声清脆的声音让正在争吵的两人同时停了下来。

    小龙和小丫头怔怔的转过头去看她,只见她脸色苍白,双眼发红,瞳孔里没有焦距,宛若一具行尸走肉,她的表情让两人的心头都是一跳。他们都见过不少面临困境的人,可是却从未在任何人的脸上看见过此刻秦落烟那样的表情,那是一种无法用文字来形容,比绝望更加深刻,比心如死灰更加残忍的表情。

    “秦姑娘……”小龙忍不住出声,想说些什么,却又实在说不出口。

    秦落烟许久没有反应,只是怔怔的站立着。

    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清香,那是先前小龙点燃的檀香,檀香已经燃烧到了尽头,只有空气中还残留着些许的味道。

    现场的气氛很诡异,小龙不知所措,那小丫头倒是几次都想对秦落烟下手,可是不知为何,每次抬起匕首的时候,只要看一眼秦落烟的表情,她的手却又划不下去了。因为她从秦落烟的眼中,看出了浓郁的爱,那是对她家主子的爱。

    有人说,越是闷骚的人,当感情释放出来的时候,才会越炽烈。也许,秦落烟就是这种人,平时不会表现出自己的在乎,可是当真正表现出来的时候,却足以让周围的人都深刻的感受到。

    眼看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几人总呆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小龙有些着急起来,想要催促一下秦落烟,却又怎么也不忍心开那个口。

    终于,在小龙和小丫头都快要忍耐不住的时候,秦落烟动了。

    远处的夕阳落在了秦落烟的眼中,只留下一抹晕黄的浅淡。她僵硬的转动着脖子,然后对那小丫头道:“你放心,如果子墨真的是因为我而死,等一切事情处理完之后,我绝不会独活,所以,你且等一等我就好。”

    “你……”小丫头看了看小龙,又看了看她,“你是说你要给我家主子陪葬吗?”

    秦落烟安静的点了点头,“对,我给他陪葬。无论黄泉地狱,我都去陪着他。”

    这句话,不是她对小丫头的承诺,而是她对自己的承诺。

    “秦姑娘,主子他其实是希望你和小主子都好好活着的……”小龙的眼眶也跟着红了。

    “他希望……”秦落烟冷笑一声,“为什么总是他希望怎么样?他为什么就不能将实情告诉我?他凭什么就替我做了决定?我有说过我害怕危险而不敢站在他的身边吗?我有说过我要一个人躲避到安全的地方吗?凭什么他就做了一切他觉得对的事,而丝毫不考虑我的意见?”

    “……”面对她的指责,小龙无话可说,只能憋红了一张脸。

    所幸,秦落烟也并不是真的在指责小龙,她长叹了一口气,又对那小丫头道:“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说这些,而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都说他死了,那你们让我看看他的尸体!”

    秦落烟从绝望到冷静,转变得比那小丫头预料的要快很多,也让小丫头心中升起了一股子的敬佩之意来,不过对于秦落烟,她依旧是憎恨的,“哼!你说看就看?主子死后怎么能被乱七八糟的人打搅?他的下葬之处当然是保密的。霓婉姐说,主子的坟是她亲手刨的,只有霓婉姐才知道主子的坟在哪里。”

    “那霓婉在哪里?”秦落烟皱眉,她原本也是打算先去找霓婉了解消息的。

    听见秦落烟问霓婉,小丫头的脸上露出了悲愤的表情,眼中的泪水也流了出来,“霓婉姐……”她有些泣不成声,竟是说不下去。

    她的反应,让秦落烟和小龙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主子死了,在容家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霓婉的下场……

    “霓婉……还活着吗?”秦落烟想了想,咬牙问。

    小丫头抽泣了一阵,哽咽道:“活是活着,可是却比死了还要痛苦……她现在被关在水牢,我寻了机会,曾今去看过……那场景……你们去看看她吧,也不知道她还能撑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