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三十九章 见家主
    天色已经渐渐暗淡下去,在雪山之中,哪怕天黑了,也能隐隐的看见山陵的轮廓,如果有月,更是能让雪山整体都处在一种朦胧的清碎光芒之中。

    今夜,有月,在容家这个世外桃源任何一个地方都能看见雪山之中美好的夜景,如果是一般人,看见这样的美景难免要感叹一番,可是容家的人已经见得太多,所以靠近岩壁的长廊里,几乎没有人影,对于这样的美景,容家的人已经不觉得有多么的神奇壮阔。

    小丫头提着一盏灯笼走在前,小龙和秦落烟走在后,快要靠近容家住宅的时候,小丫头停了下来,“前面我就不去了,再往前走就是家主的院子了,你们要想见到霓婉姐,就得穿过家主的院子去水牢。”

    “无碍,总归我们来了容家,也是要去见见容家家主的。”秦落烟淡淡的道,倒是丝毫不担心那家主会为难她,毕竟,她现在手中可是有底牌的。

    来到容家家主居住的院子的时候,已经有一名管事等在了门口,看见提灯前来的秦落烟和小龙,那管事立刻上前来问:“你就是秦姑娘?”

    秦落烟点了点头。

    那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念叨着:“我都在这里等了你们两个时辰了,不是说下午就到了么,怎么现在才来主宅?家主听说小龙拿了令牌带您上山来了,立刻就让我在这里候着,只是没想到这天黑了都不见你们的踪影。”

    果然和猜想中的一眼,容家家主对秦落烟这个能打开庚金源头的人是很看重的。

    “容家的宅子太宏达了,热不住就让小龙带着我转了转,而且我和小龙都对这里不熟悉,一不小心就迷了路,让您久等了。”秦落烟微微福了福身子算是表达歉意。

    “哎呀,秦姑娘太客气了,您是贵客,等您是我的本分叻。”那管事的哪里敢担得秦落烟的大礼,赶紧将将人虚扶了起来,又道:“家主已经在后院设宴,正等着姑娘前去呢,走吧,我带您进去。”

    秦落烟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灯笼交给了小龙,跟着那管事走进了主院。

    小龙虽然以前潜伏在容家很多年,可是当初的他可是变了妆容的,如今以本来面目示人,示意周围的人都没有认出他来,他也表演得很到位,脸上满是对容家建筑辉煌大气的震惊神色。

    管事的见小龙如此姿态,脸上得意之情更甚,“小龙啊,这一次家主对你做的事情可是非常满意,回头指不定得好好赏你呢。”

    “哦,那感情太好了。”小龙乐呵呵的笑着,眼中露出一抹故意的贪婪。

    “那可不,只是可惜啊,你以前的主子是那容家弃子,否则啊,以你的能力肯定能得主子的重用。”那管事一边引路,一边和小龙闲聊着。

    只是,当那管事提起容家弃子几个字的时候,秦落烟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傅子墨那样高傲的一个人,在这些容家的下人眼中也不过是一个弃子而已吗?没来由的,秦落烟对这容家的厌恶又更深了几分。

    后院里,一方五尺方桌旁坐着几个人,坐在上方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的左手边还坐着一个年级教轻的男子,那男子和中年男人脸部的轮廓七分相似,一看就是父子。

    “家主大人,这位就是秦姑娘。”管事的将两人引到方桌前,便恭敬的向主位上的中年男人回话。

    容家家主容邺抬起眸子看了秦落烟一眼,似乎没有料到这会是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不过到底是容家的家主,见过的美色不计其数,更何况因为容家特殊功法的关系,他年轻的时候染指过的美人更不在少数,所以只是看了几眼,便从容的对秦落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秦姑娘远道而来,容某略备了薄酒,秦姑娘不要客气,来坐下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谢谢了。”秦落烟行了一礼,大方的来到容邺的下手方坐下,只是,她面上从容,却依旧难以忽略那来自一旁年轻男子大咧咧的窥探视线,她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没有转头去看一眼。

    从头到尾被漠视得彻底的容郧,此刻心情是激动的,他不像他父亲,已经过了武学修炼的关键时期,如今的他,身体已然被功法所控制,对这样的美人儿更是冲动了几分,只是秦落烟的身上没有丝毫的内功波动,哪怕要了她,也未必对功法有帮助,可是,男人的原始欲望却让他依旧对她移不开分毫的视线。

    “爹,你们怎么干坐着,来,我替你们斟酒。”容郧有些激动的站起身,拿了面前的酒壶就往秦落烟的方向走了过去,那眼中闪烁着赤果果的欲望。

    知子莫若父,容郧这一动,容邺立刻就明白了自己儿子的意思,他眉头皱了皱,伸手拦住了容郧,“郧儿,不得唐突了秦姑娘。”容邺淡淡的瞪了一眼容郧,容郧这才悻悻的拿着酒壶又坐了回去。

    “让秦姑娘看笑话了,犬子想来热情,有不妥之处秦姑娘可不要介意。”说着,容郧率先拿起筷子,“秦姑娘走了一天的路,累了吧,我们不说其他的,先吃饭,先吃饭。”

    作为隐世家族的家主,并不是对每一个人都这么客气的,他的客气,也是在看对方的利用价值上,所以秦落烟并不会傻傻的意味,眼前的容邺真的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秦落烟也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动作优雅大方,没有丝毫的拘束,这份气度倒是让容邺刮目相看。

    吃饭的时候,容邺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秦落烟聊着,秦落烟也并不热络,他问什么,她就答什么,倒是不至于冷场,直到饭局接近尾声,容邺才拿了茶水亲自替秦落烟倒了一杯茶,“秦姑娘这一次来容家,是有什么需要我容家做准备的吗?”

    当着众人的面,他没有提庚金源头的宝藏,可是他知道,秦落烟一定听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