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四十章 进水牢
    秦落烟接了茶杯,嘴角是淡淡的笑,“不瞒您说,我来,其实是有一事相求。不过,我也不会让您吃一点儿亏,我提出的条件,您肯定会满意的。”

    “哦?愿闻其详。”容邺道。

    “其实对您来说也不是件大事,我想见见武宣王傅子墨。”秦落烟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却惹得容邺脸色大变。

    “你认识傅子墨?”容邺和容郧父子两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狐疑。

    秦落烟知道他们会有怀疑,所以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诧异,只继续道:“我和傅子墨有些渊源,而且有些事情想从他的口中得到证实,所以想见他一面。只是见一面而已,对容家主来说没有任何影响而且也并不困难,可是对我来说却很重要。如果容家主答应的话,我可以允诺,在带领三大家族去那个地方的时候,暗中帮助容家……得到所有的。”

    她的意思很明白,只要容郧满足了她的要求,她就在去庚金源头的时候动手脚,让容家得到所有的宝藏。

    那些宝藏对每一个隐世家族来说都至关重要,如果得到了,就相当于在未来的一段时期内将那两个家族踩在脚下了。

    这对容邺来说简直是个巨大的吸引,尤其是作为家主的他,更是难以拒绝的诱惑。

    “只是……”容邺叹了一口气,“你的条件我很心动,也很想满足你,可是……傅子墨已经死了,让你见他一面恐怕不可能了。”

    “死了?”秦落烟吞了吞口水,再一次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心中依旧难免抽痛,“容家主,我都这么有诚意了,您不会还在敷衍我吧?”

    “那怎么可能呢?”容邺又替秦落烟倒了一杯茶,这才缓缓叙述道:“我也不怕姑娘笑话,那武宣王傅子墨虽然身上有我们容家的血脉,可是从小在容家来说就是一个弃子,他活下来,那全是凭他的毅力和运气,只可惜,前些天,为了医治他自己的重伤,他进了我们族秘地,然后……唉,也怪他命该如此。”

    “尸体呢?”秦落烟极力的掩饰着喉咙里的哽咽。

    “当时他的尸体是我亲自确认的,的确是没了脉息之后才让人抬去后山活化的。他的尸体已经被烧成了灰烬,那日风有些大,还来不及替他收拢骨灰,一场大风过后,便连灰尘都没有剩下了。”

    说话的是容郧,他说话的时候还隐隐有些得意的神色,似乎那样的一个在天下人看来都是英雄的人物,最后死在他的面前,连点儿灰都不剩,他便觉得自己越发不可一世了。

    只是,那几句话落在秦落烟的耳中,更像是在伤口上撒盐一般,让她灵魂跟着抽痛起来。

    连灰都没有……

    连灰都没有……

    秦落烟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这几个字,那么骄傲如斯的他,最后落得的下场,竟然是这般吗?

    这,让她怎么去接受这个现实?

    许是秦落烟的脸色苍白和恍惚的眼神让容邺父子两越发觉得疑惑,所以容邺皱了皱眉又道:“看青姑娘的神情似乎很悲痛?怎么……你,是他的朋友?”

    傅子墨可没有朋友,倒是有过很多女人,如果秦落烟是傅子墨的女人,那他们就要多一分心思了。

    秦落烟咬紧下唇,很快又松开,将脸上的悲痛神色掩藏了起来,换成了一抹淡淡的蔑视,“朋友?怎么可能是朋友呢?他可是亲手要了我最亲近的人的性命呢。不过是想问他一些事情而已,既然他死了,那就罢了。不过……他身边还有亲近的人活着吗?”

    容邺一听,脸上的警惕松了三分,笑道:“他来容家的时候,身边就跟了一个女护卫,幸好那女护卫得了我儿的宠爱,所以性命还留着,那女护卫是傅子墨的心腹,没准儿还知道什么,如果秦姑娘的条件还作数的话,我倒是可以安排你们见上一面,甚至,你要将她的性命拿走都是可以的。”

    “哦?”秦落烟眼中光亮一闪而逝,似乎有些犹豫,“一个女护卫而已,要换那么多的宝藏,这……”

    她悻悻的笑了又笑,“容家主,您这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容邺尴尬一笑,“倒也是,一个女护卫又怎么能和武宣王相比。那不如这样,我愿意退一步,那女护卫交给你任由你处置,不过到时候去寻宝的时候,秦姑娘无比努力,让我们溶剂至少得到二分之一。而且秦姑娘你放心,一旦这件事做成了,你永远是我容家最尊贵的客人,以后秦姑娘有任何事,只要一句话,我容家必定倾尽全力去帮忙。”

    用一个没用了的女人换取金山银山,这种好事,对容邺两父子来说简直太划算了,他们实在想不出有不谈这场交易的理由,而且,秦落烟在他们的眼中也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在他们这样的人中,骨子里,就没有将女人当成果可以匹敌的对手。

    秦落烟佯装为难的又思考了一阵,这才缓缓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晚饭结束之后,容邺立刻就吩咐容郧带秦落烟两人去后山的水牢,得了这么大的好处,父子两都将高兴写在了脸上,所以对秦落烟的态度更是殷勤了几分。

    天色越发的黑了,因为水牢的位置在背光处,所以每人的手中都提了一盏灯笼。灯笼在山间摇摇曳曳,显出七分孤寂,三分阴森。

    守护水牢的护卫们看见是容郧,立刻行了礼,然后打开了水牢的大门。

    “这里是几十年的死水了,所以水很脏,味道也重,秦姑娘一会儿还要忍着些才好。”容郧殷勤的递过来一方锦帕,颇有一些讨好的意味。

    “不碍事,这点儿委屈我还是忍得了的。”秦落烟没有去接那锦帕,反倒是自己从怀中掏出一方帕子来捂住了口鼻。

    容郧递帕子献殷勤被拒绝,也丝毫不懊恼,直接拿着锦帕也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然后走在前面为两人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