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四十一章 见到霓婉
    十几年的死水,不知浸泡过多少的尸体和蛇虫鼠蚁,也许比起茅房里的粪坑来,这里还要肮脏很多。所以水牢的大门口有人把手,可是进了水牢的大门,却是看不见一个护卫的,因为里面的味道的确很重,哪怕是用锦帕捂着口鼻,秦落烟也险些恶心的吐了出来。

    与此同时,她脸上的神情也越发的凝重了起来,她不敢去想,那么美丽,那么妖娆的霓婉,被关在这种地方的情景。

    容郧以为秦落烟是因为不习惯这种地方才表情怪异,所以也不疑有她,带着她和小龙一直来到水牢的深处。

    几人刚走了一半的路程,就看见旁边的牢房之中有一个老者赤果着上半身被帮着一根圆柱上,他的下半身被浸泡在水中,水中似乎有什么动物在啃食的声音,听得人毛骨悚然。而那老者一动不动,仔细一看,竟然口唇发紫,胸膛一点儿起伏都没有。

    “他么的,又死了一个。”容郧嫌弃的吐了一口口水,对着跟在后面的一名随从吼道:“这人都死了你们没看见吗?赶紧将尸体拉出去,这水里又多了一个尸体的血水,真特么恶心。”

    “是,是。”随从们赶紧应声去了,负责水牢的护卫将牢房大门打开,几人进去就将那老者的尸体从圆柱上解了下来,然后拖着就往外走。

    秦落烟只匆匆看了一眼,就见那老者的腿上还挂着一种蠕动的黑虫,那黑虫一尺长,头生得像是蛇一般,不过口中却是锐利如狼的牙齿,只一眼,就让她看得头皮发麻赶紧收回了视线。

    “容公子,这里的人都会被那种东西咬吗?”秦落烟脸色发白的问。

    “秦姑娘别怕,那东西不咬活人,只要尸体,我也叫不出那东西具体是什么名字,总之在这水中活了很多年了。”容郧解释着,然后带着几人继续往前走。

    听他这么一说,秦落烟才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如果霓婉还活着的话,不用被这些怪物吞噬身体,如果是那种场面的话,她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又走了一会儿,在快要到水牢尽头的时候,容郧终于停了下来,然后指了指道路旁边已经熄灭的桐油灯,立刻有随从上前掏出火折子将桐油灯重新点燃。

    黑暗的角落里,再一次有了光明,也让来到这里的几人瞬间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象。

    尽管有心理准备,在秦落烟看清牢房里的情况的时候,她还是禁不住惊恐的叫出声,手中的灯笼也吓得掉落在地上。

    掉落在地的灯笼里,蜡烛点燃了灯笼架子,就在她面前燃烧了起来,火光映在她的脸上,却只剩苍白而已。

    她捂住自己的嘴,将惊恐的叫声生生的摁了下来。

    牢房里,一个披头散发脸上满布狰狞疤痕的女人身上已经没有完整的地方,她的衣裳被似乎被鞭子扯破了,只剩稀稀疏疏的布条挂在身上,从布条的缝隙里,可以看清她身上的伤痕已经化脓,流淌着恶心的脓液,而她的下半身也像先前死掉的老头一样被泡在了水里,虽然没有听见动物啃食肉体的声音,可是却能看见她身体的周围,那些像蛇的怪物游荡在水中。

    眼前,这个已经被毁容,身体没有处完整的皮肤的人只剩下半口气,所以那些啃食尸体的怪物都围绕在她的周围,等到着她咽气的瞬间,然后它们便可以上前去啃食这个人肉大餐。

    眼泪,从秦落烟的眼中疯狂的涌出,她想控制,却是怎么都控制不了,她用颤抖的声音问容郧,“这、这就是你口中说的那、那个女人吗?”

    容郧以为秦落烟是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到了,“对,这就是傅子墨身边那个女护卫霓婉。本来我是很喜欢她的,可是她不懂事,她的脑子里装着的都是她失去的主子,她都已经嫁给了我了,还惦记着别的男人,这让我怎么受得了,所以一气之下就让人将她关了进来,其实我对我身边的女人是很好的,但凡她服一句软,说一句好听的,我都会将她从这里带出去,可是她……唉……”

    容郧说那话的意思,还颇有些惋惜的神态。这让秦落烟越发觉得恶心。

    容郧这样的人,一生没有经历过人间疾苦,对他们来说,只是有用的人和没用的人,他们的三观已经扭曲,所以根本不觉得自己惩罚一个不服从自己的人有什么问题,甚至,还因此而洋洋自得。

    秦落烟恨不得直接将这人斩杀在面前,她本能的上前来一步抬起了手腕,许是她眼中的杀意太过浓郁,让小龙这样的高手很敏感,所以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小龙率先发现了她的异常。

    小龙赶紧上前一步拉住了她的胳膊,嘴上道:“秦姑娘就别同情那姑娘了,还是先问正事要紧!”说话的时候,他悄悄的冲秦落烟使了个眼色。

    胳膊上传来微微的疼痛,让秦落烟瞬间清醒了过来,一瞬间,她收起了眼中的恨意,又对容郧道:“让容公子看笑话了,实在是这样的场面太过吓人了些,我还从未见过,只觉得心中难受得紧。”

    “唉,这有什么,你一个娇滴滴的女人见不得这样的场面很正常。”容郧连连摆手表示自己理解,只是一双手不着痕迹的想过来搂秦落烟的肩膀,却被她避开了去。

    “容公子,这里气味太大了,我实在有些受不了。容家主既然已经答应将这人交由我处置了,那能不能先把人带出去,等她清洗干净了,我再去审问她?在这里,我实在问不下去,而且再看她几眼,我怕我这一辈子都睡不着觉了。”秦落烟娇滴滴的做了呕吐的姿势,却不再往霓婉的方向看一眼。

    容郧点点头,立刻对身边的人吩咐道:“还愣着做什么,没听见秦姑娘的话吗?先将人带出去再说!回头把人清理干净些再送到秦姑娘安顿的院子里去,赶紧动手,再把秦姑娘吓坏了,回头我拿你们是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