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四十二章 绝望之下不甘心
    屋子里,九头烛台上点满了蜡烛,火焰跳跃,让屋子里亮如白昼。也只有容家这样的世家,任何一件客房里都能用上这种九头蜡烛,换了民间的百姓,就是点上一支蜡烛都得节约又节约的用着。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秦落烟回到客房之后,只是让了沏了一壶热茶便不再走动了,她安静的坐在方桌后,摆放在跟前的茶渐渐凉透,她却一口也没喝,只是不经意的时候目光殷切的看向门口的方向。

    “吱”一声,房门开了。

    几名护卫带着清洗干净收拾妥当的霓婉来到了屋子里,两名护卫左右提着霓婉的胳膊,而她的脚似乎没有支撑自己身体的能力,软趴趴的拖在地上。

    “秦姑娘,人我们带来了,少主说了,这娘们儿嘴巴很紧,如果她不配合秦姑娘的话您就叫我们,我们就在院子里,我们那里准备了工具,她要是不乖乖开口,回头我们也有办法让她说实话。”为首的护卫转达了容郧的意思。

    秦落烟只微微点了点头,摆摆手就让他们出去了。

    等他们人一走,秦落烟起身从容的关上了房门,只是,在房门关上的一瞬间,她的眼泪从眼角滑落,转过身,一把抱住了被仍在地上的霓婉。

    “霓婉,你受苦了。”秦落烟的声音有些哽咽,虽然已经清洗了赶紧,可是她身上的伤口依旧不断有脓液浸透出来,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将她身上的衣裳打湿,而她脸上的疤痕也越发显得狰狞了许多。

    霓婉虽然身体情况很糟糕,可是一双眼睛却变得很清明,先前清洗身体的时候,她被疼痛惊醒,只是,她没有想到,那个要见自己的人,竟然会是秦落烟。她喉咙里像是烧了一把火,灼热的疼,说出口的话沙哑得厉害,“你怎么来了?”

    秦落烟听她声音沙哑,赶紧起身去倒了一杯茶过来,“先喝点儿水润润喉咙,不着急。”

    霓婉许是很久没有喝过水了,所以碰触到茶杯的时候也顾不得其他,咕隆隆的就将一杯茶水喝了个干净,这样狼狈的她落进秦落烟的眼中,越发让人心口堵得厉害。

    “你……是因为主子来的吗?”霓婉喉咙干涩,可是一双眼睛却很清明,她丝毫没有诉说自己悲惨的遭遇,就好像此刻这身体上的伤痕累累不是她一般,一双眼睛透彻得让人心惊。

    秦落烟没有否认,只是哽咽着道:“他……真的死了吗?”

    霓婉眉眼不自觉的低沉了下去,似乎是在思考怎么组织语言,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道:“死了,坟还是我亲自刨的。”

    “在哪里?”秦落烟的脸上明显写着不相信。

    “主子死的时候,尸体是我亲自收的,只是没能保住他的骨灰,我只能给他立了一个衣冠冢。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这个现实,可是……事实就是如此。”霓婉一眼看穿了她,又继续道:“不过你也不要绝望,毕竟,幸好你还替主子留下了血脉,只要小主子还活着,主子的势力总有一天能重新壮大,到时候,主子的仇一定能报。”

    “小御景……”秦落烟低低的念叨着这几个字,脑海中却是傅子墨曾经抱着小御景不撒手的画面,一个那样的男人,却心甘情愿的做奶爸,而且对小御景的看重让她这个当妈的都忍不住要吃醋,只可惜,那画面一闪而逝,随后便只剩血红色的一片朦胧。

    好一会儿之后,秦落烟扯着自己的裙摆,手指泛白,语气冰冷的问:“小御景如今在哪里?”

    霓婉摇了摇头,“在主子进入寒冰池之前,就专门让龙隐卫的人将小主子带去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主子说,如果他能活着出来,那他就会去找小御景,如果他活不下来了,那就让龙隐卫秘密的保护小御景长大。而且……”

    霓婉说到一半,又意味深长的看向秦落烟,“主子还给你留了一句话,他说,如果他出了意外的话,让我一定要告诉你一句话,他要你好好的活着,他说他给龙隐卫下了死命令,如果你死了,就、就……就杀了小御景!”

    “什么?”秦落烟以为自己听错了,嘴唇禁不住颤动,“小御景可是他的骨血,他怎么能、怎么能下这种命令?”这是用小御景的命来逼她一定要活下去?

    可是,他难道不懂,有时候,活着,比死了还要更需要勇气,更痛苦吗?

    秦落烟不自觉的又泣不成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霓婉没有打搅她情绪的发泄,只是当她哭累了的时候,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如今,我的话也带到了,秦姑娘,你……帮我一个忙吧。”

    秦落烟收敛了情绪,抬起手擦了擦眼泪,眼前的视线再一次清晰了起来,“什么忙?”

    “杀了我!”霓婉简简单单,轻描淡写的说出三个字。

    秦落烟瞳孔一阵瑟缩,似乎忘记了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只见霓婉又凄然一笑,“我留着一口气,不过是想将主子最后给你带的话带给你而已,主子说,如果他的死讯传出去,你一定回来容家。主子对你的估计倒是十分准确。你看看我现在这模样,人不人、鬼不鬼,日以继夜的被疼痛折磨,活着的每一次呼吸都是一种绝望,倒不如让我死了来得干净。”

    原本,秦落烟也很绝望,连求生的意志都没有,可是不知为何,当看见霓婉选择轻生的时候,她却觉得,死,也许真的是一个很懦弱的选择。

    “就这么死了,你甘心?”秦落烟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扭曲狰狞,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她的一双眼睛从以前的纯净明亮变成了乌黑狠辣。

    有时候,人的改变,真的只是在刹那的瞬间。

    霓婉似乎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再不甘心,我一个废人了,还能做什么?”

    谁知她问出口之后,秦落烟却冷哼一声,冷冷的说道:“你,可以看见这些害了子墨的人全都死去之后再绝望,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