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四十三章 祭奠
    很多年以后,当霓婉回想起那时候秦落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体还是禁不住发寒,因为那时候,她从秦落烟的眼中看见的是一种嗜血的疯狂,那种对杀的疯狂,哪怕是战场上杀人如麻的将军也不会有的,就好像所有的生命对她来说已经没有意义,她的存在,就是为了杀!

    秦落烟“审问”霓婉之后,就让人将霓婉关进了柴房里,容家家主既然将霓婉给了她,那她就能带着霓婉走出容家,不过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她还是没有表现出对霓婉的特别照顾。

    夜深之后,守在院子里的护卫也离开了。秦落烟这才叫醒了小龙,打开柴房,让小龙将霓婉背在背上之后,他们三人才往容家外走去。

    霓婉给傅子墨修的坟在容家住宅外三里地的一个山坳里,雪山之中,夜晚倒是比别处来得明亮,几人小心翼翼的避开容家巡逻的守卫之后,约莫走了半个时辰,才来到了霓婉所说的地方。

    “就是这儿?”秦落烟有些疑惑,她一眼看过去,这个小山坳里并没有类似坟包的地方。

    趴在小龙背上的霓婉很虚弱,身上裹着秦落烟带来的狐球披风,她抬起手,往角落里指了指,“在那里。”

    秦落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这才看见那角落里有一根手臂粗壮的树枝插在地里,没有凸起的坟包,也没有雕刻的碑文,只是一截干枯不起眼的树枝而已。

    秦落烟心中一痛,眼眶瞬间湿润,她咬着下唇往那树枝的方向走了过去,然后缓缓地跪了下来,她就那么安静的跪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小龙将霓婉放了下来,自己则走到了那树枝面前,他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七尺男儿,竟然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哽咽着道:“主子……”明明嘴唇在颤动,却又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什么。

    夜里的风有些大,而且冷。

    霓婉靠在一旁的石壁上,看着跪在傅子墨坟前的两人,目光有些呆滞,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可是那脸上却没有悲痛的表情,反倒是有一种欣慰。

    世界很安静,除了呼啸的风声再也听不见其他。

    秦落烟以为自己来到傅子墨的坟前,一定会哭得歇斯底里的,可是她就那么安静的跪着,没有声音的落泪。

    天边,渐渐有了一点白色的光芒,日出也许就在不久之后。

    霓婉见秦落烟两人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长叹了一口气,提醒道:“天,快亮了。”

    秦落烟这才回过神,麻木的看了一眼日出的方向,然后撑着手臂站起身,因为跪得太久,她的身体有些麻木,摇摇晃晃一阵才站稳,然后,她对着傅子墨的坟头淡淡的说:“你放心吧,等我替你报了仇,我就来陪你。傅子墨,我爱你,无论你做了什么,无论你怎么样伤害了我,我的感情却不会因此而改变,所以,我在这里不吵不闹,因为,我会来陪你的,一定。”

    霓婉和小龙同时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原来她表现出来的安静背后,竟是打着替傅子墨陪葬的决心。

    趁着太阳还没完全升起,三人又秘密的回到了院子里。

    稍作休整之后,容家少主容殒又来到了秦落烟居住的院子,他虽然话说得很隐晦,可是处处流露出的一种焦急的神色,大意是提醒秦落烟不要忘了自己的承诺。

    秦落烟面上平静,心中却是冷笑连连,中午的时候,趁着容家家主宴请她的时候,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告诉容家家主容邺,她决定明天就启程去庚金源地,而且,她还提出了一个让容邺非常震惊的条件。

    “秦姑娘,你的意思是让我亲自跟你去?”容邺皱起了眉头,对于秦落烟的提议似乎有些不太确定。

    饭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佳肴,秦落烟却气定神闲的捧着一杯热茶慢慢的喝着,她淡笑,“对,我也是昨日才从霓婉的口中撬出来的消息。傅子墨也一直很关心庚金源头的宝藏问题,而他手中还掌握了一些有用的信息,这也是我来寻他的原因。上一次,李家的人带我去过庚金源头宝藏的外围地界,相比你也知道,我的血脉特殊,只有我能打开那源头的机关,可是上一次,我们深入之后也遇到了困难,我一直疑惑为何到了那个关卡我们便进不去了,现在从霓婉的口中我总算得到了原因。因为那关卡,需要三大隐世家族的家主令牌才可以。”

    “家主令牌,必须由各大家主本人持有才行,一旦交给他人,就相当于将家主之位传给其他人……”容家家主容殒呢喃着。

    “对,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不得不有劳容家主您跟我走一趟。”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又道: “我昨日不是承诺过,这次的庚金宝藏一定能让容家获得最大的利益。不过,我只是一介弱女子,虽然占了血脉优势,但是毕竟三大隐世家族的实力摆在那里,凭我一个人的力量要想帮助容家得到最大的利益也很困难,如果有了容家的帮助,那当然会轻松许多。而且……我说句不好听的,三大家族如今三足鼎立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太长的时间了,你们三家的势力,不就是你强我弱的状态吗?让容家强大,削弱其他两家的势力也是一种方式。”

    “秦姑娘说得倒是有些道理,可是我亲自去就能削弱另外两家的势力吗?这……”容邺觉得秦落烟是不是将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秦落烟悻悻一笑,“当然不止,不过,庚金源头本就机关重重,如果另外两家的家主在里面出了什么事呢?”

    容邺的眼神突然一亮,他总算是明白了秦落烟的意思,如果另外两家的家主在寻宝的时候出了“意外”,那群龙无首,那两家家族中肯定会有一番因为争夺家主之位的内斗,就等于变相的削弱了两家的势力,到时候他们容家可以趁机吞噬那两家的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