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不为人知的傅子墨
    似乎早就料到容邺会由此一问,所以秦落烟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说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说辞,“自然得带上她,毕竟她可是跟着傅子墨去过庚金源地的人,里面的很多机关她已经经历过,总归带上一个人并不麻烦,万一有用得上的地方也好,如果每一个机关都要我费尽心力去打开的话,那未免也太浪费时间了。”

    “那好吧。”在这种不是原则问题的事情上,容邺也并不想多说。

    在容邺的指挥下,一行人上了马车,秦落烟带着霓婉和小龙坐在了中间的一辆马车上,前面有容邺的马车开路,后面有几个长老断后,可以说是将她保护得很好了。

    马车摇摇晃晃行驶在雪山之间的蜿蜒道路上,掀开车帘就能看见万丈深渊,可是这些马匹和马车显然和一般的马车都不一样,行走在这样的道路上竟然也出奇的平稳。

    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也能制造出这些平稳的马车。秦落烟心生感慨,眸子中却是一片阴寒的目光。

    她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容家老宅,嘴角泛起了一抹冷冷的笑意,也许,这就是她能看见的最后一眼容家大宅吧。

    从容家主宅到最近的城镇,马车行了半天的路程,当天晚上,一行人包了镇上一间客栈住下。

    秦落烟和霓婉住了一间房间,小龙就住在她们的隔壁。

    和容邺等人在前厅吃了晚饭之后,秦落烟便回到了屋子里,屋子里有两张床,霓婉睡在靠窗的床上,床头上放着饭菜,饭菜却是没有动过的样子。

    “怎么不吃?”秦落烟皱了皱眉,来到霓婉的床边坐下。

    听见她的声音,霓婉茫然的眼神渐渐变得清明,她没有回答秦落烟的问题,而是转过头问:“你……想他吗?”

    秦落烟没想到霓婉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愣了愣,然后将霓婉扶起来,再用枕头垫在她的背后,她又端起床头的青瓷碗,挑了一些菜在碗中,一边将饭菜往霓婉口中送,一边淡淡的道:“想。”

    霓婉嘴角微微勾了勾,“你倒是实诚,和其他的女人都不一样,难怪主子为了你做了那么多的事。”

    秦落烟没有抬眼,眼眶中有些湿润,提起傅子墨,她的语气里也多了一抹温柔,“是啊,他做事,从来也不和我善良,更不屑和我解释,傲娇得……像一只孔雀。”

    霓婉见她这模样,眼中突然升起了一股子浓郁的羡慕,只听她缓缓的说道:“知道吗?在你出现之前,我爱了主子很多年,我看见了太多的女人在他身边,看见他将那些女人当做解毒的工具,也许是恨自己被那毒控制,所以,他对那些女人下手可谓是狠辣到极致,我心中一边深爱着他,却也没有勇气靠近他。”

    霓婉的声音里,充满了矛盾,可是在这样的矛盾之下,秦落烟分明还听出些许幸福的味道来了。

    “可是,直到你出现了……”霓婉话锋突然一转,“没有想到,你在被他残忍对待的同时,却也渐渐走进了他的心里。我一直在疑惑,为什么,为什么你能那么特殊,能让他接纳你,后来,我才知道,你和那些女人很不一样,因为由始至终,你都没有被他的外貌和身份所迷惑,你的眼睛,清澈得可怕。”

    “现在你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他……都不在了。”秦落烟的声音有些哽咽。

    霓婉却是惨然一笑,并没有停止,反而继续说道:“也许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想把以前没有勇气说出来的话都说出来,你可以不听,但是我却很想说。你的眼睛太清澈了,是我们这种过着刀尖上舔血生活的人,一生都想要,却一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所以,你对我们这样的人,吸引力是很大的。”

    秦落烟沉默着,端着饭碗的手有些发酸,她却没有放下,就那么麻木的端着。

    “知道吗,主子为了你承受的痛苦,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多许多。他明明需要不断的和女人做那档子事才能缓和自己身上的毒,可是为了你,他宁愿不断的饮麒麟血来压制毒性,以至于到最后,一次重伤就让他体内的毒彻底发作,这一发作,便让他成了半个残废。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后悔过,很可笑吧,明明是那么努力才得到了现在的势力,却因为要身体忠诚于你,而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废人。”

    霓婉说话的似乎,脸上满是讽刺,她似乎想笑,可是嘴角一扯,眼泪却突然落了下来。

    “最让我心痛的,就是他明明知道你大师兄对你的特殊意义,为了逼走你,他竟然选择伤害你大师兄。你以为你带着你大师兄的尸体走了,这件事就算完了吗?”霓婉摇摇头,悻悻的冷哼了一声,“不,你走了以后,主子就让我带着他一直跟在你们的身后,你知道吗,当看见你晕倒在雪地里的时候,主子的眼眶中分明是有泪水落下的。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主子落泪。”

    听到这里,秦落烟诧异的抬起头,她不知道,那时候她背着萧凡的尸体晕倒的时候,原来傅子墨竟然就在不远处。

    “主子让我敲响了那对老父亲的院门,又让我带走了萧凡的尸体,他亲眼看着那对老夫妻将你救下了才放心离开。”霓婉的语气里是浓郁到悲伤的情感。

    “萧凡……”秦落烟呢喃着这两个字,放下碗筷,眼神中有一阵慌乱,“原来,大师兄的尸体是你们带走了,你们……将他带去了哪里?”

    霓婉叹了一口气,“还能去哪里,萧凡对你来说那么重要,主子既然对你上了心,对你来说重要的人,也是对他来说重要的人吧。主子替他选了一处风水宝地,亲自送葬安置了他,而且在萧凡的坟前,主子虽然身体不能动,却让我们摆弄他的身体,对萧凡行了九扣大礼!主子这一生还从未对谁行过那样的叩拜大礼,主子说,那是他欠萧凡的,而且还下了命令,每逢初一十五,都要我们去给萧凡上坟,虽说人死不能复生,可是能让主子做到这个地步,萧凡,也算是天下第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