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四十六章 要打仗了
    秦落烟说不出来当时听见霓婉说出这一席话的时候心中的感觉,萧凡的死和傅子墨的漠然有关,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是傅子墨做错了,也毫无争议,可是……他却是为了她而做错的事,那是不是她也是有责任的?

    她该恨傅子墨的,可是内心深处却又深爱着这个男人,爱和恨同时存在,便化为了对萧凡更加深刻的愧疚。

    “大师兄的坟地,在哪里呢?”秦落烟冷冷的问。

    霓婉皱了皱眉,报出了一个地址,是蛮国边境一座风景秀丽的山上,秦落烟还记得那座山,当初来到蛮国的时候,还曾远远的看上一眼,那山,耸入云端,竟是有些仙气妖娆的感觉,只是她没有想到,那里会成为萧凡最后的入葬之地。

    霓婉没有胃口,秦落烟也没有继续喂她吃东西的心情,两人都没有说话,只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安静沉默。

    一夜无眠之后,第二日又开始了长途跋涉的路程。

    庚金宝藏的源头是在南越国、北冥和蛮国三国的交界处,不过却是在荒漠之中,所以并没有什么大的城市在这边境上。从蛮国的边境再往西走上五十里的路程,就会去到那个庚金源头。

    经过了十几天的长途跋涉,秦落烟一行人终于来到了蛮国边境上的最后一个城市。

    容邺到了边境就没有坐马车,而是改为骑马,来到边城的时候,他见秦落烟掀起车帘在往外看,便举起马鞭往前方指了指,“出了边城往西走五十里,就是一个三不管地带,那里有一个类似小城镇的地方,不过聚集的可不是普通的老百姓,而是被各个国家通缉的恶人。”

    秦落烟往容邺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面色没有丝毫的改变,“不过是些乌合之众而已,我相信在三大家族的势力面前,微不足道。”

    说话的时候,她的心中却禁不住有些感慨,上一次和李昀扇一起去庚金源头探宝的时候,还宛若隔世,没想到这才没过多久,她便将要再次踏上那片土地。只是上一次去的方向和这一次去的方向不同,不过幸好,两次都有熟悉的人带路。

    容邺得意的点了点头,“那倒是。这次约了另外两家的人在那里聚合,不知道他们可到了没有,说实话,老夫倒是有些激动,那两家的家主,我已经很多年没见了。”

    “那两家的本家似乎离这里都要远一些,应该没有我们快吧,容家主不要心急,该来的,总归会来的。”秦落烟说完之后放下了车帘。

    前方,夕阳已经渐渐沉到了地平线以下,容邺大手一挥,马车队伍便浩浩荡荡的进入了蛮国边境最后一个城池。

    因为即将要进入沙漠地带,所以一行人在这个城池需要补给的东西很多,幸好,这里的夜市也很繁华,哪怕到了晚上,依旧能买到他们需要的东西。

    容家的几个长老去采买了,秦落烟也带着小龙出了客栈,准备去采买一些用得着的东西,容邺有些不放心她的安全,又找了几个随从跟着她。

    秦落烟知道,她如今的身价可不一般,容邺担心她的安全也在理,不过她也知道,容邺更担心的,也许是怕她私下和另外两家有什么接触吧。毕竟,三大势力的争斗已经即将摆在眼前,任何一点儿意外都可能左右最后的结局。

    秦落烟也浑然不在意,佯装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容邺的随从不存在,带着小龙穿过长街,打听到了铁匠铺的所在,便径直的走了过去。

    也已经渐渐深沉,铁匠铺里却是一派红红火火的景象,不过一个小小的铁匠铺而已,里面竟然有十几个打着赤膊的铁匠在劳作,他们的脸上全是激情,有种干劲十足热火朝天的感觉。

    “老板在吗?”小龙上前一步,敲响了挂在门口的碗口大的铜铃。

    几名铁匠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又继续手上的动作,丝毫不耽搁自己的工作,好一会儿,角落里才有一个精干的中年人放下手中的活计走了过来,问:“两位有何事?”

    秦落烟掏出怀中的图纸,交给小龙,图纸上,画着的都是火枪的各个部件。她虽然手里有了手枪,可是一把枪到底挡不住那么多的高手,所以她准备给霓婉和小龙都做一把,到时候出了事,也多一份保障。

    小龙拿了图纸递给了那铁匠,道:“我家小姐想打造几样东西,麻烦老板抓抓紧,钱不是问题。”

    那中年人接过图纸看了一眼,眉头拧紧,眼神疑惑,“你要的这些东西我还是第一次见,看起来倒是不太复杂,应该能做,不过实在不好意思,现在我们铺子里都在赶制兵器,实在抽不出空来做这东西,要不你到街角那一家去看看吧。”

    那中年人甚至没有询问秦落烟愿意出的价格便一口拒绝了,他将图纸塞回了小龙的手中,摆了摆手,又回到角落里继续手上的活计。

    “老板,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我家萧家出手可是很大方的,都说了钱不是问题。”小龙有些不甘心,又劝了一次。

    那中年人遥遥的看了一眼秦落烟的方向,脸上似乎也有些惋惜,又道:“不是我不想挣着钱,实在是现在特殊时期,你看我们这里,不瞒你们说,平时这里也只有我和我徒弟两人,这不,接了朝廷一个大单子,所以才找了这么多人来帮忙,务必要完成朝廷的要求的。钱啊,谁不想赚,可是官府也不是谁都得罪得起的,万一玩不成任务,回头随便寻个由头治了我的罪,我就是有钱都没地方花啊。”

    中年人都说到这份儿上了,秦落烟也和小龙也不好再勉强。

    只是,秦落烟忍不住随口问了一句,“老板,您说现在是特殊时期,是什么意思?”

    那中年男人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悻悻一笑,“哟,姑娘,您连这个都不知道啊,北冥国和南越国马上要打仗了,万一打起来,谁能保证这里不受到波及?朝廷不提前准备准备怎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