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不同寻常
    “南越国和北冥国要打仗?”秦落烟惊讶的低呼了一声,南越国和北冥国虽然两国边境时有小摩擦,可是大的战斗却是没有发生的,毕竟当初傅子墨亲率大军可是将北冥国打得签下了停战协议,只要傅子墨在位一天,北冥国绝对不敢轻举妄动,除非……

    那中年铁匠见她一脸茫然的样子,又摇了摇头,不等她主动询问,就开始解释道:“可不是要打仗了吗?以前啊,南越国有那尊战场上的杀神,不只是北冥国,就是蛮国都不敢随意去南越国挑衅,可是你说怎么的,那战场上的杀神竟然死了。据说是被北冥国的刺客所杀,所以两个国家这一次肯定得打起来。”

    “你说的战场上的杀神,是……傅子墨?”秦落烟脸色发白,直到现在,提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心中都忍不住抽痛。

    那中年铁剑点头道:“对,那什么的武宣王好像就叫这个名字。滋滋,南越国守国的大人物没了,这一场仗哦,可真是说不准谁输谁赢。不过不管怎么样,希望不要殃及我们蛮国才好,好不容易经过佐铖将军一场内乱,新皇帝才登基几天,要是殃及蛮国,苦的,可不还是我们小老百姓吗。”

    秦落烟应了一声,心中却忐忑了起来,她带着小龙离开了铁匠铺,又往先前那铁匠所指的方向去街头另寻制作零件的地方,只是一路上,她都心绪不宁,总觉得这些事情都凑在一起来发生太过不寻常。

    “小龙,你们在南越国和北冥国应该都有斥候,怎么这个消息却没传回来?”秦落烟忍不住回头问走在身后的小龙。

    小龙也是脸色很不好看,“是啊,主子的斥候遍布天下,按理说,是应该有消息传回来的,可是主子死了,那些消息传给了谁却不得而知。姑娘你有所不知,虽然我是主子手下一个斥候队伍的统领,可是我也只是单线联系我的属下而已,我能联系上的就蛮国的这几百人,其他的斥候,我是没有和他们的联系方法的。”

    小龙说的话,秦落烟也能理解,毕竟做情报工作的,最忌讳的就是人多嘴杂,所以一般上线和下线之间都是单线联系。

    只是,傅子墨那样一个心思缜密的人,会让自己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势力随着他的死亡就彻底崩溃吗?

    越想,秦落烟越觉得事情有些不同寻常。

    来到街角的另一个小铁匠铺,秦落烟和小龙看见的依旧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有了先前的经验,小龙一上来就找到了铁匠铺的老板,而且先掏出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

    那老板一见一千两的银票,立刻眼睛亮了,再询问秦落烟只是要打造几样零件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这世上,总有一些人是愿意为了富贵而冒风险的,只是要看你给出的价格是否值得他保险而已。

    铁匠铺老板答应在明日中午之前一定赶出秦落烟要的东西,秦落烟这才带着小龙往来时的方向走。

    一路上,他们看见了不少整装行礼的百姓,他们神色匆匆拖家带口,似乎都是要避到蛮国中心城市去,他们离开的时候,旁边的行人们都露出了羡慕的表情,但凡能举家搬迁的,都是在中心城市有亲戚的,有亲戚便有依靠,否则就算你携带所有家当过去,也未必就能安顿下来。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所以不是留下来的人不想走,不过是无从选择而已。

    秦落烟想起了现代社会那些为了逃避战争的难民,心中忍不住唏嘘,看来战争,无论是古往今来,似乎被影响最大的也只会是普通百姓,想起那些在网上叫嚣战争的喷子,她觉得越发搞笑,真当战争来临的时候,那些人才知道战争的可怕吧。

    “秦姑娘,如果两国开战的话,那我们此次去庚金源头会不会……”小龙满脸担忧,跟在秦落烟身旁忍不住开口,毕竟那庚金源头可是在三国之间的荒漠里,战争状态下,就不是谁武功高强就一定能避免危险的了。

    秦落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倒是拧眉问他,“小龙,你绝不觉得事情越来越奇怪了?如果傅子墨真的死了,那也是死在容家本家,为什么会被传闻说成是被北冥国的刺客所杀?这不分明是要挑起两国争端吗?而且,容家也没有收到两国要开战的消息,否则容邺不会一句话都不提,他不知道,那就是有人阻断了容家的消息来源。”

    小龙先是一怔,随即也反应了过来秦落烟说的是什么意思,同时,他的脸上也露出了无比震惊的表情,“对啊,容家可是三大隐世家族之一,谁有那么大的能耐竟然能阻断容家的消息来源?”

    两人互看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心惊,一股能阻断容家消息来源的势力搅和在了两国交战之中,让事情越发的变得扑簌迷离起来。

    “不管怎么样,容家本家那边还是按照我先前的计划进行,至于这一趟庚金源头之行,也只能见招拆招了。”秦落烟叹了一口气,眼中倒是没有丝毫的惧怕。

    “姑娘放心吧,我把所有人都调往容家本家了,我们出来了十多天,相比那边的事情也应该进行得差不多了,最快一天后,最慢三天后应该就会有消息传来。时间紧迫,为了不让容邺的人发现异常,我们明天中午一定要离开蛮国的范围。”小龙又小声的凑近秦落烟耳边道。

    远处,隐藏在人群里的容邺的随从们听不见两人的话,倒是对两人的亲密举止有些不耻,在他们看来,一个女人无论如何和一个男人这样举止亲密都是一种放荡的行为。

    所幸,秦落烟对于这些人的看法丝毫不在乎。

    重新回到客栈的时候,容邺等出去采买的人已经回来了,院子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从探险工具到干粮,准备得都很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