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小镇
    夜色浓郁,漫天的繁星灿烂让人眼花缭乱。

    秦落烟躺在铺了厚厚毛毯的沙地上,仰看着整个天空,感觉自己坠入了一个三维立体的星系之中,沙漠里的星空,总是美得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个真实的世界,从前,她没有机会领略这样的美景,如今,她有了机会,可是却没了欣赏美好的心情。

    恍惚中,她以为自己的星空里看见了傅子墨的影子,心口突然一阵阵的疼痛,傅子墨,真的就这样死了吗?

    是不是人都有一种孽根性,当一些美好的东西摆在眼前的时候,总觉得那是习以为常不懂得珍惜,反反复复的各种作,誓要作出一番坎坷纠结来,可一旦失去了,却发现曾经的自己是那么的傻,有时间享受幸福的机会,都被作掉了。

    突然,星空里一颗璀璨的流星划过,带出一道绚丽的光线。

    秦落烟眼神亮了亮,就听一旁的容邺忍不住低咒道:“真特么晦气,竟然看见扫把星。”

    对了,秦落烟突然想起来,这里是古代,不是那个将流星视为爱情里浪漫故事的现代,这里的人看见流星的第一反应是觉得不吉利。

    “秦姑娘,这次去庚金源头宝藏地,你到底有几成把握,我这心里总有些不踏实。”许是被你流星影响,连容邺这种老狐狸心中都开始忐忑了起来。

    秦落烟嘴角是淡淡的笑,想了想,道:“七成。”

    哪里可能有七层,那庚金源头宝藏她也只是去过外围的洞穴,最里面到底隐藏了些什么,她也不清楚,不过要想让这些老狐狸心甘情愿的跟自己走,她便得比他们更加相信自己的实力。

    容邺听她这么一说,也才渐渐放松了心情下来,“秦姑娘,我还有一事,不知当不当问。”

    “既然我们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容家主不必客气,有话直说吧。”秦落烟撑着手臂坐起身。

    “听说秦姑娘是南越国大将军秦天城的女儿,又来又被武宣王收入房中,还曾生下一子,为何秦姑娘的血脉却又是特殊的,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渊源?”

    原来容邺是变着法子来打听她的身世来了。

    秦落烟一脸的从容淡定,“我是秦天城的女儿,可是我的母亲的身份却是有些神秘,实不相瞒,这一次去庚金源头的宝藏地,也是我要去验证某些东西而已。至于武宣王……”

    秦落烟深深地看了容邺一眼,那眼神里有一抹洞穿的意思,“我知道容家主在想什么,武宣王毕竟是死在容家,您是怕我会因此而心中有芥蒂。其实容家主既然打听到了我和武宣王的关系,就应该知道,武宣王对我可是从来都是当做暖床奴隶的,好不容易我母贫子贵成为了王府侧妃,没想到他却也一纸休书将我给休了。我孩子没了,身份没了,怎么,容家主以为我还对那个武宣王有什么感情不成?我是巴不得他下地狱的。”

    这些疑问怕是已经在容邺的脑海中许久了吧,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来问,眼看就要到达那混乱小镇了,现在再不问,他便不放心。秦落烟自然知道,所以不等他刨根问底,索性将已经准备好的说辞讲了出来。

    幸好,傅子墨明面上对她做的事还真的算不上好,所以经她这么一说,容邺脸上的表情明显释然了。

    夜色渐浓,容邺也转身回了自己的帐篷休息。

    秦落烟躺在毛毯上又看了一阵子的星空之后才回到了和霓婉共同的帐篷。许是经历过非人的折磨,如今的霓婉,话少得可怜,整日里也可以不说一句话,对此,秦落烟也无能为力,只希望自己的计划能够顺利,到时候给霓婉一个交代,给……傅子墨一个交代。

    天亮的时候,一行人又整装出发,经过大半天的路程,终于在黄昏的时候看见了一片荒漠中的绿洲,那绿洲不算大,站在高处一眼就可以将整个绿洲都囊括完全。绿洲上,全是土屋的建筑,远远地能看见一些红色的灯笼在风中摇曳不止。

    从远处看,这个小镇和其他的边境小镇并没有什么区别,看上去也是宁静而和谐的,可是秦落烟知道,越是表面让人放松警惕、的地方,越是充满了危险匆匆。

    “提前来探路的人已经在里面了吗?”容邺转头问身旁的一个容家长老。

    “嗯,昨日就提前进去打理了,不过去的人没有传消息回来,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总之我们得小心一些,一会儿进去了,一律宣称是来此地采买庚金的商人。”那长老眉头紧皱,脸色有些沉重。

    秦落烟听到这里,忍不住有些惊讶,随口问:“怎么,这里也是庚金交易的场所吗?”

    那长老知道秦落烟现在在队伍中的重要性,所以对秦落烟的态度也很客气,“对,毕竟这里距离庚金源头之处不远,所以在边缘地带还能采出一些庚金的原矿来,不过数量很少,但是即便数量少,也是和黄金一个价格,所以还是有很多人慕名来这里采买。”

    “原来是这么回事。”秦落烟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忍不住有些唏嘘,难怪这样荒僻的地方竟然还能形成一个小镇,原来这里是庚金的黑市交易场所。

    容邺又叮嘱了几句进入小镇的注意事项,然后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往小镇入口方向而去。

    这小镇已经形成多年,虽然是三不管地带,可是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弱肉强食,经过这些连的生存竞争,早已经在镇子里形成了势力大小的分化,就比如现在,小镇的入口处就有几个带着弯刀,脸上有疤的中年男人在巡逻。

    几名带刀中年人看见秦落烟一行人,立刻就迎了上来,其中为首的呵斥道:“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队伍里,立刻有圆滑的长老上前,掏出一个钱袋子塞在了那人的手中,笑道:“这位大哥,我们是蛮国来的商人,是来采买庚金的,还望大哥行个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