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旧识
    小镇最高的建筑有三层,位于小镇的中心位置,一二楼为酒楼,三楼为茶楼。又是一个日落时分,秦落烟带着霓婉在二楼随意吃了点儿晚饭之后就让小二帮忙将霓婉移到了三楼。

    寻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从窗外看去,能将小镇日落时分的景色净收眼底。

    小二上了一壶清茶之后便恭敬的退下了,秦落烟和霓婉谁也没说话,就那么安静的坐着看窗外的风景,两人的眼中都有些留恋,因为谁也不知道,这样美丽的夕阳她们还有机会看上几次。

    秦落烟正捧着一杯茶喝着,目光落在了小镇入口处,因为距离太远,看得并不真切,隐约能看见有三匹骆驼摇摇晃晃的来到了牌坊下。骆驼上的人马也是被入口处的几人拦了下来,许是那几人给的银两不够,那几名中年带刀男人骂骂捏捏的才让几人进入了小镇。

    不知为何,在看见那三人渐渐进入小镇的时候,秦落烟心头有些突突的挑着,她拧眉仔细去看,可是距离实在太远,她只能看见似乎是三个身形有些佝偻的老者,想要看得更仔细些,那三人却已经转身进入了一条小巷再也寻不到踪迹。

    “有问题吗?”霓婉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忍不住疑惑的问。

    秦落烟收回视线,捧着茶杯的手却忘记放下,听见霓婉的话,她才回过神,眉头却皱得越发的紧了,她低低的道:“没什么。”

    嘴上说没什么,可是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先前在看见那骆驼上的人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以为那就是傅子墨。

    可是怎么可能呢?傅子墨身材高大,而那几人都是身材佝偻的老者,在形象上看来和傅子墨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相似之处。

    可是那种感觉,她有些说不清,仿佛就是感觉到了他的存在。

    她摇摇头,嘲讽的笑了笑,看来是因为快要进入庚金源地了,对于未知的危险她也没有把握了,没准儿再过几天她便会彻底消失在这天地间了呢?所以才会不断的想起他吧。

    给了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秦落烟便没有将这件事情再放在心上。

    第二天中午,终于到了三大石家约定的时间,以容家做东,包下了客栈二楼的所有房间,然后陆陆续续便有了其他两家人的到来。

    容邺和秦落烟都在二楼靠近楼梯的第一个房间,第一个来的是凌家,凌家的家主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眉眼都和那死去的凌家少主有几分相似,他冷着脸走进房间里,身后跟着七八个人。

    “哟,凌家主真是准时啊,快来坐,上茶!”容邺起身相迎,将凌家家主迎接屋内,又才向秦落烟介绍道:“秦姑娘,想必你还未见过吧,这位是凌家家主凌署。”

    秦落烟站起身,礼貌的向凌署行了一礼。

    容邺拍着凌署的肩膀,又向他介绍道:“凌家主,这就是秦姑娘,这次我们三大隐世家族能够一起去做这件事,全靠秦姑娘的联络,而且这次的事情,还要仰仗秦姑娘呢。”

    “嗯。”面对容邺的热心介绍,凌署似乎有些冷淡,只是冷冷的应了一声,并未多说什么。

    凌署的态度让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尤其是他看秦落烟的眼神,那里面分明是流露出一股仇恨的。

    他的恨意,秦落烟当然清楚,毕竟他儿子的死和她有关,她甚至丝毫不怀疑,若不是现在她的身份有些特殊,他肯定会当场就对她发难,而现在,他不止不能找她报仇,在得到宝藏之前还得保护她的安全,这心里肯定会憋屈得厉害。

    他憋屈了,秦落烟便觉得心中舒坦了,所以脸上的笑容也就自然了起来,“看来凌家主对我似乎有些不满意啊,怎么,凌家主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吗?”

    她将误会两个字咬得极重,果然凌署一听,脸色就越发沉了下去。

    这丫头,分明是在故意刺激他!作为一个隐世家族的家主,凌署若是连这点儿小伎俩都看不出来的话就太无知了。可偏偏现在又不能撕破脸!

    凌署脸上的肌肉不断抽动,终于还是硬邦邦的挤出两个字,“没有。”

    “没有误会啊,那就好。”秦落烟笑得越发的灿烂了。

    容邺见两人这种态度,心中也是冷笑,不过面上却打着圆场,他和凌署客套了一番之后便让人带凌署去安顿了,完全不提以前知道凌家的人早就到了小镇的事。

    秦落烟看着他们之间的寒暄,也是觉得人与人之间有时候真是好笑,明明彼此都知道对方提前几天就来了这小镇上,可是偏偏还要一起演戏,这是演给谁看?

    凌家的人刚离开房间不久,就有人来报李家的人也到了。

    容邺也和先前一般出去迎,脸上的笑容看不出丝毫不满的情绪。

    李家来的人依旧是李海,不过跟在李海身后的,还有一个预料之中的人,李昀扇。

    当李昀扇踏进房间的时候,秦落烟明显的感觉到了一抹炙热的视线,她有些尴尬的低了低头,复又抬起头来看了过去,只是眼中淡然如无风的湖面,安静、平和。

    “这位就是信任的李家家主吧,果真是英雄出少年,想当初我和你父亲见面的时候,好像嫂夫人还挺着大肚子,没想到这一转眼都二十来年了,当初还包裹在嫂夫人肚子中的孩子如今都长大成人还撑起一片天了,好,好,好。”容邺客套的将李昀扇请到了上座。

    李昀扇礼貌的拱了拱手,表达了自己的善意之后在上首位置坐了下来,李海跟在他的身后,主动拿了茶壶替几人斟茶,没办法,这屋子里的几人地位都比他高,这种时候也只有他来做这些杂事了。

    许是李昀扇的目光太过直接,让凌署都发现了异常,他干笑了两声,道:“李家主和秦姑娘认识?”

    秦落烟没说话,倒是李昀扇轻轻地点了点头,“是旧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