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消息回来
    容邺的目光在连个人之间游移,老狐狸的他似乎看出了些什么,乐呵呵的笑着,对李昀扇表面上的态度越发的和善了,不过那一双眼睛里的警惕也浓郁了几分。

    秦落烟知道,容邺是怕万一秦落烟和李昀扇有私情,到时候他对付李家的时候秦落烟会倒戈相向。

    “李家主说我们是旧识,是太抬举我了。当初不过我不过也是和李家有些利益交换而已,而且,李家主似乎贵人多忘事,我那大师兄可是在那次合作之中受了重创最后不治身亡的。”秦落烟轻描淡写的说着,举止之间竟是对李家的不满。

    李昀扇眼中诧异一闪而逝,萧凡的死和他是没有关系的,他和秦落烟的关系也并非秦落烟说的那般只是合作,而且,上次分别的时候,两人之间也谈不上敌对,可是如今秦落烟却故意摆出了这样敌对的状态,那就是……为了避嫌?

    几乎是一瞬间,李昀扇就明白了秦落烟的用意,所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秦姑娘心中对我李家有所怨恨我也能理解,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等事情结束了,我李家一定不会亏待秦姑娘,必定给秦姑娘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秦落烟不吭声,就那么安静的品茶,不再往李昀扇的方向看上一眼,那态度分明比先前对凌家家主还要冷淡不少。

    不过这样的态度倒是让容邺满意的,他又开始在两人之间打圆场,客套了一阵之后便派人将李昀扇送去安顿了。

    “唉。”当人都走了以后,容邺叹了一口气回到秦落烟身旁的位置坐下,摇头道:“没想到秦姑娘和两大隐世家族的人都有过节,看来这次去庚金源头宝藏地,秦姑娘的目的可是比我想象中的要多啊,这借刀杀人的手段也让人刮目相看啊。”

    容邺以为,秦落烟是想借他的手打压另外两个家族,毕竟在他看来,像秦落烟这样没有背景的女子,得罪了那两家,迟早是没有好下场的,如今借他的手削弱了那两家,对她来说才是生存的机会。

    秦落烟冷笑,面上一片从容,“容家主,你觉得,如果不是因为我和那两家有过节的话,我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帮助你计划那等大事吗?人嘛,总是要为自己打算的,这件事说起来也是我们互惠互利,所以容家主也不要觉得是我占了便宜,真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目的,最后能达成合作的才是我们,而不是我和他们,您说对么?”

    容邺不置可否,可是眼中却是升起了一股子的赞赏,“秦姑娘果然是个有胆识的人,不错,不错!”

    “能得容家主赞美,我也是心满意足了。”秦落烟说着站起身,福了福身子,道:“容家主,这人也接到了,面也见过了,那我就先回房休息了。”

    “好,一会儿用完膳的时候我再派人来叫你。”容邺摆摆手将秦落烟送出了门外。

    秦落烟直直的往自己房间走去,没有去管来自身后的探寻目光。

    “家主,这丫头的野心倒是挺大,竟然想让我们帮他杀人。”一名容家长老站在容邺的身旁道。

    容邺却是没有丝毫动怒,“这样也好,起先我还有些顾忌,毕竟天下没有白痴的午餐,这丫头要是不从中得到些好处,我这心里反而不踏实,现在知道了她的目的,我反倒是安心了。”

    “那倒也是。”容家长老也附和着。

    两人的谈论秦落烟并没有听到,不过心中对溶液的反应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到了用晚饭的时候,三大家族的家主一同来到了客栈最豪华的雅间里,和他们并肩坐在一起的只有秦落烟,这个曾经所有人都看不起的女人。

    三大隐世家族表面上相安无事,可实则暗潮汹涌,三十年来还从未这样家主聚在一起过,所以对于三大隐世家族来说,这都是极其重要的时刻。

    席面上,容邺拿出了准备好的好酒,和凌家家主凌署和李昀扇都喝了起来,因为秦落烟和凌署的关系实在有些僵硬,所以秦落烟只是露了一个面之后便又回房了,容邺和凌署都没有丝毫要挽留的意思,他们是隐世家族的家主,地位堪比皇室,而秦落烟不过是一个弃妇,骨子里,他们是看不起她的身份的。

    只有李昀扇,在秦落烟离开雅间的时候,目光里闪过一抹留恋。

    秦落烟回到自己的房间,陪着霓婉又吃了点儿东西,刚吃完,就有人敲响了房门,她起身拉开门,就看见风尘仆仆的小龙站在门口。

    “你回来了。”秦落烟语气很平淡,侧身让小龙走了进来。

    小龙应了一声,进入房间喝了一口水才道:“姑娘让我打听的消息,有些眉目了。”

    “说说看。”秦落烟顺手关了房门,来到小龙对面坐下。

    “南越国和北冥国开战在即,作为北冥国护国公,也是如今朝堂上炙手可热的大将,护国公理所当然了成为了这次统领三军的主帅,北冥国的大军已经靠近了边境,按理说北冥国护国公也应该在边境,就是北冥国皇室收到的消息也是说护国公在边境指挥部署,可是我们的人却在北冥国都城的一家地下钱庄里发现了一个和北冥国护国公有些相似的人……”小龙缓缓地道。

    “你的意思是,北冥国护国公其实还在北冥国的都城?”秦落烟的眼神亮了亮。

    小龙拧着眉头,有些不确定,“也许是吧。我手下的人在北冥国的实在是太少,这消息还是我用了些手段从另外一个斥候嘴里撬出来的。还有一点让我相信北冥国护国公在北冥都城的就是懿公子,传言说懿公子和北冥国护国公形影不离,而这一次懿公子却没有跟随大军,而是留在了都城,所以我想,没准儿那护国公根本就没来边境。”

    “懿公子……”秦落烟轻轻地呢喃着这几个字,普天之下,能制作堪比天机阁出产的精良武器的匠人,名字里还有一个“懿”字,人又在北冥国,除了吴懿,她实在想不出第二个,只是……她没有想到,吴懿竟然和北冥国护国公牵扯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