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五十八章 一路上的意外
    “如果只是野狼当然不会伤到这些高手,可巧合的是这些高手昨夜里竟然喝醉了酒。”小龙叹了一口气,嘴角边上是一抹嘲讽的笑,“这么拙劣的手段用上了,看来他们对这次宝藏源地的探险比我们预料中的还要重视。”

    秦落烟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你的意思是有人提前对这些高手用了药,又引得野狼来袭击,所以看上去就像意外一样?那这次死伤的是哪一家的人呢?”

    小龙应了一声,回答道:“死的是容邺的人,其中有一名长老,伤的是凌家的人,凌家的人是赶去帮忙的时候才受伤的。”

    “呵呵,”秦落烟忍不住轻笑出声,“凌家去帮忙?还受了伤?”凌家的人也是高手,莫非连几只野狼都对付不了?这受伤的成分有多虚假由此可见。

    不过虽然大家心知肚明,可是至少面上凌家的人是因为救人而伤,对容家来说这就是恩,不是仇,就算容家想发脾气,也不好明面上撕破脸。

    两人说话之间,容邺又派人来通知他们准备启程了,似乎一场“意外的”野狼袭击丝毫没有对这次的行程造成任何的影响。

    秦落烟和小龙一起收拾了行装,草草吃了些东西之后,队伍便再次浩浩荡荡的启程了。虽然是早晨,可是在这种荒漠地带,太阳依旧炙热得让人皮肤干瘪得疼。

    秦落烟纱巾遮住口鼻,坐在骆驼上摇摇晃晃。一行人刚走了一个时辰左右,最前方就传来的惊恐的叫声,随着叫声响起,队伍便有些凌乱的往后退。

    小龙立刻抓住秦落烟的缰绳替她和霓婉稳住了骆驼,等到周围的人都稳定之后他才松开缰绳,但神色依旧是一派谨慎非常。

    “前面出了什么事?”秦落烟扯住了一个后退到她旁边的青年问到。

    那青年见是秦落烟,这个在队伍里最特殊,也是每家家主特意嘱咐过要保护和尊重的女人,所以便立刻恭敬的回答道:“前方有人掉进流沙坑了。”

    “流沙坑?”秦落烟有些诧异,转头看向小龙,“不是说容邺的人已经提前打探了地形,从早上我们启程的地方到庚金源头宝藏地都不会有流沙坑吗?怎么突然又……”

    小龙摇了摇头,旁边那青年却悻悻的道:“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沙漠地带地势变化很快,流沙坑又很隐蔽,没准儿先前去探查地形的那人没有发现这些流沙坑呢。”

    秦落烟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这青年,这才发现原来这青年是容家的人,难怪会替容家说话。

    “小哥说得也有些道理。”秦落烟没有反驳那青年的话,只是骑着骆驼往前挤了挤,一边前进,一边随口问旁边的小龙道:“小龙,我们要不要赌一把,看看那些掉进流沙坑的,是哪家的人。”

    “呃……”小龙顿了顿,狐疑的回答道:“我猜,不会是凌家的人吧。”

    秦落烟不置可否的笑,谈笑之间已经来到了最前方,就看见凌署带着几名随从在往流沙坑中扔绳子,那绳子的尽头还帮着铁锥子,铁锥子落入流沙坑带着绳子不断的往下坠,只可惜,流沙坑比澡泽还要恐怖,人一旦陷下去就会渐渐缺氧死亡,哪里又有人能抓住那铁锥子爬上来?

    “小龙,你猜对了,果然是凌署的人呢。”秦落烟收敛了表情,无论如何,在生命流逝的时候,她都笑不出来。

    这还没有进入庚金源头宝藏地呢,隐世家族们便开始争斗上了。

    秦落烟忍不住仰头看了看天空,太阳还在东方地平线上方一点点,距离中午好有些时间,她不知道,在这段时间里,又会有多少生命会在这样的争斗下,以“意外”的方式而流失掉。

    经过一盏茶的时间的营救,凌署依旧没能从流沙坑里救出来任何一个人,在容邺的“安慰”和催促下,队伍又重新开始出发。

    秦落烟带着小龙又回到了队伍的中间位置,她不经意间回头看了一眼,队伍的最后方,那个负责烤羊和吃食的老者依旧睡眼朦胧,一双眼睛总是无精打采,就好像总也睡不醒般。似乎感觉到有人在观察自己,那老者也抬起头往秦落烟的方向看了一眼,不过他什么表情也没有,又将头低了下去。

    秦落烟也没有将这一瞬的目光交流放在眼中,只是忍不住让小龙去最后方交代了几句,大概的意思是让那老者自己多多注意安全,毕竟是沙漠地带,有些未知的危险从来都是突如其来的。

    果然和秦落烟料想的一样,队伍不过重新走了一阵,又遇到了一些流沙坑,有了先前的经验,这一次落入沙坑的人很少,只有李家有两人“不小心”掉了下去。

    李昀扇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路上脸色有些难堪而已,他交代了李海几句之后,便骑着骆驼来到了秦落烟的身旁,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秦落烟,嘴唇颤动了好一会儿才挤出一句话,“注意安全。”

    四个字,却让秦落烟心中一暖,对李昀扇,她没有恨,也没有爱,可是对于这样的关心,她却心怀感激。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

    李昀扇叹了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之后便又离开回到了李家人的队伍里。

    秦落烟收回视线,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先前李昀扇过来和她说话的时候,背后有一道凉悠悠的目光在盯着自己。

    “啊!”突然,前方又传出了一阵阵的尖叫声,随着声音的响起,前方的骆驼以可见的速度缓缓的倒下,骆驼山的人也跟着滚落在沙地上,然后便以痛苦的姿态抱着各自的身体哀嚎着。

    “姑娘小心!”小龙也很惊慌,也顾不得男女之防,直接从自己的骆驼上跳到了秦落烟和霓婉骑乘的骆驼,然后左右手分别抱起两人,一脚踏在骆驼背上,几个起落就往后方退了十丈的距离。

    当他刚落地的时候,秦落烟和霓婉乘坐的骆驼也倒在了沙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