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五十九章 草芯子
    跟着小龙不断往后方掠来的,还有三个家族中武功高,反应快的一些人,大抵是各大家族的长老们。

    只见十多个人影先后落在小龙的周围之后,气氛便彻底的凝重了起来,因为此刻,除了这十几个人以外,其他的人和骆驼都已经倒在了沙地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凌署一双眼睛红得厉害,恶狠狠的看向容邺,那意思很明显,似乎是在质问他,是用了什么恶毒的手段做出了这等子事来。 

    “凌署!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难道就只有你凌家的人有伤亡吗?我容邺就算要害你们,也犯不着用我们容家儿郎的命来换你们凌家人的命!我们这次的目的是探寻宝藏,让人都死在了这里,怎么去寻宝?你用你的脑子想一想,我会这么干吗?”

    容邺虽然极其想坑死凌家的人,可是却也能分清轻重,尤其是自己的人交代子这么多在这里,他心中那个疼,那个气,绝对 不比凌署少半分。

    凌署听他如此讲,怀疑的神色有了减轻,却又看向李昀扇,低吼道:“李昀扇,老夫看你李家的人似乎伤亡最小……”

    李昀扇虽然人年轻,可是好歹如今也是一家之主,所以丝毫没有被凌署的气势吓到,只是冷哼一声,道:“凌家主别乱咬人,你可看仔细了,我李家的人虽然死伤最小,可也因为我李家的人是走在最后的,所以能有多一分的时间来撤退而已,再说了,让我们李家走在最后,不也是你们两家容量出来的结果吗?你们可别忘了,昨天夜里,我们达成了一至意见,走在前面的,也可以优先进入宝藏源地挑选洞府。”

    宝藏源地里肯定不止一个有宝藏的山洞,要完全平分宝藏也不现实,所以三大家族便达成了一个意见,走在最前方的队伍,面对的危险也最大,所以有资格优先挑选洞府,走在后面的面对的危险小,所以也最后再挑选洞府。

    前面和中间的位置都被容家和凌家的人定了,李昀扇根本没有机会选择,不过幸好他在这件事 上也没有和那两家去争,因为秦落烟的态度,他的心中也更多了警惕,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同寻常。

    经李昀扇这么一提,凌署和容邺两人便没有些尴尬,也便没了话说。

    “几位别吵了,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的手下都还倒在沙地里挣扎,如果我们尽快弄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兴许还能救 回他们的性命。”秦落烟适时的出声,拦住了三人的继续争辩。

    容邺冷哼一声,他的身后如今只剩下四五名长老,他皱着眉头问那几名长老:“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那几名长老同时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的茫然,再看那些到底的人很多已经开始出气多进气少,脸色还开始逐渐发黑,便有人试探着道,:“他们的症状看上去倒是有些像中毒。”

    凌署也是在询问自己身边的人,他的情况也没比容邺好多少,身后也只剩下几个武功不错的人,那几人也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李昀扇的身后还剩了十来个人,不过他这次带来的人原本武功就不如容邺和凌署这边的人,年纪似乎也要轻一些,所以更是摸不着头脑。

    “叔父,您怎么看?”李昀扇去问李海,在这些人当中,最熟悉啊沙漠地势的人就是李海了,他曾经就是在住在沙漠里的绿洲中。

    李海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几步,凑近看了几眼后,眉头拧紧,脸色沉重的道:“他们看上去像是被草芯子给伤了。”

    “草芯子?”李昀扇似乎没听过这东西,倒是凌署和容邺两人的脸色有些变化。

    毕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又是隐世家族的家主,见多识广,族内更是藏书众多,书上记录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

    “你是说已经消失了几十年的沙漠最毒之物草芯子?”容邺似乎不相信,连音调都有些走样。

    凌署也是蚩之以鼻,低吼道:“你可不要在这里信口雌黄,那草芯子已经消失了几十年了,怎么可能就出现 在这里?”

    “凌家主这话说得,几十年没有人见过,并不代表草芯子就彻底绝迹了啊!而且别忘了,中了草芯子毒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活下来,没准儿有很多人见过,但是都死了呢?”李海对于凌署和容邺并没有丝毫的惧怕,好歹也是李家的长老,在地位上,他完全有理由不自卑。

    容邺摇头,语气不善,“你说他们是中了草芯子的毒,难不成你又见过真正的草芯子了?”

    李海冷哼,语气比容邺更冲,“实在是不巧,我真就见过一次,”他说着又指了指那个距离他们最近的倒在地上的人,道:“你们看他的靴子上,是不是有些米粒大小的草球?”

    众人随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见了那些倒在地上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草球。

    李海又道:“你们再看最前方,那里是不是有块巨石?”

    “巨石之间藏草芯,草芯体开风成球,”容邺忍不住念出了以前在古籍上看风过的一段关于描写草芯子的话,美宇之间终于显出了一股子后怕。

    “容家主真是学识渊博。”李海赞叹了一句,这才缓缓解释道:“对,草芯树就是生在巨石之间,成熟之后 若遇大风,树体就会爆裂,树体之间便会有草芯子球滚出,如米粒大小,沾之,则中毒,且,无药可医。”

    容邺和凌署目光如炬,远远地似乎从那巨石之间真的看风子爆开的树体,所以一时之间,众人便渐渐的接受了李海关于草芯子的说法。

    “如果真的是遇到了草芯子的话,那……这真的只是一个意外了。”秦落烟叹了一口气,脸上满是对那些倒在地上,一个接着一个没了呼吸的人的怜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