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六十章 曾经也挑剔的他
    在这次行程之中,秦落烟可以说是三大隐世家族之间的平衡点和连接点,所以最后这个“意外”的结论出自她之口,是最适合不过的。

    所以当她说出这么多人的死亡是因为草芯子的时候,三大家族幸存的人都信服了。

    “既然这只是一个意外,那么我们便不再耽搁了,还是早些去庚金源头宝藏地吧,毕竟如果真拖到了夜,就不方便行事了。“李昀扇第一个支持秦落烟,所以等她说完立刻建议道。

    容邺和凌署互看了一眼,这才尽皆点了头,算是同意了李昀扇的建议。

    一场意外之后 ,留下来的只有几大家族的家主和长老,还有秦落烟三人,最让人出乎预料的是那个负责烤肉的老者竟然也幸存了下来,

    他站在人群的后方,似乎吓得不轻,一直悻悻发抖,先前他走在最后,看见前方不对劲,下了骆驼就往后退,没想到反倒是逃过一劫。”一个废物竟然幸免于难,可怜我凌家的儿郎们!“凌署非常不满,恶狠狠的瞪了那烤肉的老者一眼,似乎觉得他的幸存是一件很不能接受的事。

    容邺也叹了一口气,道:”也许这就是命吧,先前这老头子走在最后,没想到反倒是拴了便宜。“

    秦落烟往老者的方向看了一眼,见他没事,扯起嘴角轻轻对他笑了笑,那老者到是没什么回应,依旧唯唯诺诺的缩的人群后方。

    因为所有的骆驼在这次意外中都中了毒,所以剩下来的人们便只能步行了,索性留下的都是各大家族中武功身手都很不错的长老,所以哪怕是步行对他们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就连那负责烤肉的老头子,也许是干习惯了苦力,竟然 也能勉强跟上。

    队伍里,唯一不能长时间步行的就是秦落烟和霓婉,两人走了约莫半个时辰便真的走不动了。”如果秦姑娘不介意的话,就由我来背你吧,”李昀扇来到秦落烟的身旁,淡淡道。

    秦落烟眉头一挑,嘲讽的笑了笑,“李家主这么好心的帮忙,怎么,难不成是想一会儿进了山洞让我好关照你一些吗?”怕凌署和容邺发现异常,秦落烟反应迅速的将他的动机带到了探宝上。

    李昀扇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也不否认,只是在她面前蹲了下来,“如果 能得秦姑娘关照一二,自然对我李家来说是极好的。”

    秦落烟还在犹豫,又看了看远处山峦的上方,太阳的光芒已经渐渐暗淡了下去,终于,她咬了咬牙爬上了李昀扇的背。

    凌署冷哼一声,满脸鄙夷,“李家主还真是能屈能伸,对秦姑娘照顾周到,倒是让我们这些老东西显得不友好了。”

    凌署说话很直接,那意思,分明是在嘲笑李昀扇一个堂 堂的隐世家族家主,为了探宝中能得到照顾,竟然 去背一个女人。

    容邺的眉头也拧得很紧,眉眼之中也闪过一道厉芒,不过他还算沉得住气,倒是什么也没说。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秦落烟爬上李昀扇的背的时候,那个负责烤肉的老者隐隐约约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

    李昀扇背秦落烟,队伍里便只剩下霓婉一个行动困难的人了,小龙二话不说也将霓婉背了起来,对如今的霓婉来说,早已经看透男女大防,所以完全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

    一行人重新上路,循着日落的地方,往远处的山脉行去。

    在天快黑的时候,终于来到发了那山脉的边缘地带,许是靠近山脉,所以已经能看见一些芳草萋萋的模样,就连风中的沙尘都少了许多。

    跟来的随从都死光了,带来的补给物也仓促间没能从骆驼身上取下来,毕竟,那到时候骆驼倒在草芯子的攻击范围内,谁会冒险进去拿补给物?

    所以,几家的长老们便寻了一些干柴点燃了火堆,幸好他们武功好,几个起落就上了山,一会儿的功夫竟然 抓了一些野味回来。

    秦落烟有时候真的很羡慕这些来去匆匆的武林高手,似乎只要有活物的地方,都难不倒他们。

    有了野味,那个负责烤肉的老者又有了用武之地,虽然没有调料,但是因为他手法娴熟,而且火候掌握得很好,那野味竟然被他弄出了最原始的清香味道。

    众人分食着野味,也对那野味很满意,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许多。

    容邺一边吃着,忍不住打趣的问那负责烤肉的老者,“你这老头子,虽然不懂武功,长相也粗鄙,不过这手艺还真是不错,你的手艺是在哪里学的?”

    那老者拿着匕首在剔一只野兔腿上的肉。被容邺这么一问,只憨厚的笑了笑,粗哑着声音回答道:“老汉我一辈子以狩猎为生, 这些手艺都是在林子里烤野味吃练出来的。”

    “不错,不错,等回头我们事情办完了,你就跟着我回容家吧,专门替我烤肉,可是比你打猎的活计强多了,”容邺又道。

    那老者一听,笑得眯起了一双眼睛,不过却又摇了摇头,“那个不行,老汉我家里还有婆娘孩子,我去了,家里的婆娘孩子可就没人管了。”

    “不就是婆娘孩子?一起带上不就得了,我容家还养不起你这几个人?”容邺说着,又咬了一口肉,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一起去?那当然好咯,我婆娘苦了一辈子,可算是能享享清福了。”老者这么说着,赶紧殷勤的又给容邺剔了一块肉送过去。

    容邺是隐世家族家主,许是一辈子都没有这样和一个普通的老人聊过天,连他自己都忍不住感叹,所以忍不住又和那老汉说了一句话。

    秦落烟一直听着,小口的咬着手上的肉,她的脑海 里却是浮现了傅小墨的脸,那个傲娇又奢侈的男人,曾经对烤肉也很执着着呢,他向来挑剔,对每一件事都要求精益求精,哪怕是吃食,无论任何情况下,他都不愿意委屈了自己,如果他在这里的话,会觉得这烤肉还能入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