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拼凑图纸
    没有了帐篷,没有了柔软的毯子,只有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李昀扇脱下了自己的外袍,小心翼翼的铺在秦落烟的面前。

    他没有说话,铺好之后又默默的走开。

    秦落烟看着面前的长袍,眼中有一闪而逝的感激,可也只是感激而已,再无其他。

    容邺和凌署看见李昀扇这讨好的一幕,互看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出了嗤之以鼻,在他们看来,这李昀扇不过是在计 好秦落烟,企图在进入庚金源头宝藏地的时候能得些便宜而已。

    不过让他们意外的是,这一次,秦落烟却没有接受李昀扇的好意,而是将一帝的霓婉拉着摁在了那长袍上,微微笑道:“睡吧。”

    霓婉脸上写满诧异,不过随即又是释然,她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果真就闭着眼睛开始睡觉。

    她睡着之后 ,秦落烟才靠在她旁边躺在了沙地上,白日里,炙热得能直接烤熟鸡蛋的沙地,此刻,一片冰凉。

    这样的冰凉刺骨,让她根本无法入眠,只能睁大着眼睛看着天空。

    “姑娘。”一个佝偻的身影突然来到了她的身旁轻轻地唤了一声。

    秦落烟一怔,抬头问去,就看见那烤肉的老者站在面前,憨厚的笑了笑,又指了指前方。

    她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见先前烤肉的地方已经被清理了干净,只剩下一些微微有些发黑的沙子而已。

    “哪里先前在烤肉,沙地都是热乎的,姑娘可以去那里睡。”老者笑着道,笑的时候露出满口的白牙,一个肤色黝黑的老汉,居然有这样的一口好牙,倒是让人吃了一惊。

    秦落烟犹豫了一下,道了谢,没有丝毫矫情,起身就往那热乎的沙地走了过去,死要面子活受罪,苦的是自己,索性她都没几天好活的了,何苦还让自己受诸多的委屈?而且,不知为何,她不想拒绝那老汉的好意。

    她来到了那片沙地上,触手所及的沙子果然都带着暖意,她心头一暖,躺下身,忍不住就侧过头去看那老汉的方向、。

    远处,他靠着一块巨石闭着眼睛在睡觉,身体微微蜷缩,完全是一副老态龙钟的形象。

    想到明日去庚金源地的危险,她叹了一口气,这才收回视线也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她没有发现,就在她收回视线的一瞬间,那老汉也睁开了眼睛,只是他的目光非常的收敛,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沙漠里的清晨,比别处要安静许多,没有飞鸟鱼虫,连大自然都选择了静悄悄,不过当人们醒过来的时候,却能看见比别处要美得多的风景。

    晕黄的光芒落在连绵到视线尽头的沙地上,金黄色的一片,宁静、祥和、与世无争。

    只可惜,再美好的风景,也留不住这些准备去探寻密保的人们。

    各自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吃了老汉准备的早饭,一行人站在绿洲山脉的下方,晨光下,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期待的激情存在。

    由容邺大头阵,一行人终于向着最后的目的地出发,只是在出发的时候,容邺拿了一张银票给那负责烤肉的老汉,让老汉留 在此地等候他们的归来,那意思很明显,老汉是个外人,是不能跟随他们一起进入宝藏源地的。

    秦落烟正在愁要用什么借口让老汉留下,没想到容邺倒是帮了她的大忙。

    那老汉接了容邺的争票,乐呵呵的点头应了,似乎那银票的金额让他很是满意。

    秦落烟走在队伍的中间,临上山之前她忍不住回头冲那老汉的方向挥了挥手,嘴唇动了动,没有声音,那口型却说了两个字,“保重!”

    她没有指望那老汉能明白,她只是说出自己想说的话而已,这进了庚金源地,还能不能活着走出来,连她自己都不确定,所以这一别也许,就是一生吧。

    那老汉在她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不着痕迹的亮了亮,却是依旧憨厚的笑着,似乎并未看懂她的意思。

    庚金源头宝藏地,就隐藏在山脉的尽头。

    一行人上了山之后,在山腰的位置寻了一个位置,趁着休息的时候,三大家族的家主重新聚集在了一起,将其他人都打发开了去。

    秦落烟也来到了三人之间,见周围的人都避开了去,她才缓声道:“已经到了这里,现在请大家将手中的宝藏源地的残图都拿出来吧。”

    将三大家族聚集起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和合理的理由便是每一个家族的手中都掌握了一部分的残图,要想顺利在山脉中找到庚金源地藏宝地就要将所有的藏图整理起来。

    容邺、凌署、李昀扇三人互看了一眼,这才各自从怀中掏出了几张羊皮纸的残图。

    秦落烟的目光落在那残图上,一时之间,心中忍不住感慨万千。因为这些巴掌大的图纸,不知道有多少人丢掉了性命,为了追逐这些财富,世人已经险些已经忘记了人性,人命在他们的眼中渺小得如蝼蚁一般。

    这些残图得来不易,谁又能想到,这些残图最终会因为她一个女人而被聚集了起来?

    她的师傅如果在天有灵的话,会不会感 到欣慰,他穷其一生要守护的东西,现在就展现在她的面前,而她,终将让这些残图像烟火一般绽放出光彩,不过,与烟花绽放的,还有那些曾经做下过罪孽的人们的性命。

    血债,就要血来偿!

    三大家族的家主各自握着息的残图,相互之间似乎都不太放心对方,所以一时之间场面有些尴尬。

    秦落烟这个中间人自然派上了用场,她伸出手,道:“还是让我来汇总吧,我们总要先拼凑出图纸,才能知道下一步要走的路。”

    三人对这个建议似乎很满意,由李昀扇带头,率先将图纸交给了秦落烟,容邺和凌署也随后交出了图纸。

    秦落烟对图纸之类的本就比较擅长,所以拿到几张残图之后,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将图纸复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