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六十三章 百丈绝壁
    一行人往峡谷深处又走了一会儿,当看见眼前一堵百丈高的悬崖绝壁拦在眼前的时候,不得不停了下来。

    容邺仰起头,往那绝壁上看去,耀眼的眼光直射,让他险些睁不开眼睛,他赶紧低下头,缓和了一下才转头问旁边的秦落烟,“你确定庚金源头宝藏地就是这里?这里的百丈绝壁,不要说你,就是我们都几乎不可能上去!你看看这石壁,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哪怕武功再高,也不可能从这里上去!秦姑娘,我们可是相信你才让你带路,你不会是耍我们玩吧?”

    如果 一直期盼的庚金源头宝藏化为乌有,容邺对秦落烟就没了好脾气,对一个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丫头,他可拿不出好的语气。

    凌署也是脸色很难看,若不是见容邺已经先一步说出了他的话,只怕他会说出更难听的话来,“对,秦姑娘,为了来这里,我们三大家族的精英都已经死了不少,如果 你现在告诉 我,是弄错了地方,你觉得我们会怎么样?”

    怎么样?只怕是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吧。世界就是这样现实,当你有价值的时候,他们可以捧着你,当你没用了,他们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你。

    秦落烟冷眼盯着容邺和凌署的嘴脸,嘴角是从容而淡定的笑,却并没有急着向两人解释。

    走在最后的李昀扇也跟了上来,听见几人的对话,他眉头拧紧,语气关怀的问秦落烟,“秦菇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真的弄错了吗?如果是的话,那我可以……”

    “没弄错,”秦落烟出声打断了他,没有给他机会继续说下去,只有他是想说什么,对她来说都没有意义了。

    李昀扇被堵了话头,喉头滚动,顿了顿,才道:“如果没错的话,那……这里是另有玄机?”

    听他这么一说,容邺和凌署的眼神都亮了,同时往秦落烟的方向看了过来。

    “另有玄机?”容邺焦急的问道:“秦姑娘,你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啊,这天色都不早了,何必在此地耽搁?”

    凌署也紧接着冷哼一声,“是啊,都到这里了,还拿什么娇,出尔反尔坐地起价也得分是对什么人,我凌家,对于让一个人怎么听话,多的是手段。

    凌署的意,是以为秦落烟又说要什么条件,所以率先就拿出了自己的态度。他的话中,分明是带着三分威胁的,如果秦落烟敢在这个时候坐地起价,那他这个隐世家族的家主也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

    秦落烟听见这威胁,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只两声,她便收敛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然的凌厉,她冷声道:”凌家主,我这一句话都还没说,你们着什么急?从头到性,我有过说话的机会吗?不过我倒是现在才见识到了凌家主的为人……怎么,凌家主是打算对我用什么手段?哦,忘了说了,我这个人,最受不得别人的威胁,所以……“

    她顿了顿,在凌署等人诧异的目光下,她果断的转身,让后冲着那绝壁冲了过去,大有一头撞过去的气势,吓得众人大惊失色。”秦姑娘,别冲动……“李昀扇吓得手有些颤抖,连声音都变了调。

    容邺和凌署同时一怔,可是都反应迅速的往秦落烟追了过去,只可惜,秦落烟这一举动太过突然了,他们只来得及抓住她一片一角,却来不及阻止她往前冲。

    不过,鲜血迸发的恐怖一幕并没有出现,反而是诡异的场景让众人有些回不过神来。

    原来,在秦落烟整个人撞向那绝壁的时候,之间恍惚之间,有光线暗了一瞬,一刻,秦落烟的身影就在绝壁前消失了。

    秦落烟不会武功,绝对不可能是爬上了绝壁,而地面又是结结实实的土地,也不可能让一个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这、这是……“容邺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凌署摇了摇头,没说话,却也是震惊得瞪大了眼睛 。”秦姑娘……“李昀扇呢喃着这几个字,吞了吞口水,浑浑噩噩的往前走去,他的手伸向前方,似乎想抓住什么。

    众人都诧异的看着他的反应,似乎是受了太大的刺激,所以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诡异。容邺和凌署互看一眼,都没有阻止李昀扇往前走,似乎都在等待他去试探那诡异的绝壁。

    倒是李海,满脸的担忧,小心翼翼的跟在李昀扇的身旁说道:“扇儿,你冷静一眯儿,这绝壁到底有什么蹊跷还没弄明白,你这么走过去的话,万一有个什么事……”

    只可惜,李昀扇似乎根本没有听见他的话,只是茫然的往前走。

    当李昀扇走到绝壁跟前的时候,让人震惊的一幕再一次发生,只见他伸向前方的手就那么直接穿过了石壁,他的手掌直接消失在了绝壁上,看上去整个手腕就像被横空切断了一般。

    李昀扇诧异的瞪大了眼睛,然后不再犹豫,一头就冲进了那绝壁 里去。

    在他还未来得及站稳身形的时候,就见三张开外,秦落烟好整以暇的盯着他,脸上带着一抹运筹帷幄的笑……

    “我就知道一定是你先进来,那两个老东西,太没有开创精神了。”秦落烟冷笑了一迅雷看看背脊挺得很直,目光又重新落向了绝壁的方向。

    许是有了李昀扇的探索,所以很快就有人跟着闯进来,最先进来的是李海和李家的人,再然后是容家的人,最后进来的是凌家的人。

    当所有人都进来了以后,再回头看见那一方百丈高的绝壁依旧在眼前,众人的脸上全都写满了难以置信。

    “秦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容邺大步走到秦落烟的身旁,语气里又有了恭敬,就连表情也是那么自然随和,就好像先前那个对秦落烟出言联逊的人根本 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能做上隐世家族家主位置的人,这脸皮,果然厚得超出常人的接受能力。

    所有人都看向了秦落烟,似乎等着她的解释,与此同时,所人有看秦落烟的目光又有一些不一样了,。这么一出,已经足够证明了只有她才能带领众人来到庚金源头宝藏地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