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六十四章 未知毒物
    “你们听说过海市蜃楼吗?”在众人殷齐的目光之下,秦落烟挺直背脊,缓缓的问出了这句话。

    虽然是各大家族的长老,可是在这个冷兵器时期,所有的消息来源全靠经验的积累,所以有些人贵为长老,其实一辈子也未曾踏入过这样的沙漠地界,更何况看见只有在沙漠上才能看见的奇观,所以很多人还是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秦落烟目光扫过众人的面颊,最后落在了李海的脸上,“我想李叔肯定是听说过海市蜃楼的,不如就由你来给大家解释一下,可以吗?”

    李海当即点了点头,拱手道:“难得秦姑娘看得起在下,那我就简单的来说上一说了。这海市蜃楼的奇观在沙漠中也是极其罕见的存在,虽然我常年在沙漠中行走,可是也只是听说过而已,还真没有见过。据说海市蜃楼就是可以在眼前看见很远很远的景色,那景色看似在眼前,实则是在天边。”

    “看似在眼前,实则在天边?”人群里,有人呢喃着这句话,似乎似懂非懂并不十分明白。

    在这个还没有科学的研究出海市蜃楼的原理的时候,李海也只能用这样的语言来解释了。

    秦落烟接着他的话头,又细说道:“对,李叔说的就是这个现象。你们看,我们眼前虽然看见的是高大百丈绝壁,其实这绝壁不是真的,只是很远很远的地方的一个投影,没准儿真正的绝壁是在距离我们千百里之外 的地方也有可能。只是这样稳定的海市蜃楼,对整个世界来说还是奇迹般的存在。”

    也许,就连科学都很难解释得清楚这种稳定的海市蜃楼是怎么发生的吧,如果换做以前,秦落烟免不了一阵唏嘘,可是如今的她,都是经历过穿越这种最匪夷所思的事情的人了,她也就不会简单的以为,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能用科学原理来解释的了。

    “秦姑娘真是见多识广,这次要不是有秦姑娘的指引,只怕我们就会止步在这虚假的绝壁之外了。”容邺笑呵呵的恭维了几句。

    秦落烟只是淡淡的道,“容家主客气了。”

    见众人都进来得差不多了,秦落烟又转身往前方指了指,“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开始正式进入庚金源头宝藏地了。”

    随着她手指的方向,众人往前看去,这一看之下,更是渍渍称奇,原来远处去,竟然 依旧是一个绝壁,不过这个绝壁不如先前那个虚假的绝壁那般高,只有十来丈高度,而且绝壁上已经长满了藤蔓,绿油油的植物让绝壁看上去没了那么险峻的感觉,就好像攀附着那些藤蔓,就能轻而易举的登上顶端一般。

    “走吧。”秦落烟收起羊皮纸的藏宝图,然后往绝壁 的下方走了过去。

    众人跟在她的身后来往绝壁的方向走,凌署冷哼一声,对身旁的随从使了个眼色,那随从很快便越过秦落烟走到了那藤蔓的下方。

    秦落烟脚步一顿,不明白凌署这么做的用意,所以回头看他,“凌家主,这是何意?”

    “没什么,只是觉得现在秦姑娘太金贵,怕你伤了自己,所以让我我的人替你打个头阵而已。”凌署这话说得天衣无缝,可是谁都能看出,他的脸上可没有要维护秦落烟的意思,不过是为了能掌握一些先机而已。

    秦落烟冷哼一声,没有说话,更没有去阻止那越过她眼前的人。

    “好吧,既然是凌家主的好意,那我就却之不恭了。”秦落烟这样说到,便冷眼看着那冲过去的随从抓住了一条藤蔓。

    那藤蔓很结实,那人度了试力度,然后整个人往上一提,就见他敏捷的跃到了绝壁的半空中,他再一用力,便到了绝壁的顶端。

    然后,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见那人生生的双从绝壁的顶端跌了下来。

    那人摔倒在秦落烟的面前,脸上的表情已经可以用狰狞来形容,他七孔流血,俨然没了生命的气息。

    “列了?”凌署几步上前,伸手探了探那人的鼻息,又诧异的抬起头来问秦落烟。

    秦落烟摇了摇头,“我怎么知道,我又没上去看过,。不过这样看来,我还真要多谢凌家主的照顾呢,否则我第一个爬上去的话,没准儿也就真的死在这里了。”

    “秦姑娘,你会不知道?”凌署眼中明显写着怀疑。

    秦落烟摊了摊手,“我是真的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又遇见了什么。”

    “难不成是中毒?”凌署见 那人口唇有些紫,又问秦落烟道。

    秦落烟有种翻白眼的冲动,“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也不是大夫。凌家主心中疑惑的话,不妨问问这队伍里有没有谁精通医理的。”

    凌署闻言,往容邺和李昀扇的方向看了过去。容邺犹豫了一下,还是让他身后的一名长老站了出来。

    那长老检查了一番那人的尸体,然后又看了看眼前 的绿色藤蔓,拧眉道:“他是中了毒,可是这些藤蔓却是没有毒的,这就奇怪了。”

    秦落烟仰起头往那绝壁的上方看了一眼,然后指了指,问道:“那种东西,有毒吗?”

    她口中说的 那种东西,便是绝壁的上方,颜色和其他地方都有些不一样的“岩石”,因为距离 太远,只能看清是一种灰色的东西,具体是岩石还是泥土却让人不得而知。

    那懂医理的长老仔细去看,又小心翼翼的扯着藤蔓往上攀爬了一阵,在快要靠近那灰白色的东西的时候停了下来,不过一瞬间,他便大惊失色,然后迅速跳了下来。

    “那东西的确有毒,老夫虽然没有看见过,可是在距离 那东西一丈远的地方已经感觉到了不适,所以不敢再上前了。”那长老冷静又后怕的说道。

    “又是未知的毒物,这凤族的先祖还真是会做陷阱,也不知道这种天然的屏障是怎么被他们给发现的,。”容邺忍不住抱怨着,脸色又变得很沉重,他转头问秦落烟,“秦姑娘,胜利就在眼前了,你可有什么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