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寻找机关
    在不知不觉之中,每当遇到问题,众人的第一反应便是去咨询秦落烟,就连容邺,都在事情发生的时候,第一时间去问秦落烟的意见,这对于曾经被他们所看不起的女人来说,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一次,秦落烟倒是没有和众人卖关子,因为天色真的已经不早了,时间耽搁得久了,对谁都不利。

    “我可没有办法通过这绝壁,而且,我也不会武功,我可不能向你们那样往上爬。”秦落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正当她的话让众人越发的表示 疑惑的时候,她又道:“不过,我可没有说,那庚金源头的宝藏地要越过这绝壁才能到达。”

    “你的意思是……”李昀扇人年轻,思维比起这些老者来更活跃一些,所以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你的意思是不用爬上去?”

    秦落烟点点头,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来到绝壁下方的一块凸起的岩石上,她隔开岩石上的石壁,然后伸手擦了擦上面的花纹,让人预料不到的事情便发生了。

    那岩石上,竟然 是一个图腾,那图腾像是一只涅槃重生的凤凰。不过年代太过久远了一些,已经看不清楚清晰的痕迹,连雕刻都被风沙吹平了不少。

    “这石头藏在藤蔓后方,你是怎么发现的?”李昀扇眼神发亮,忍不住问。

    秦落烟微微的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她能说在靠近这里的一瞬间,身体就感觉异常发热吗?就好像有一种血脉沸腾的柑橘!这种玄乎其乎的事情,说出来反而不好解释了。

    也许,她的骨子里,流着的真的是凤族的血脉吧,她的父亲秦天城肯定不是凤族众人,那就只剩下她的母亲了,那个可怜又可悲的女人。她不禁想起了那凤族老者提到过的圣女,会不会那圣女就是她的娘亲?

    心中疑惑更甚,她的面上便越是淡然非常。

    众人见她不说话,到也没有追根究底的意思,毕竟,但凡有仰仗的人,手里都是有些底牌的,谁又会轻易让人知晓自己的底牌?

    秦落烟的手抚摸着那石头,似乎是在寻找机关,她一边寻,一边道:“我猜想,既然庚金源头的宝藏地是在地下,那我们就不应该往上走,哪怕越过这片绝壁又有何意义?所以没准儿可以直接从这里打开宝藏地的大门也说不定。”

    “嗯,你说得倒是有些道理。”李昀扇也凑了过来观察着那块石头,“就是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找开这道门。”

    容邺和凌署两人也凑过来看,不过石头毕竟只是一块石头,不管多少人看也不会脸红心跳,而且那石头上除了雕刻有些异常外,没有其他任何可以当做是机关的地方。

    “要不,我们直接把这石头给撬了?”凌署等得有些不耐烦,皱眉道。

    容邺却摇了摇头,“那怎么行,连那些用来迷惑我们的庚金洞府尚且机关重重,更何况这个正主儿,万一这石头损毁,触动了里面的机关,如果只是加大机关的难度还好,万一是彻底封闭了整个庚金源头宝藏地,我们该怎么办?”

    凌署没吭声,不过却有些烦躁的徘徊在几人身后。

    几人围着那块石头研究了半天,却依旧没有任何发现,眼看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天色也渐渐暗淡下来,几人的脸上都显出了几分焦躁。

    “难不成我们就一直被拦在这里了?”李昀扇又将石壁下方走找了一个遍,可是除了这块石头,再没有其他任何东西,除了藤蔓,还是藤蔓。

    秦落烟皱着眉头,盯着那石头上的雕刻又看了一阵,突然,她脑中灵光一现,然后拿着匕首就 往自己的手指割去。

    “你做什么?”李昀扇一惊,下意识的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秦落烟抬头,淡淡的道:“我想用我的血来试试。”

    李昀扇一怔,目光中却是透着一种疑惑和心疼,“你确定?”

    秦落烟摇摇头,“不确定,不过总得试试。”

    经她这么一说,李昀扇才缓缓的放开了手。

    秦落烟拿着匕首小心翼翼的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头,挤出了一点点鲜血滴在了那石头上,毕竟这种事情 也合不准,她可不会傻乎乎的割破自己的血管,让自己吃一次苦头。

    几滴鲜血落在了石头上的雕刻上,纹路已经被风化得快没有痕迹,可是当那血液落尽纹路中的时候,却依旧能清晰的勾勒出图案的轮廓。

    “没反应?”容邺诧异的出声,又看向秦落烟,“是不是血太少了?要不你再弄点儿血,要是你下不了手的话,我可以代劳。”

    秦落烟白了他一眼,没吭声,不过脸色也很沉重。

    “不就是一点点血,你还紧巴巴的守着做什么,又不是要你的命,。”凌署见秦落烟这态度,立刻就不高兴了,出言嘲讽道。

    秦落烟还没来得及还嘴,李昀扇就代她出了头,“凌家主,这不是用你的血,你就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用你的血也来试试?”

    凌署一听,顿时怒了,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秦落烟打断了话头。

    “行了,你们安静一点儿,仔细听听。”秦落烟眉头紧皱,语气也冰冷起来。

    几人打住了话头。仔细一听,顿时都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他们都是有武功的人,听力自然要比秦落烟要好上许多,连秦落烟都听见的声音,他们稍加注意便能听个真切,先前是因为争吵而忽略了,现在仔细一听,果然听见从绝壁里传来了轻微的轰隆声。

    李昀扇吞了吞口水,有些难以置信,“是机关转动了吗?你的血……有用。”

    秦落烟微微点了点头,“应该是吧。不过从这声音来估计的话,这里面的机关,庞大得超乎了我们的想象。”

    那种细小的,机关转动的声音一直持续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由此可见里面的机关有多么的复杂。

    容邺,、凌署等没有说话,可是心中却都有了计较,越发觉得这一次如果没有秦落烟,这宝藏地也许对世人来说,便会永远是一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