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凌家的变故
    阳光落在绿色的藤蔓上,让原本生机勃勃的藤蔓更多了一抹闪亮的光彩。

    轰隆的声音结束,以那块有着特殊雕刻的石头为中心,像是炸裂一般的岩石缝隙向四周蔓延开去,甚至恍惚中,还有着岩石破裂时候的咔嚓咔嚓声。

    秦落烟往后退了几步,再抬头,就看见眼前的绝壁彻底裂开了,那特殊雕刻的石头也滚落下来,就落在她的脚边,石壁上的石块也纷纷往下掉,不过转瞬的功夫,就露出了一个一丈多高的洞口。

    洞口深处,黑黝黝的一片,从里面飞出些沉积的灰尘来,伴随着的还有一种古怪的气味。

    秦落烟捂住口鼻,皱了皱眉,回头往那个懂医理的长老方向看过去。

    那长老似乎明白秦落烟的意思,上前几步,轻轻嗅道:“闻上去像是积压多年的腐蚀味道,不过应该没毒。”

    经他确认,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容邺让人点了火把,对随从的人使个眼色之后 就率先走在了前头,凌署的人马走在了最后。而秦落烟因为身份特殊的关系,所以她便走在了容邺身旁。

    走在两人前头的还有容家的两个长老,借着他们举着的火把,能看见前方几丈的地方。这里是一个长长的通道,通道两旁有年代久远的桐油灯,不过桐油已经燃尽,所以灯也灭了。

    他们走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穿过了通道来到了一个宽阔的洞府,洞府很大,几人举着火把也看不见周围的边际。

    容邺立刻让他的人往四周四散开去,几名长老散开,各自去寻找山洞的边缘,不过这山洞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大,他们举着火把四散开去,竟是还没有走到边缘,便让他们火把的光亮范围险些脱出了众人身处之地。

    “凌家的人听令,跟上去。”关键时刻,凌署也不敢随意冒险,所以在容家的人火把光照范围快要离开的时候立刻让自己的人也四散开去。

    不过,这山洞真是大得离谱,凌家的人跟上去后,也没能走到边际,不得已,李昀扇也只得让自己的人也四散跟上去。

    就这样,几乎所有人都举着火把,一个人接着一个人往四周扩散开去,像是流动的手电筒,逐渐的将整个山洞的轮廓勾勒了出来。

    索性,在所有人都散开之后 ,终于走在最前头的人碰触到了山洞的边际。

    只是,当火把的光芒照亮整个山洞的时候,却让众人都有些大失所望。因为这个山洞只是一个山洞而已,里面什么也没有,除了空旷的回音,似乎再没有其他任何值得推敲的东西,而且,山洞的周围也没有其他的入口,似乎这里便已经是山洞的尽头。

    “秦姑娘,你怎么看?”容邺皱着眉问。

    此刻,只有容邺、凌署、李昀扇和秦落烟等人在山洞的正中心,经容邺这么一问,其他人也看向了秦落烟。

    秦落烟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继续观察着整个山洞,好一会儿,她才反问道:“你们不觉得,这个山洞空得太过诡异了吗?”

    “这还用说吗?”凌署冷哼一声,“连从石壁进入这个山洞都如此的困难,可是这山洞里却什么也没有,这当然很诡异!这个山洞这么大,如果全部期着的是庚金,那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可是你们看,现在什么都没有,莫不是被人提前搬空了吧。”

    凌署的话里行间,无非就是质疑是秦落烟提前来了这里,然后搬空了这里的财富。

    “凌家主,这是第几次你怀疑我了?”秦落烟的脸色也很难看,“你如果继续这种怀疑的态度,那我就请你出门,好走不送,合作到此结束!”

    从秦落烟和三家合作以来,还是第一次这么严厉的说话,倒是让几人都是一怔。一个人,如果一番常态的态度坚硬,那就说明她有了倚仗,而秦落烟的倚仗又是什么?

    “死丫头,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染房来了!那你倒是说说,我们好不容易来了这里,这里什么都没有又是怎么回事,除了 你,还能有别人能进这?”凌署不依不饶的追问。

    秦落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低叹道:“凌家的没落,果然是有原因的,。凌署,你怎么不想想,先前我们进来的时候,那岩壁上的石头可是直接破碎开的,破碎了,就不能复原,就是说是一次性的,这山洞,只能开起一次!如果真的有人提前来过,你以为,我们来的时候,那石壁还是好好的?”

    秦落烟的话像是当头棒喝,瞬间点醒了众人,不得不说,她的解释合情合理。

    容邺也点头道:“对,秦姑娘说得有理。凌署,你就不要闹了,还是看看这里到底藏了什么乾坤。还有,秦姑娘可是我容家的上宾,哪怕是你凌家,也看在我容家的面子上,不要做得太过分了。”

    狐狸一般的容邺,这个时候自然而然的跳出来给秦落烟站台。

    不过在秦落烟看来,却是有些迟了,如果真有心帮她,为何刚才在凌署一开口说话的时候就站出来,现在秦落烟都自证清白了才站出来说话,这就显得太马后炮了些。

    凌署冷哼一声,转身背对着几人不再说话,似是在观察这个山洞。

    秦落烟摇了摇头,也继续往周围看过去,只是,这山洞真的太空了,空到根本不能发现任何异常。

    突然,不只是哪里来的风,让所有的火把都泯灭了一瞬,不过幸好,很快所有人就掏出火折子重新将火把点燃了。

    “是谁干的?”

    火把重新点燃,第一个嘶吼出声的,竟然 是凌署,他红了双眼,看着脚边一滩红色的血液。

    众人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见凌署指着那滩血继续吼道:“我凌家的二长老。三第老、不见了!是谁下的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