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分裂
    面对凌署突然的指责,所有人都是一脸的茫然,似乎谁都没弄明白,先前那一瞬间到底出了什么事。

    不过,众人还是看清了,原先站着凌家两位长老的地方,此刻只剩下一滩血水而已,而两名武功顶尖的长老,竟然就那么凭空消失了一般,完完全全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这血水的气味……”那个懂医理的容家长老上前看了看,脸色有些诧异,“和先前我们在洞口闻见的味道竟然是一样的。”

    “一样?”容邺也很吃惊,“你的意思是说,开始我们闻见的那种腐蚀的味道,就是这种血水的味道?不过,一瞬间的功夫,怎么可能让两个大活人彻底变为一滩血水,怕是这世上最厉害的化骨水都达不到这个地步。”

    “就是啊。”众人纷纷附和着。

    凌署拔出腰间的长剑,指着周围的人,吼道:“你们不要装了,这里就是我们这些人,你们之间一定有凶手!快些站出来,兴许老夫还能给你们留个全尸!”

    “凌署!你的智商我真的算是服了气了,就你这样,也配做凌家的家主?”秦落烟背脊挺直,声音在空旷的山洞中不住的回旋,不等凌署继续发怒,她继续说道:“你怎么不想想,既然是在我们进入这里之前 就有了这种腐蚀的味道,那就说明,这里以前也有人这样突然变为血水,还散发出了味道一样。”

    “对,凌署,你冷静一点儿,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冷静下来。你自己发疯不要紧,可不要连累了我们这么多人。”容邺道。

    凌署冷冷的盯着秦落烟,“你的意思是说是山洞里有东西杀了我的人?”

    “东西?”秦落烟眉头皱着,“不知道是不是东西,不过你的人的死,肯定和这山洞有关。”

    “那你倒是给我说清楚了,我凌署可不是个忍气吞声的,如果我的人就这么莫名奇妙的死了,你们谁也别想就这么轻松的出去。”到了这个地步,凌署俨然已经有要撕破脸的意思了。

    “凌家主,现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你就先怪自己人,这做法有些不地道吧。刚才那两个长老都在你的身边,我们其他人隔得可是很远,要想一瞬间将两个人杀了还不留痕迹,我们可没这么大的本事。”容邺解释道。

    不过,容邺的解释显然让凌署不认同,他又道:“一般人或许不可能,可是你们都是这片大陆上的顶尖高手,那可就难说了。秦落烟,你说这件事和这山洞有关,你倒是给我说清楚!”

    凌署两次三番的向自己挑衅,早已经磨灭掉了秦落烟最后的耐性,现在对于她来说,原本这些就是无关紧要的人,她要的,不过是复仇而已,她早已将自己看做将死之人,一路以来,不过是安耐着而已,现在既然凌署已经忍不住要翻脸,那她也就索性放开了去。

    她后退一步,来到容邺的身后,然后冷冷的对凌署道:“凌署,你惹到我了,所以……哪怕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我却不会告诉你了。我现在宣布,我们之间的同盟,结束!”

    友谊的小般尚且说翻就翻,更何况她和凌署之间从来就没有友谊。

    凌署大惊,怒火中烧,举着剑就要去砍秦落烟,不过人还未到跟前就被容邺抬剑挡了下来。

    “凌署,你不要太过分!”容邺也怒了。

    “让开!今天她不说清楚,我凌家绝不会善罢甘休!”凌署怒吼道。

    容邺脸上有些为难,但是眼神深处,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原本他就是要打算让这些人有去无回的,现在和凌署的分裂,不过是提前的动作而已。他冲周围的人使了个眼色,容家的长老们会意的将两人护在中间一步步后退。

    “容家主,既然凌署不愿意相信我,那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秦落烟说完这句话,容邺一听,眼神闪烁了一下,握着长剑的手越发紧了一些。

    李昀扇原本就距离这里稍微远一些,秦落烟又冲他使了个眼色,他皱了皱眉,犹豫了一瞬还是带着李家的人来到了容家人之后 。

    一时间,队伍被分成两派,凌署的人便显得孤寂得可怜。

    “你们休想就这样走!”凌署怒喝一声,带着人就要往前冲,可是在他冲上前的一瞬间,他却看见了秦落烟,他却看见了秦落烟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

    他心中警铃大作,却已经来不及反应,只感觉眼前一黑,整个山洞瞬间又暗了下来。

    火把,再一次全部诡异的熄灭了。

    在还有火光的瞬间,凌署甚至看不清秦落烟的笑容到底有没有绽放完全。

    “点火!”凌署止住了往前冲的势头,对身后的凌家长老嘶吼着。

    可是,他的话音回荡在整个山洞里,却没有一个人给他回应。冷汗瞬间打湿了他的后背,就连额头上的汗水也顺着脸颊滑落。

    潜署吞了吞口水,咬紧牙关从怀中掏出火折子,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当他那火折子,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当他那火折子点火的时候,双手竟然 有些微微的颤抖。

    火折子点燃了他左手拿着的火把,火光照 亮了方寸之地,而他的周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有的,只是一滩一滩的血水。

    火光照亮的地界之外,是黑漆漆的一片,看不见任何的东西,任何的人,整个世界里,似乎就只留下了这么个方寸之地。

    “都出来!装神弄鬼算什么好汉!”潜署对着周围大吼道。

    只可惜,回答他的,只有他自己的回音而已。

    他的冷汗汩汩的从脸颊滑落,低头看向那些一滩滩的血水,精神紧绷到了极致,他实在不相信,以人力真的可以在一瞬间就将长老们这样的高手化作血水!

    可是事实摆在他的面前,由不得他不信,由不得他不恐慌!凌署举着火把,跌跌撞撞的前行,可是除了火光照亮的地方,其他的地方都是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人,没有风,只有血水散发出的令人作呕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