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七十章 哄骗的最高境界 m.aiqu.la
    “好了,既然人都划分出来了,我们就不耽搁时间了。秦姑娘,你倒是说说,一会儿在水下我们应该怎么做?”容邺现在一心惦记着寒潭后面的东西,所以也顾不得那些不识水性的人。

    李昀扇也看向秦落烟,似乎在等她的决断,果然,秦落烟不动声色的道:“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我们不能一起下水,得一个人一个人的过去。”

    “哦?”容邺似乎有些不相信,“就这么简单?”

    秦落烟点了点头,“经过我们上次的实验,这些鱼都有一种很强的领地意识,就像狼群一样,如果你一个人过去了,只要不受伤 ,是不会引起食肉鱼成群来攻击的。可是如果 我们一旦所有人一起下水,那所有鱼群就会群起而攻之。”

    这说法是秦落烟随口胡编的,不过在她说起来却又是头头是道的很像那么回事,再加上从出发开始到现在,每一次的危机她都处理得临危不乱,而且表面上看上去她是多次挽救了众人的生命的,到现在,众人心中不知不觉的开始信任她起来。

    信任建立 起来并不容易 ,可是一旦信任建立起来了,一个蹩脚的谎言就不那么容易被发现了,这也是秦落烟要的结果。

    “好,既然秦姑娘这么说了,那我们就一个个的过去,不过是几条鱼而已,还能伤了我们这种高手不成?”队伍里,有艺高有胆大的长老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当然,肯定是容家的长老,李家的人没有李海和李昀扇的吩咐都不敢随意行动。

    容邺眯头看了那长老一眼,赞道:“这样也好,就由徐长老打头阵吧,。对了,既然是打头阵,难免遇到些什么意外,我这里有件护甲你拿去穿着。”

    容邺说话的时候走到了徐长老的身旁,从腰间的包袱里拿出了一件软丝甲,又小心翼翼的背对着众人用唇语向徐长老说话,因为是唇语,并没有声音,所以众人只当两人是在交换东西,并不知道这么短短的一瞬,容邺已经交代了很多事情。

    徐长老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然后换上软丝甲就入了水。

    扑通一声轻响,水面恢复了平静。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徐长老入水的一瞬间,秦落烟的嘴角一闪而逝的微笑,其实,她知道容邺那老狐狸这么简单就相信她的话,还有一个原因,因为容邺相对凌家下手了。

    眼看穿过这水潭就是最后的宝藏地了,他此刻若再不对李家动手,那就没什么机会了,论其战斗实力来,凌家未必比容家逊色多少,所以这时候下阴手才是最明智的减少损失的方式。

    她知道容邺的打算,这样一个个的通过水潭,等容家的人都到了对岸之后 ,李家的人只要上去一个,他们就能解决一个,这样一来,便能轻轻松松的将李家的人都坑死在这里。

    她正是算准备了容邺的狐狸狡猾,才提出了这样一个方案,而容邺,果真将信将疑的同意了。

    只可惜……

    “秦姑娘,你是会水性的吧?”趁着徐长老入水的功夫,容邺站在秦落烟的身旁闲聊着。

    “那是自然,不过我不懂武功,可不敢一个人入水,虽然是几只食肉鱼,却也是我对付不了的。”秦落烟吧了一口气,无奈的道,“所以一会儿还得烦劳两位家主给我安排个可靠的人陪我一起下去冒险。虽说一个人下去更安全,可我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只能拉一个人陪我冒险了。”

    “ 这是哪里的话,你可是我们这一行的大工程,当然是要有人保护你的。”容邺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你放心,一会儿我一定给你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哦,那就先谢过容家主了。”秦落烟也不客气,佯装没有注意到容邺根本没有给李昀扇说话的机会。

    那入水的徐长老好一会儿没了动静,容邺的人在寒潭边上仔细的看着,看着看着,突然脸色有些变化,回头有些惊慌的叫容邺,“家主,您来看看,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

    容邺闻言,来到寒潭边上,秦落烟和李昀扇互看一眼也跟了过来。

    “怎么回事?”容邺问道。

    原来发现异常的就是那个略懂医理的长老,他指了指寒潭,道:“家主,你看着水,我怎么能闻见淡淡的血腥味?这徐长老有没有通过寒潭我们也不确定,这水里又有血腥味,我这心里便有些不踏实。”

    容邺也拧紧了眉头,似乎也在犹豫。

    秦落烟却恰到好处的开了口。“容家主也不用大惊小怪,这水里又食肉鱼,虽然一个人下水不会引来鱼群的攻击,可是也会有三三两两的食肉鱼围上来,徐长老武功高强,必定是杀了那些零散的食肉鱼了,这些许的血水,应该是那些食肉鱼 的吧,而且这血腥味真的太淡了,如果是人的血的话,断了不会这么少才对。”

    她随口说胡话,心中却是冷笑,这寒潭水又深又广,哪怕是一个人所有的血液倾倒在里面,也只是很淡很淡的血腥味道,她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为了消除容家的疑虑而已。

    “而且,我上次也下去过,以我的速度通过这寒潭约莫也就半盏茶的功夫,徐长老的速度应该比我快上一些,现在应该已经上岸了才对。”秦落烟又分析道。

    容家人听她说得这么驾定,心中刚升起的疑虑又一点一点的熄灭下去。

    容邺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秦落烟,又看了一眼李家的人,像是下定了决心一半,一咬牙,又指了一名长老下了水。

    那长老下水之后 也和徐长老一样,不一会儿就没了动静。

    众人又等了片刻,容邺又指了一名长老,这样一个接一个的,过了一个多时辰,容家的人就先后入了水,到最后容家就只剩下一句长老和容邺了。

    容邺笑嘻嘻的指着那长老 对秦落烟道:“秦姑娘,这位长老是我最得力的,一会儿她就陪着你入水,我就先走一步了。”

    他作为一家之主,是断然不会为了秦落烟而去冒险的,秦落烟表示理解,没有丝毫怨言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