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七十五章 翻转空间
    轰隆隆!

    两人刚走了几步,便又听见四周无处不在的轰鸣声,随之而来的是整个山洞的再一次摇晃。地面的晃动,让两人站立不稳,容邺和秦落烟一起跌倒在地。

    容邺知道此刻他唯一的筹码便是秦落烟,所以哪怕跌倒的时候,他也一只手牢牢的钳制住秦落烟,竟是没有给她半点儿逃离的机会。

    秦落烟呛了一口尘沙,连着咳嗽了好几声,直到山洞再一次停止了晃动,她才平息了下来。

    “怎么回事?”容邺焦急的问。

    秦落烟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也一头雾水,所以根本回答不了容邺的问题,不过,眼尖的她依旧有一个重大发现,她指着寒潭的方向道:“你快看!”

    容邺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竟然发现先前消失的寒潭再一次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秦落烟想了想,道:“应该是有人又触碰了机关,所以空间再次翻转了过来,所以这寒潭又出现了!”

    “寒潭就是出口……”容邺呢喃着这句话,有些激动,推着秦落烟就往寒潭的方向走,看他的意思,是要马上跳入寒潭然后离开这里。

    秦落烟被他推着一个踉跄险些再次摔倒在地,不过她却冷笑了一声,道:“容家主,我建议你现在还是不要进入寒潭的好。”

    容邺大惊,低吼道:“你什么意思?”

    “容家主,现在有人在磐石机关处,谁知道下一瞬他会什么时候触碰到机关,如果当他再次开启机关的时候,我们刚好在寒潭里,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在山洞翻转的时候,他们在寒潭这个空间缝隙里,怕是会被积压成为肉饼吧,那么一来,他们都会死得更快了。

    容邺仔细一想,也觉得后背一阵发凉,看来要想从这里出去,就要先去解决磐石那里乱碰机关的人才行。

    轰隆隆!

    容邺还来不及做决定,山洞再次摇晃了起来,果然,机关又被启动了,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不远处的寒潭再次消失,又变成了坚硬的地面。

    “真特么的废物!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乱动的机关!”容邺低咒一声,感觉呼吸越来越空难,不得不推着秦落烟加快了往磐石方向行进的脚步。

    秦落烟有些佩服容邺的方向感,在这么浓郁的大雾中,她根本分不清方向,可也不知道容邺用了什么法子,竟然寻到了方向,两人走了一会儿,便听见前方有隐隐的说话声传来。

    容邺放缓脚步,同时扼住秦落烟咽喉的手紧了紧,示意她不要随意出声。

    两人隐藏着身影在浓雾之中,渐渐靠近之后听见了前方几人说话的声音。

    “扇儿,你寻到什么异常了没有?”听声音是李海在说话。

    “没有,也不知道到底这磐石上有什么蹊跷,不过刚才我试了几次,有两次都触碰到了机关,就是不知道那机关开启是个什么情况,怎么每次都会天摇地晃的。”李昀扇回答的时候,语气里充满了疑惑。

    他们一直在磐石这里研究机关,不知道寒潭那边的情况,只是感觉山洞在摇晃,却并不知道是机关触动而引起的空间翻转。

    容邺一双眼睛里竟是阴冷,他很不甘心,他容家的精英已经尽数折在了这里,而李家此刻却是全部人都还在,一想到这里,他对秦落烟就越发的恨了起来,都是着了她的道,中了她的奸计,才落得了如今的下场。

    不过他也不会平白便宜了李家这么大的好处,他眼珠一转,一个手刀砍在了秦落烟的脖子上,因为剧痛,秦落烟本能的低呼了一声。

    “什么人!”

    秦落烟的低呼,瞬间吸引了高台上人的注意力,李海警惕的观察着周围,吼道:“什么人装神弄鬼,给我出来!”

    周围没有一点儿声音,更没有人去回应他的问题。

    倒是李昀扇,眉头紧锁,似乎是在想先前那一声低呼,突然,他脸色一变,“我听出来了,刚才是落烟的声音!不行,她一定是遇到了危险,我去找她!”

    说着李昀扇就要往高台下走,李海一惊,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这浓雾太大了,谁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况,刚才我们的人分散的时候就死了好几个,你别再到处乱走了,你是李家家主,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可是落烟肯定是遇到了危险!”李昀扇低吼了回去,他眉眼中竟是一片低沉,喃喃道:“叔父,如果这家主的身份会困着我一生的话,那这个家主之位谁愿意要谁拿去好了,我,不稀罕!”

    “扇儿!你说什么胡话呢!我们费了多少力气才得到的东西,怎么能因为一个女人而舍弃?扇儿,你真是魔障了!”李海恨铁不成钢,气得直咬牙。

    李昀扇却不再听他讲了,只道:“叔父,我已经决定了,这家主之位,我现在就传给你,你松开手,我要去找她!我已经错过了很多次,这一次,我真的不想再错过了。”

    他说话的时候,便去掰李海的手,李海震惊的瞪着他,似乎依旧不能相信有男人会因为一个女人放弃这种至高无上的权利。可是,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李昀扇已经走到了高台的边上。

    “唉!”李海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终是一个健步追上抓住李昀扇的胳膊用力一扯将他扯了回来,“李家家主且是随意就能更换的?扇儿,你算是叔父的半个儿子,叔父老了,只想为李家再做这最后一件事就隐退了。这李家将来还要靠你!既然你非要去,那……叔父代你去!”

    李昀扇一怔,来不及反应,李海却已经越过他走下了高台。

    “你继续寻找机关,我去帮你找那个女人!叔父答应你,必定要让你江山美人都一起要了!”李海的声音渐渐消失在浓雾之中。

    李昀扇却立在高台上,眼眶渐渐的红了,他的叔父,对他的这份恩情,他记下了。

    恍惚中,他似乎想起了自己的娘亲,似乎娘亲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看见叔父的时候,眼眶也是红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