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大结局(一)m.aiqu.la
    空气中漂浮着浓郁的血腥味道,刺激着人的感官,让人无法忽略眼前发生的一切的真实性。

    秦落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喉咙里有些哽咽,“你这又是何苦?”

    她从来没有给过他任何承诺,甚至,从头到尾,她连一点儿小暧昧也未曾给过他,可是,他却为了她做到了这个地步。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不,这句话,她是不相信的,连生命都没有了,拿感情来又有何用?她骨子里其实是一个很现实的人。

    “真是没想到啊,李家这一任的家主竟然是颗痴情种,哈哈,这场戏,好看,好看!”容邺仰头就大笑了起来。

    李昀扇倒在血泊里,脸色有些苍白,冷冷问道:“现在,可以放开她了吗?我来做你的人质。”

    “你?”容邺摇了摇头,“虽然你是李家家主,可是现在对我来说,她的性命可是比你要金贵许多呢。不过,看着你这样苟延残喘的份儿上,我会让她少吃一些苦头的。现在,你挑断自己的左手碗筋。”

    “你……”李昀扇瞪大了眼睛,脸色已经彻底成了惨白。

    “我什么我,你多吃一份苦,我就让她少受一份罪,这不是很公平的吗?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我就挑断她的手筋好了。”容邺说得轻描淡写,就好像说的不是人身伤害,而是一个有趣的游戏一般。

    秦落烟的脸色也渐渐沉了下去,虽然她对李昀扇没有爱情,可是却也没有仇恨,她这辈子,最不想的就是欠别人人情,李昀扇如果今天真的成了一个废人,那她要用什么去还?

    正当秦落烟在考虑,要不要和容邺来个鱼死网破的时候,余光里看见浓雾中有一道身影闪过,她眼中一惊,却在刹那间将疑惑收了起来,镇定的对容邺道:“容邺,如果你再让他做一次自残的事,你信不信我就任你杀了我,我也不会为你打开这山洞的机关?”

    “哦?不打开机关,难不成你要和我一起葬在这里?”容邺挑眉,显然不相信有人自寻死路。

    “信不信,你可以试试,左右我现在也是孑然一身,这些对你们来说有着致命吸引力的财富,于我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我带着你们三大家族的人来寻宝,可是到最后,你们一家接着一家的精英都交代在了这里,而我这个小女子却依旧还活着?”秦落烟说话的时候,语气里的嘲讽没有丝毫的遮掩。

    宛若当头棒喝,之一瞬间,容邺脸上的笑容便僵硬在了一处,她不说还好,经她这么一提醒,他才猛然发觉,这次来寻宝,本身就透着不同寻常的味道。

    只是来寻宝而已,为何必须要三大家族的家主前来?说是要带着家族令,可是从开始到现在,哪里有用到家主令牌的地方?细细想来,这一路上意外不断,可偏偏意外之后,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

    这一切如今回头去看,可不就是一个完整而细致的布局吗?只是,没有人会想到,这样一个没有武功的弱女子策划的而已。

    “你是说,你就是想让我们三大家族的精英都死在这里?”容邺瞪大了眼睛,说话的时候嘴唇干涩得厉害,“可是,我们无冤无仇,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你刚才不是说这些宝藏对你来说没有意义吗?”

    “什么目的?”秦落烟冷笑,“容家主,你可别忘了,我是傅子墨的妻子,我和他,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而他,却是死在了你们容家。”

    容邺瞳孔一阵瑟缩,“你的意思是,你做一切都是为了给傅子墨报仇?”

    秦落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对,就是报仇,怎么,这个目的,让你很失望?”

    谁能想到,一个女人为了心爱的人可以做出这一番宛若奇迹的事情来,容邺不相信,李昀扇也不相信,容邺不信的是她一个女人竟然做到了,而李昀扇不相信的则是,她竟是那般爱着那个男人。

    “三大隐世家族的势力盘根错节,势力范围更是遍布正片大陆,你以为让我们这些人死在这里三大家族就会覆灭了?小丫头,你还是想得太简单了些……”

    “不止!”秦落烟嘴角勾起,缓缓地笑了起来,“其他两家我不敢肯定,可是容家,却一定是会覆灭的。我想,现在容家主宅应该成了一片废墟吧,我好不容易将你们这些容家家主、长老引出来,你以为,那容家主宅我会没有准备吗?”

    容邺难以置信的瞪着她,“你到底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不过是研究了一些黑火药,然后让人埋藏在容家主宅各个角落而已,你仔细听听,是不是听见了大得离谱的爆炸声?嘭!嘭!嘭!”秦落烟眼看着容邺的脸渐渐发白,手指开始颤抖,她便再也忍耐不住仰头笑了起来,“所以,今天你就算杀了我,你容家也完了,也替我心爱的人,陪葬去了……”

    “不、不可能,不可能……”容邺摇着头,一副有些痴傻的表情。

    秦落烟等的,就是这个时机,趁着容邺大惊失色的时候,她想也不想,抬脚揣向容邺的子孙根处,然后迅速后退,从怀中掏出火枪。

    只是,容邺到底是武学高手,哪怕秦落烟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在他看来依旧像是慢动作回放,她的偷袭没有成功,而他也不会让她有机会掏出武器来。

    “死丫头,拿命来!”容邺气红了眼睛,一想到容家现在已经成了废墟,他就被理智冲昏了头脑,再也忍耐不住,就想立马要了秦落烟的性命。

    秦落烟眼睁睁看着容邺沾满鲜血的手向自己袭来,可是她却避无可避,在这些武林高手面前,火枪只要还没有举在手上,似乎就完全没有用啊!

    罢了,左右不过一死而已,她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什么?

    带着赴死决心的秦落烟,有那么一瞬,突然就看透了人生坎坷,她就那么站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只是,等了好一会儿,预料中的疼痛也并没有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