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大结局(二)
    恍惚中,似乎又闪亮的光芒从眼前划过,耳边,更有一声刺耳的“噗嗤”声和一道“嘭”声同时响起,像是利器插入了皮肉般,又像是子弹穿透了人体,哪怕没有亲眼看见,也能感觉到鲜血淋淋的场面。

    “本王的女人,本王自己守护。”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就那么突然的闯进了秦落烟的耳朵里,她急急地睁开了眼睛,果真看见了那个魂牵梦绕的人。

    她没有说话,只是直愣愣的盯着他,眼神灼灼,似乎想将他的身体看穿一般。

    “怎么了,不认得我了?”傅子墨嘴角一抹淡淡的笑,称呼却是从本王换成了我。

    秦落烟依旧傻愣愣的盯着他瞧,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只是眼神越发的闪亮了一些。

    傅子墨一身黑色的长衫,手中提着一把长剑,剑尖上还滴答滴答的落着鲜血,他的脚边,是躺在血泊里的容邺,容邺临死的表情是惊恐和难以置信的,而他的身后,站着的是小龙,小龙拿着火枪,火枪的枪口处还隐隐冒着白烟。

    “女人,看够了没有?”傅子墨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拉住秦落烟的肩膀轻轻一勾便将她勾入了怀中。

    熟悉的胸膛,熟悉的墨香味道,熟悉的心跳声,让秦落烟渐渐从失神中找回了理智,她嘴唇动了动,有很多疑问,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一开口,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她只是眼泪不争气的顺着脸颊滑落,下一瞬,她踮起脚尖,一口咬在了傅子墨的下巴上。

    “该死的女人,这一见面就要咬死我不成?”傅子墨低咒着,可是脸上却带着笑,笑容里,竟是宠溺和满足。

    秦落烟却是不松口,死死的咬着,直到舌尖传来鲜血的味道,她才不甘愿的缓缓松开了他的下巴。

    傅子墨却笑得越发灿烂了些,她刚松开口,他的手指便捏住了她的下巴,低低的道:“你咬够了,我还没有……”

    话声刚落,傅子墨的唇就覆在了秦落烟的唇上,只是,他看似霸道的动作,却实则温柔如水,他想用力将她吞入肚中,可是偏偏舍不得用力分毫,唯恐任何一个用力的动作会伤了她。

    两人就那么在浓雾中缠绵,周围的血腥似乎成了诡异的陪衬,他们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只是沉沦在重逢的喜悦之中。

    小龙的眼眶有些湿润,还未成亲的他,有些羞涩的撇开了头。

    躺在地上的李昀扇则是眼神彻底的暗淡了下去,他宛若死人一般,仰躺着,任鲜血从脚踝处不断的流出,他却没有任何想要处理伤口的意思,余光里,都是傅子墨和秦落烟交缠的身影,有那么一瞬,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叫做绝望的表情。

    也许,有些东西,终于在见到最残忍的一面的时候被他放下了吧。

    许久,许久,傅子墨和秦落烟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秦落烟喘着粗气,却是一记粉拳敲打在了傅子墨的胸膛上,厉声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给我说清楚!我和你没完!”

    “你是我的妻,这一生本就和我没完,我难不成还怕了你不成?”傅子墨淡笑,语气霸道,眼神温柔,却依旧缓缓地开始向她开口解释。

    原来,傅子墨走火入魔是真的,他身上的奇毒也是真的,而恰恰这两样都必须要用容家的寒冰池才能压制更是是真的。容家是什么地方,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以前的他,是个没有弱点的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容家自是抓不住他的把柄,可是如今,他有了秦落烟,所以怎么能让容家的人知道她的存在。

    所以,才有了他愤而休妻的那一场戏。

    他带着霓婉来到容家,要想不在寒冰池中爆体而亡,就不得不用紫云草,可偏偏取夺紫云草的时候又被秦落烟误打误撞的破坏了计划,他不愿意和她争,更知道翼生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便不忍心从夺了翼生生存的机会。

    他姑且只有如寒冰池冒险一试,谁知道许是上天怜悯,那个替翼生煎药的大夫竟然留了私心,竟是偷偷的留了一小节紫云草,在生死关头,小龙将紫云草送到了他的手里,所以,他才得以保命。

    “那霓婉呢,如果你的死只是演戏,那为何要让霓婉吃那么多的苦?”秦落烟忍不住问。

    傅子墨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声音里也是无尽的惋惜,“那时候,只有霓婉跟着我进入容家,要想取信于容邺这只老狐狸,不用点儿手段怎么行?如果作为我最信任的属下,都没有走投无路,那这场戏,还怎么演下去?”

    “就为了取信一个老狐狸,就让霓婉经受那些……”秦落烟还是心中愤怒难平。

    秦落烟将她搂入怀中,喉咙深处也有些哽咽,“落烟,相信我,如果有其他办法的话,我绝不会舍得让霓婉吃那么多的苦。那时候,容家少主已经看中了她,我假死之后,容家少主就对她下了手,那时候,她若是反抗,一切就功败垂成了。我已经部署了这么多年,就等着将容家一举覆灭,怎么能在那个关键的时刻出现任何的意外?”

    秦落烟泣不成声,一想到霓婉受的委屈,她的心脏就抽痛得厉害。

    “落烟,你以为,凭你一个人的力量,真的那么容易将这些隐世家族的势力聚集在一起吗?哪怕你研究出了黑火药,可是容家主宅多年的防卫又且是你能随随便便安置火药的地方?还有这一路上,你以为,就凭你和小龙手下那几个人,能做出让这些老狐狸都相信的意外吗?”

    傅子墨的一连串你以为,让秦落烟心头剧烈的跳动着,她原先还在想,小龙的手下真是厉害,每次做的意外竟都那般逼真,现在想来,怕是这一切都是傅子墨提前安排的结果。

    “你只对容家下了手,可是我却是连李家和凌家也一起动了。在这片大陆,他们这些势力已经存在得足够久了。”傅子墨又缓缓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