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大结局(三)
    “李家和凌家……”秦落烟呢喃着,却是顿时悟出了其中的关系,是啊,三大隐世家族存在得够久了,存在了这么久的三大隐世家族甚至开始操纵皇室更迭,所以,一定有很多很多的人希望将三大家族的势力拔除吧。

    她突然知道为何傅子墨一个容家的弃子能一步步走上今天的位置了,不只是他聪明腹黑,也许,他还有很多志同道合的盟友。各个国家内的势力,怕是都为了今天铲除三大隐世家族默默地做了很多事。

    现在想来,难怪容家本家的消息没有传到队伍里来,兴许这里面,有很多势力的干扰吧,否则,就算拦住了容家,也绝对不可能同时拦住李家和凌家,而这些势力,竟是同时拦截了三大隐世家族的消息渠道。

    她起初还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现在却禁不住一阵后怕,但凡容家生出变故的消息传了零星半点儿到这个队伍里来,无论是哪个家族,都会发现这次寻宝之行的异常,再然后……

    她的背脊阵阵发凉,不知不觉已经被冷汗湿透,她还是没有谋划周全,但凡任何一点儿意外,她、霓婉和小龙在这些隐世家族的高手堆里,怕是都会死无葬身之地吧。

    似乎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傅子墨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别怕,不是还有我吗?”

    对啊,还有他。

    秦落烟不自觉的就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来,忍不住仰起头,踮起脚尖又一吻落在了他的下巴上,他的胡渣已经清理干净,连皮肤都泛着一股子淡淡的香气。

    也许,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如今的她,怎么看他都觉得完美。

    突然,她忍不住又吸了吸鼻子,似乎确定了什么,她惊讶的问道:“对了,那个替我们烤肉的老人,是不是你?”秦落烟一直觉得那个老人怪怪的,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直到刚才她闻见了这种若有若无的香味,她才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傅子墨嘴角挂着狐狸般的笑容,没有急着回答问题,而是反问道:“为何这么问?”

    秦落烟冲他翻了个白眼,“别装了,我知道肯定是你。”

    “哦?何以肯定?”傅子墨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

    秦落烟得意的伸出手,指尖戳在他的下巴上,“你的身上有味道……烤羊的味道。”虽然已经很淡很淡,可是她还是闻出味儿来了。

    傅子墨一听,顿时爽朗的笑了一声,手指也摁在了她的鼻头上,“你啊,果然是鬼灵精的。”

    他的反应,算是默认了秦落烟的猜测。

    “好啊,你就那么在阴暗处看着我,竟然不给我一点儿提示。王爷,这很好玩吗?”秦落烟有些不服气,难得的和他使了个小性子。

    傅子墨却一把将她搂住摁进了怀中,“好了,等一切事情结束之后,你怎么处罚我都行,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想办法先出去?”

    你们还知道要先出去?而不是一直在这里秀恩爱?

    旁边的小龙满脸的无语,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一直以来主子在他心中的形象都是冷酷霸道的,若非亲眼所见,他哪里会将眼前这个和女人腻腻歪歪的男人联想在一起?更何况,现在可是特殊事情,并非什么花田月下。

    秦落烟点了点头,这才从傅子墨的怀中退了出来,她想去查看磐石上的机关,可是目光又落在李昀扇的脚踝上,眉头不自觉的就皱了起来。

    “我来处理。”傅子墨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便蹲下身子。

    他拿出了怀中的金疮药亲自小心翼翼的洒在了李昀扇的脚踝上,又扯下自己长袍的下摆替他包扎。

    秦落烟看着他的动作,却是心中一暖,傅子墨什么性格她知道,那般骄傲的他,别说亲自替一个人处理伤口,就是让他给个好脸色也要看他的心情,可是他却就这么做了,她知道,他是在替她偿还欠李昀扇的情。

    “看在你刚才拼命护本王王妃的份儿上,你们李家嫡系一脉,我可以留下你们的性命。”傅子墨一边包扎李昀扇的伤口,一边淡淡的道。

    先前还一副死灰模样的李昀扇,听见他说的这句话,视线渐渐聚拢,目光终于清明了过来,他喉头滚动,哽咽着:“你、你说什么?”

    “你刚才已经听见了,何需本王再说一边?”傅子墨挑了挑眉,已经处理完李昀扇伤口的他,拿出锦帕小心仔细的擦着自己的双手,

    “在你们三大家族进入庚金源头宝藏地的时候,我们的人已经去了你们三大家族的本家,现在……应该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吧。按照本王的意思,斩草除根,是绝对不会留下后患的,可是你既然舍了一双腿来护本王王妃,那本王就姑且网开一面,至于将来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来找本王报仇,就是你自己的事了。用你一双腿,换李家嫡系一脉的性命,你不亏。”

    傅子墨的话,不只是让李昀扇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就是秦落烟也是一时咋舌忘记了言语。

    傅子墨的隐忍,果然是为了这一天么?对三大家族同时下手,他还真是敢想。成王败寇,斩草除根,站在他的位置上,势必是要杀了三大家族所有嫡系才能后顾无忧的,可是,为了她,他便愿意冒着未来有可能被人复仇的危险?

    秦落烟这样想着,眼眶不自觉的就红了,他总是这样,随随便便的就做了别人最难做决定的事。

    李昀扇对她的情,他提她还了!

    “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还是你觉得我们还能在这山洞里撑多久?”傅子墨回头看见秦落烟一副感动得要哭的样子,忍不住无奈的一笑,又道:“妻债夫还,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我怎么能让我的女人欠了别的男人人情?”

    “就嘚瑟吧你。”秦落烟收敛了眼眶中的水汽,转身往高台上走去。

    她一点一点的摸索高台上的磐石,看得极其认真,不过看了一会儿之后,她便停在了一边,然后眉头紧锁的回头看向傅子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