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七章 破庙受辱
    “走吧,你们想在哪里办事?”有些不忍看梧桐悲痛欲绝的表情,秦落烟别开头催促两名杀手。

    “小妞儿真骚,比我们哥俩儿还心急。”钳制着秦落烟的黑衣人说话的时候用身体蹭了蹭秦落烟的背,闻着美人芬芳越发按耐不住,赶紧催着另一人走。

    一名杀手将秦落烟扛在肩上,用匕首对梧桐比了一个抹脖子的恐吓动作之后才离开。

    梧桐瑟缩在床角,泣不成声,好几次想冲上去和他们拼了,却终究抵不过心中的恐惧而驻足不前。

    窗外,风很大,雪花随着风飘进了房间里。

    一个黑影闪过,梧桐还来不及看清眼前的人,就听一个清朗的男声传来。

    “出了什么事?”

    梧桐抬头,看见是伴晚那个和秦落烟煮酒的老者,立刻嚎啕大哭起来,“小、小姐,被人抓走了……”

    在这种情况下,但凡是一个熟面孔,都能勾起人心底最深处的脆弱。

    “小姐?”老者目光清明,有那么一瞬仿佛闪亮过,“往那里去了?”

    梧桐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指着门口的方向,只是门外,早已经没了几人的身影,如今去追又哪里还有痕迹?

    见她已经被吓得失了魂,老者眉头紧皱,立刻冲身后的随从冷冷吩咐,“让我们所有的人都出去追!必要时可以动用本地我们隐藏的人!务必,要将人带回来!”

    跟在他身后的晋楚脸上诧异一闪而逝,他们的势力遍布大江南北,可是却又是极其隐晦的存在,不到万不得以,谁也不会擅自使用加大暴露风险。

    为了一个才见过一次面的人,主子要动用本地势力?

    “还愣着做什么?听不懂我的话?”老者眼睛微眯紧,吓得晋楚立刻后退一步。

    “属下遵命!”

    老者负手站在窗边,视线凝滞在摆放床头的男装上久久移不开去,难怪她笑起来的时候比女人还要美上七分,原来,竟真是女人。

    “一个女人,精通机关武器,有意思。”老者的呢喃很快消散在风雪中,他转过身,迈开步子,也不见什么特别的动作,下一瞬,他的身影却已经出现在了院子边缘。

    梧桐被这一幕吓呆了,心底却突然升起希望,这些人武功这么厉害,一定能将小姐救回来吧,一定可以的吧……

    这样想着,梧桐瑟缩着痛哭了起来,谁也不知道,就是那个时候,内疚悔恨的梧桐在心底默默的立下了一个足以改变命运的决心。

    天边,已经泛起微微的白。

    云城的城门已经打开,两名杀手将秦落烟带出城后,就迫不及待的想随处找个没人的地儿把秦落烟给办了。

    可是,今日也不知怎么回事,这官道上每隔一会儿就有大批军士来回,像是出了什么大事。

    干他们这行的,最怕的就是官家人,所以他们立刻警惕起来,将秦落烟扔上快马一路急行,足足行了十里,才没有看见军士活动。

    “真他么倒霉,这都到了十里坡了。”走在前面的杀手啐了一口唾沫翻身下马。

    另一名杀手也将秦落烟从马背上扯了下来,“别废话了,你看看我的裤子,我的家伙都要憋坏了。我记得这拐角后有间破庙,我们将这娘们儿带过去,就在那儿玩个够!”

    “走!他妈的今天我不玩死她,我就跟你姓!”

    两人憋了一路的欲望在这一刻仿佛彻底爆发,其中一人有些按耐不住,手已经放在了秦落烟的屁股上。

    秦落烟的双手被他用绳子捆了起来,只能在他们的推搡中踉跄前行,屁股上的那只手让她一阵作呕,可是骨子里她已经是个熟透了的女人,所以知道生命里还有一个字,叫做“忍”。

    也许,成熟和年轻的区别,就在于是否有勇气去忍耐一些事情吧。

    她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廖无人烟的地方,一间残破不堪的破庙。

    这里,看来是不会有人救她的。

    “美人儿,哥哥我都等不急了,快让我看看你的身子。”

    进了破庙,连门都来不及关,其中一人就将秦落烟摁倒在地,另一人也手忙脚乱的开始解裤头。

    秦落烟咬紧牙,目光冰冷的盯着两个猥琐的男人,心中焦急,面上却不显分毫,反而挤出一抹妩媚的笑,“别急啊,我一个弱女子,这里又没有人,我还能跑了不成?要不,我亲自脱给你们看?”

    “这妞儿不错,会玩!”摁住秦落烟的杀手一阵大笑,身体往后退了退,“量你也玩不出花样。”

    另一人上前,拿起匕首一挑,立刻割开了秦落烟手上的绳子。

    秦落烟眼眸一亮,不过转瞬又将这抹光亮掩藏了起来。

    “脱吧。”两名杀手催促着。

    秦落烟从容的抬起手,玉白的手指搭上腰带,轻轻一扯,腰带松开,整个绸衣都缓缓散开来,像一座水花弥漫的瀑布,散开的刹那,给人视觉上强势的震撼。

    两名杀手看得有些呆了,喉头滚动,不住的吞着口水。

    “想看吗?”秦落烟的手牵扯住衣裳,领口处,雪白的颜色若隐若现,似乎只要她拉开,就能让他们看见世上最美的风光。

    “想看!”两名杀手点头如蒜。

    秦落烟轻轻笑了两声,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负面情绪,“想看,就看个够呗……”

    窗外,太阳终于露出了云层,光线穿过云朵落下时,在天空画下一道道绚丽的流线。

    那一瞬间,秦落烟笑得很美,因为两名杀手在她拉开衣服的瞬间,倒下了。

    她微微呼出一口气,从怀中拿出一面巴掌大的铜镜,就在刚才,铜镜反射阳光,直射两人的双眼,她才有机会让藏在袖子里的小型弓弩派上用场。

    这弓弩不过半个手掌大,是她用绣花针和弹弓做成的,因为只是绣花针,所以威力不足以致命。

    她很庆幸,她的方向把握得很好,几根绣花针射出,成功的将两人的眼睛射中,被困在将军府三年,她能做的,就是不断的练习这样的攻击而已。

    幸好,幸好,她未雨绸缪练习过很多次。

    “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臭婊子!让我们抓住非剥了你的皮!”

    不再看两名倒在地上哀嚎的杀手一眼,秦落烟拢紧衣服一头冲出了破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