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十一章 走出密林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秦落烟一把抓住了他的裤头,这一次,她的手却禁不住微微颤抖,鼓起勇气,做了三个深呼吸,她的手开始顺着他腹部的肌肉往下滑。

    “停,我不想你用手……”他说得很随意,目光却落在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上,他的眼神微微一眯,想法已昭然若揭。

    “你、欺人太甚!”秦落烟咬牙切齿的开口,松开手,站起来转身就想走。

    傅子墨没有抬头,也没有看她,只是不知从哪里拿出一颗药丸来,“这解药只有一颗,你可以走,你走我立刻毁了它。”

    秦落烟脚步生生顿住,回过头,恨恨的盯着他,好一会儿,她才哽咽着出声,“我、我不会。”

    “这可不关我的事。”傅子墨不理会她的理由,索性闭上眼睛,只是看似随意的把玩着手中的药丸,他的动作很快,药丸在他的手中仿佛成了残影,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秦落烟知道,他在展示自己的实力,他是在告诉她,他只要轻易的动动手,这颗药丸就彻底毁灭了。

    不知何时,起了风,冷风穿过树林,灌入衣袍,让人由身到心都彻底凉了个透。

    眼泪,落下,无声无息。

    秦落烟没有哭出声,只是走到傅子墨的身边,僵硬着腰肢,缓缓垂下了头。

    情到浓时,傅子墨猛地睁开了眼睛,眸子深处,是漆黑的墨色,他的脸上没有释放欲望的畅快,反倒有一种深深的失落。

    这天下的女人,到底都是一样的。

    正午的太阳挂在头顶,阳光不似先前的温暖,反倒是有些狰狞,像是想将遗落在凡间的残雪都烤化才甘心一般。

    一条小溪旁,秦落烟一遍遍的吐着漱口水,满脸的水渍,分不清是溪水还是泪水。

    她不时偷偷的用余光扫过那个在巨石上打坐的男人。阳光落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一轮金黄的颜色,衬上他古铜色的肌肤,宛若天人。

    只是,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如天神一般的男人,对她做了做不能容忍的事。

    她恨!可是无力反抗!

    “收起你肆无忌惮的目光,你应该明白,对于我来说,杀你,太过容易。”男人突然睁开眼睛,身体上弥漫着一些浅淡的烟雾,当烟雾散去的时候,他站起身,脚步轻灵,完全没了中毒时的沉重感。

    秦落烟眉眼低垂,强迫自己收敛恨意,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太过于习惯隐忍。

    天空中一只雄鹰滑翔而过,傅子墨抬起头随意的招了招手,出乎意料,那雄鹰竟然一个俯冲往他站的地方落了下来,眼神凶狠的雄鹰乖巧的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傅子墨神色从容,伸手摸了摸雄鹰的头,沉声道:“带路。”

    看见这一幕的秦落烟嘴角一抽,和雄鹰说人话,有病!

    谁知,那雄鹰扑腾了一下翅膀,果真听话的飞在男人身前三丈处,距离和速度都掌握得极好,像是在认真的执行命令。

    “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跟上来?”傅子墨脚步一顿,脸色有些不悦。

    秦落烟咬了咬唇,快步跟上去,然后向他伸出手,“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现在把玉佩和解药交给我,从此,江湖不见。”

    不见是不可能的,她秦落烟会记着这仇,总有一天要这男人百倍的还回来的!

    男人长身而立,锦袍在风中轻轻摆动,他脸上的浮肿也在渐渐减轻,看起来已经有些帅气的轮廓,不过,这轮廓太像一个人,一个秦落烟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的人。

    所以,如果可以就这样离开,未必不是件好事。

    傅子墨沉默了一瞬,随即摘下腰间的玉佩放进了她的手中,冷笑道:“玉佩可以给你,不过解药嘛……”

    “你想赖账?”秦落烟有些急,可是聪明的没有将情绪表现出来。

    傅子墨摇头,“我给你吃的,不过是一种疗伤圣药,无毒,何以解?”

    “……”秦落烟瞪大了眼睛,不过一瞬,就肯定了他说的话,在她从岸边苏醒的时候,她全身多处淤青擦伤,而现在,那些伤口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你骗我?”

    傅子墨回过身,继续往雄鹰领路的方向走,走了一会儿,声音才凉悠悠的传来,“你值得我来骗?你该庆幸,你经受住了我的考验,否则,你以为,你还有命活着?”

    活着……

    有那么一瞬,秦落烟有种杀人的冲动,可是随即,当她看见远处的男人一个瞬息的功夫便出现在了十丈开外,她终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是啊,她好不容易重活一世,若还不懂得生命的可贵,是不是太傻?

    认命的跟上去,她一路小跑才能勉强看见他的身影,而他的身影总是距她十几丈的距离。

    两个时辰以后,傅子墨率先走出密林来到了官道上,远远的,就能看见官道上等候了几十人,这些人全都是军装打扮,坐在马背上,一个个面容严谨,当看见傅子墨出现的时候,齐刷刷翻身下马、半跪于地。

    “王爷!”爽朗的声音出自金木之口,见他平安归来,金木红了眼睛。

    傅子墨应了一声,轻手一挥,那雄鹰一个飞跃又翱翔天际,不过眨眼的功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属下牵来一匹枣红骏马,傅子墨踏上脚蹬翻身上马,其他人也纷纷整装待发,只要傅子墨一声令下,他们就能立刻出发。

    可是,傅子墨没有开口。

    见他久久没有下令,金木疑惑的问:“王爷,您在等什么?”

    傅子墨眉头微拧,视线落在密林出口处,对金木的话恍若未闻。

    金木越发吃惊,自己王爷什么性子他是知道的,赶紧顺着傅子墨的视线望过去,突然,那密林出口处跌跌撞撞的跑出一个人来。

    一个女人!

    金木一怔,大惊失色,再一看,连脸上的肌肉都忍不住抽动,这不是那日客栈里主动送上门的女人吗?他找遍了整个云城都没找到,没想到竟然和主子遇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