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十一章 秦落烟的回忆
    好一会儿,她眼神一亮,“我想好了,既然要认你当弟弟,那你就跟我姓吧,我叫秦落烟,那你就叫秦翼生吧,翼,希翼也,生,新生也,都代表着你从此要开始新生活!”

    秦翼生、秦翼生、换一个名字,换一种生活,一个孩子而已,早就该摆脱那种非人的折磨。

    每当他被欺辱凌虐的时候,在心底,肯定是希望有那么一个人站出来帮帮他,秦落烟甚至想,这孩子眼中的冷漠绝非一日一朝形成的,怕是每每被凌辱的时候,他也曾眼神希翼的看向周围的人,期盼着有那么一个人会对他伸出援手,也许,他也曾向周围的人大声呼救……

    可是,没有,一次也没有,没有人对他伸出援手,甚至没有人理会他声嘶竭力的呼救。

    所以他眼神中的希望才被渐渐磨灭,到最后,只剩下空无边际的冷漠而已。

    一个孩子而已,从满腔希望到最后对人性的绝望,这个过程何其残忍?

    秦落烟不是个善良的玛丽苏,甚至每每觉得那些善心大发却又半途而废的玛丽苏比那些作恶的人更可恶,因为正是她们一次次给了别人希望,却又一次次残忍的将那点儿希望磨灭、掐死。

    “我希望你能喜欢这个名字,因为,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弟弟。”秦落烟的手轻轻的放在他的脸颊上,这孩子洗干净之后,其实模样很不错,“我知道你很警惕,也许你觉得我帮你是为了表现自己的善良又或是出于其他的目的,可是,其实,我不是在帮你,我只是在帮我自己。”

    她的嗓音有些哽咽,眼神也有些飘远,她似乎也有些累,索性脱了鞋上床,坐在男孩儿的身边,像是个讲故事的大姐姐,她温柔的说:“我给你说个秘密吧,其实,我和你一样,我也是我母亲被人强,奸之后生下来的,不过,我比你幸运,我的母亲对我很好,我的外公外婆对我也很好。”

    这个秘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没有说起过。

    在别人眼中,她是国际著名的武器制造专家,是个开朗阳光的女孩儿,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幼儿园和小学的时候,遭到了多少鄙视和非议,有几次她甚至让想到过自杀。

    幸好,后来母亲发现了她所受的欺负,母亲辞掉工作,带着外公外婆到了另一个城市开始新生活,她的人生才得以被拯救。

    男孩儿诧异的抬起头,看着她的脸,似乎不相信她会和他有一样的遭遇。

    “所以,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想帮你,其实,我也不算帮你吧,我只是在帮我曾经的影子而已。小时候被全班同学一起欺负,我也曾希望有那么一个人站出来,不需要真的帮我对抗所有人,只要他肯站出来,然后伸手拉我一把就足够……”

    连秦落烟都没有发觉,她说话的时候,眼泪已经顺着脸颊滑落,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可是没有啊,一个人都没有来帮过我……我曾经无数次的缩在教室的角落里,一次次的向同学呼救……算是圆了我自己的一个梦吧,所以,我帮你,帮你走出困境,也让我自己走出阴影……”

    她从来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什么心地善良?她可不是个善心的人,她做的一切,说到底,也不过是为了自己而已。

    “秦翼生,所以,你不用感激我,只要好好的活着就好,知道吗?”秦落烟擦干眼泪,下了床,转身走到了自己的床铺,掀开被子睡了进去,然后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

    屋子里很安静,只有一抹微弱的烛火在闪烁跳跃。

    躺在床上的男孩儿,偏着头看向另一张床,许久之后,他收回了视线,然后口中轻轻地呢喃着,“秦翼生……秦翼生……”

    从此,他就是秦翼生了。

    在院子的另一头,驿站的上等客房里,夜已深,屋子里的人却是难以入眠,除了被马车里的一幕刺激了的萧长月,还会有谁?

    “姐,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而已,您就不要再想了。您看城中权贵子弟,哪一个不是十二岁就开荤?还未成亲府中养十来个通房的也不算什么秘闻。以武宣王的年纪,至今没有正妃,身边甚至没有一个有名分的女人,这已经很难得了。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女人,玩了就玩了,对您将来的身份不会有任何影响。”

    萧云琴打了一个哈欠,忍不住劝说,这都半夜了,还不让人睡觉,要不是因为萧长月是嫡长女,她早不伺候了。

    “你懂什么?当你真心倾慕一个人,就不会说得这般轻巧了。”萧长月站在窗边,窗户打开着,她仰头望着二楼的方向,武宣王傅子墨的房间就在那里,“正是因为那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我才可以做点儿什么,要真换了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我反倒不方面做些什么了。”

    “嗯?什么意思?姐,你说话真是让我听不懂。”萧云琴睡眼朦胧,止不住的打哈欠。。

    萧长月叹了一口气,关上了窗户,“得了,睡吧,睡吧。不过明日,你让人去帮我打听打听,武宣王事后没有没有让人去送绝子汤……”

    “那还用打听吗?武宣王又不蠢,怎么会让一个没有名分的女人率先有了子嗣?这种事情,放在皇家那可是奇耻大辱。皇室血脉尊贵,可不是谁都能怀上皇家子嗣的,就那个女人,有资格?”萧云琴觉得萧长月是过分小心了些。

    “让你去,你就去!”萧长月沉了脸色,连她也不明白为何如此心神难宁,往日里,武宣王风流成性她已经见识过不少,可是至今为止,他也未作出过如今这般出阁的事。

    在她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之前,她绝对不允许有任何意外,至于那个女人……一个无依无靠没有地位的平民而已……

    “好、好!您说什么就是什么!”萧云琴不耐烦的应声,心中却是气愤到了极致,不就是嫡长女吗,她好歹也是首相府的千金,竟然把她当成丫鬟来使?

    夜,无声无息,连半分月华都没有,整个世界,原来不知何时只剩一片黑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