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十二章 出乎预料
    在南越国的朝堂上,文臣当中,能与首府萧承河相对抗的只有左相殷齐,但萧家乃百年望族,曾经出过两位皇后一位贵妃,而左相是白衣出身,所以萧承河绝对是南越国朝堂上底蕴最深厚的文臣。

    作为文人之首、天下文人之表率,萧承河极其看重自身名誉,所以一生娶妻不多,只有两房,大房育有一子一女,二房育有两女。

    萧长月作为萧家大房唯一的嫡女,在凤栖城贵女圈中的地位可想而知,再加上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所以年纪小时就被称作第一才女,又传言说,如萧长月这般玲珑的才女,迟早有一天是要进皇宫的。

    进宫?萧云琴打了个哈欠撇了撇嘴,冷漠的听着厨房里两个丫鬟谈论萧家的情况,她心中冷笑,以萧长月的野心,怎么可能看得上宫里那个近乎傀儡的皇上?

    等两名丫鬟谈论得差不多了,萧云琴才叫住了其中一个丫鬟,“你,过来帮我弄点儿东西。”

    那丫鬟战战兢兢的行了礼,跟着萧云琴到了偏僻的地界,萧云琴才开口问:“问你个事儿,你要是答得好,这些银子就是你的。”

    丫鬟扫了一眼银票上的面额,眼神一亮,难掩面上的欢喜,“萧二小姐您请问,奴婢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萧云琴点了点头,眼神略带鄙夷,“昨晚众人安顿下来之后,厨房里熬过绝子汤吗?”

    那丫鬟仔细想了想,然后摇摇头,“这驿站不大,所以厨房里通常都是由我和另外两个姐妹在管,昨日从武宣王一行人住进来以后,就有专门的厨子来厨房处理饮食,虽然奴婢没有接触过饮食,可是也在厨房里伺候着,倒是没看见有人熬过绝子汤。”

    “你仔细想想?真没有?”萧云琴有些不敢相信。

    “真没有,奴婢曾经在大户人家做活儿,也是替主子熬过绝子汤的,绝子汤要熬一两个时辰,如果在驿站里熬,奴婢没有理由不知道的。”那丫鬟说的肯定。

    萧云琴沉默了一阵,将银票给了那丫鬟,然后摆摆手让她走了。武宣王竟然没有给那个女人绝子汤?这对于萧云琴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炊烟袅袅,清晨的驿站很安静,只有从厨房里传来的食物香味渐渐弥漫开去。

    秦落烟就是因为闻见了饭菜的香味才起床的,她整理好衣服,走到秦翼生的床铺边上,见他似乎谁的挺沉,原本不打算叫醒他,正想转身,秦翼生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我吵醒你了?”秦落烟笑着问。

    秦翼生怔怔的摇了摇头,也没说话,他不会让她知道他其实一夜没睡。

    “走,我带你去吃早饭吧。”秦落烟对于他的沉默并未放在心上,而且,她知道他在想什么,为了能让自己存活下去,他会尽可能的不惹怒“主人”,尽管秦落烟从未将他看做物品。

    可是因为长久以来的压迫,使得这个仅仅六岁的孩子学会了忍耐和小心翼翼,曾经的秦落烟,被同学欺负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和他一模一样?

    秦落烟帮他穿好衣服,牵着他的手出了屋子,一路向厨房去,虽然还很早,可是驿站里的人已经很忙碌。

    马车队伍只会在驿站停留很短的时间,据说一会儿吃了早饭就会重新上路,所以很多军士已经在收拾东西。

    对于游走于驿站之间的秦落烟,几乎所有的军士都选择了无视,更有甚者会直接将脸上的轻蔑表现无遗。

    对此,秦落烟的回应是挺直腰杆,走得从容,而原本就很没有安全感的秦翼生感觉到周围不友善的目光之后,则将头埋得更低了。

    “站住!”

    突然的一声轻呼从远处传来。

    秦落烟抬头,就见远处芙蓉树下站着两名女子,其中一个,正是昨晚站在马车外看见她狼狈一幕的那个。

    许是觉得有些羞耻,秦落烟不自觉的红了红脸,但终究是没有松开过秦翼生的手。

    “两位有事?”秦落烟将秦翼生往身后拉了拉,不自觉的摆出一个保护者的姿态。

    萧长月带着萧云琴款款走了过来,每走一步头上的翡翠步摇都微微碰撞发出悦耳的铃音,那样的翡翠步摇,一支,足以让一个普通家庭生活上几辈子。

    “妹妹别担心,我们没有恶意,只是觉得妹妹伺候王爷辛苦了,所以特意准备了些礼物给你。”萧长月笑得很温柔,举手投足都是大家闺秀的优雅典范。

    只可惜,这样的温柔落在秦落烟眼中就成了别有用心。

    秦落烟有自知之明,她不过是武宣王身边的尴尬存在,用武宣王的话来说,她不过是一个玩物,玩物而已,绝对不值得这些久居高位的人注意。

    而眼前的这两个女人,竟然主动找上了她,虽然她不知道她们究竟是什么人,可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绝对不会心怀好意。

    秦落烟沉默着,拉着秦翼生往后退了一步,“您太客气了,我是王爷的人,伺候王爷也是应该的。”

    “你这小小的贱婢,真是给脸不要脸,我家长姐说给你礼物,那是给你台面,怎的,你还要拿娇不成?”萧云琴撇撇嘴,心底却对于萧长月这样谨慎很是不认同,不过一个贱婢而已打杀了就是,武宣王还能因为一个贱婢发落她?

    “无功不受禄,我们还有事,就不打扰两位贵人了。”秦落烟拉着秦翼生就往后走,实在不想和这两人发生矛盾,人在屋檐下,闹出事情来,吃亏的总是自己。

    萧长月的脸色白了白,倒是头一次遇上这种连面子功夫都不削做的人,以前那些个女人,哪一个见了她不得巴结一番,唯恐惹怒了她。

    萧云琴却是个沉不住气的,两步就追上拦在了秦落烟的面前,冷笑了一声,“我家长姐送的东西,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说着就伸手去抓秦落烟。

    秦落烟要护着秦翼生,倒是躲闪不及被萧云琴抓住了肩膀,只见萧云琴面露一笑,然后猛地一扯,就将秦落烟肩头的衣裳扯开了一道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