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十三章 一颗丹红丸
    这驿站原本就不大,早上来往穿梭的人也不在少数,而清一色的都是军士纯爷们儿,秦落烟的衣裳被扯破,雪白的肌肤从肩膀处流露出来,虽然她作为一个现代人,对于露胳膊露腿这种事并没有觉得什么大不了。

    可在萧长月姐妹眼中,却觉得以这种方式来羞辱秦落烟是最好不过。

    “哎呀,长姐,这个贱蹄子真是不知羞!”萧云琴夸张的吼了一句,然后又道:“这样的贱蹄子就欠教训,长姐,您看……”

    “既然是不懂规矩的下人,自然该好好调教,我们父亲作为天下礼仪的典范,是断然不能让人看了笑话去,今日教教下人做规矩,无论拿到哪里去说,也是我们占理。”萧长月依旧端着温婉的仪态,说话的时候也语气不急不缓,只可惜说出的话却带着几分无情冷漠。

    秦落烟知道,今日这两人是故意找茬,想躲怕是躲不过了。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秦落烟依旧将秦翼生小心的护在身后。

    萧长月和萧云琴互看了一眼,然后萧云琴从怀中掏出了一颗药丸,“其实对于你来说只是件小事,吃了她,以后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过我的阳关道。”

    黑乎乎的药丸,散发着浓郁的药味儿,可是任谁都知道,药是不能乱吃的。

    “这是什么药?”秦落烟挺直背脊,眼神有些发凉。

    “你放心,毒不死你,不过是一颗丹红丸而已。”萧云琴靠近秦落烟,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

    丹红丸……

    秦落烟似乎在哪里听说过,仔细一想,突然瞳孔一阵瑟缩,她咬紧下唇,狠狠地盯着萧云琴的脸!

    不过一颗丹红丸而已,她说得倒是轻巧!

    如果秦落烟没有记错的话,以前她那名义上的父亲秦将军有一次酒后乱性要了一个府里的丫鬟,那丫鬟后来被将军夫人赐了一颗丹红丸,七日之后,那丫鬟身下大出血,一番折腾之后,命是保住了,可大夫却说她一辈子都无法生育了。

    一颗丹红丸,能让女子经血逆流血气混乱,运气好的保命绝育,运气不好的一条命也就交代了在这里。

    昨日看见萧长月在马车外的反应,秦落烟已经猜到这个女人怕是倾慕着傅子墨的,虽然她不明白,像傅子墨那般除了一个皮囊尚且能看,其他没有任何可取之处的男人为何还会有女人喜欢。

    但是,她知道,当一个女人嫉妒起来的时候,什么都可能做出来,不过,她还是低估了萧长月的狠辣。

    这一出手,就是要她半条命的手段。

    “我不吃!”秦落烟一咬牙,抓着秦翼生的手转身就跑。

    萧云琴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然后她脚尖轻点,一个跃起就到了秦落烟的身前,原来这萧云琴的母亲曾经也是将门出身,所以从小就将她送到外祖家锻炼身体,长期和表哥表弟一起练武,这么多年下来,虽然称不上高手,但是在内宅女人当中还是几乎没有对手的。

    “小贱蹄子,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萧云琴一手摁住了秦落烟的肩,另一手就去掰她的嘴,眼看秦落烟抵不过她的力气就要被她喂药,一个小小的身影却突然冲了出来。

    秦翼生眼神凶狠,一口就咬在了萧云琴的手腕上,咬住之后,就再也不肯松开,任萧云琴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鲜血直流,他却依旧丝毫不松口。

    秦落烟挣脱了萧云琴的束缚,赶紧去护秦翼生,伸手就将他的头抱在自己的怀里,这么一来,背上倒是狠狠地挨了萧云琴几拳。

    萧云琴下手极狠,每一拳都用上了十分力道,她这拳头在萧家也打死过不少不听话的丫头,所以不过几拳,秦落烟的嘴角就挂了彩,再这么打下去,谁也不知道秦落烟还有没有命活下来。

    院子里这样大的动静,立刻惊动了所有人,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周围就聚集了不少人。

    但是大多数都是武宣王收下的军士,他们知道萧长月姐妹是谁,所以倒是谁也不敢上前劝说,毕竟,在他们的眼中,主子教训几个下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他们不敢劝,也没必要劝。

    金木刚洗漱完毕,走出房间就看见了这一幕,他眉头一皱,还是快步去了后院二楼,犹豫了一下,他最终还是敲响了傅子墨的房门。

    房内,短暂的沉默之后,传来傅子墨慵懒的声音,“金木,你最好有要紧的事,否则,惊扰本王休息,你知道后果。”

    “王爷……是,是萧二小姐在教秦姑娘学规矩。”金木叹了一口气,硬着头皮说了这么一句,主子心思难测,他却不敢知情不报的。

    好一会儿,房内并没有任何命令传出来,金木等得有些久了,正在琢磨是不是自己猜错了主子的心思,那秦姑娘也和其他的女人并没有什么不一样?这样想着,金木脚步往后退了一步,想躬身离开。

    “萧二小姐也不是个懂规矩的,她还能教别人规矩?”

    房门突然被打开,傅子墨一身雪白的锦袍,随意裹上一件狐球披风,打了一个哈欠,他迈出慵懒的步子,“走吧,本王正好乏味,去看看热闹也好。”

    金木嘴角一抽,只得应了一声,心中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王爷一去,那秦姑娘是死不了了。

    院子里,萧云琴见秦落烟护着秦翼生,就故意往秦翼生身上打,秦翼生躲不开,所以秦落烟就去护,每每为了护秦翼生,秦落烟只能用身体去挡。

    周围有些军士看不下去,暗暗捏紧了拳头,虽然他们觉得主子教训下人无可厚非,可这活生生想要将人打死的力道,还是让他们这些纯爷们儿看不下去,好歹也是萧家二小姐,这做派,也太蛮横了些。

    倒是萧长月,曾好几次上前劝说萧云琴,让她住手,可萧云琴不但不听,还将她推开去,这样一来,众人对萧长月的印象倒是也还不坏。

    秦落烟冷笑,这对姐妹,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就这演技,不得奥斯卡影后还真是委屈了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