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十七章 万法不离其中
    “绣花图样?”傅子墨嘴角的笑越发让人捉摸不透了,他修长的手指随意的翻动着图纸,“这图和你那些绣花图样可不一样,女人,有些东西还是不要尝试得好。”

    对于他的轻蔑,秦落烟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尤其是他口中对于女人的轻视,更是让她很是不认同,她虽不奢求这个时代能给与女人和男人相同的社会地位,至少,她可以一步一步让自己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

    “要不,王爷,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秦落烟收回替他揉腿的手,随意的替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副惬意的模样。

    傅子墨一听,眼中似有了些兴趣,“原来如此,说说看,你又想要什么?”他以为,她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所以才提出看图纸,这样也好,至少,不是专门冲着图纸来的。

    秦落烟不知道他心中的弯弯道道,微微一笑,靠近他一些,“其实也很简单,我这人,喜欢银子。而王爷您呢,又最不缺银子,要不这样,我来试着拼接这图,虽然图纸少了七七八八,可是我若能拼出个大概的话,王爷就给我一千两银子,怎么样?”

    “一千两?你胃口倒是不小,一个暖床丫鬟,一个月的月钱才一两,一千两足够普通人家活好几辈子了。”傅子墨没有立刻答应她。

    秦落烟耸耸肩,似乎早已料到了他的反应,“王爷,虽然我不知道这图纸是做什么的,可是能让堂堂武宣王看中的,绝非一般的东西,我如果能帮上一点儿小忙,在王爷您那里,恐怕价值绝不会只是一千两吧。反正您也不缺这点儿,何必和我计较?”

    马车里,再次沉寂下来,两人就这样看着对方的眼睛,谁也没有说话,许久之后,倒是傅子墨笑了,他伸手勾起了秦落烟的下巴,靠近之后,气息吐在她的唇间,只听他淡淡的道:“好,本王就让你试试。”

    “说话算话!”秦落烟拍开他的手,拿起那图纸翻来覆去的看。

    她做事的时候非常认真,这大概是源于前世工作的习惯,不要说是看图纸,就为了图纸上拇指大小的一处细节,就可以让她工作室的所有同事熬上几个通宵,所以当她的手拿到图纸的时候,她浑身的气质都逐渐变了。

    这样的变化,她自己浑然未知,而一旁的傅子墨却眼神渐渐深邃了起来,他的手指一下下的敲打在马车的窗沿上,风吹起窗帘一角,透过缝隙,有冷风灌了进来。

    马车里虽然有暖炉,可是因为这股冷风,还是降低了许多温度,傅子墨皱了皱眉,发现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秦落烟竟是连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身着单薄绸衣的她,连鼻头被冻得通红,她吸了吸鼻子,又继续看图纸。

    “金木。”傅子墨皱了眉头,突然掀起车帘叫住了马车旁的人。

    “王爷有和吩咐?”金木骑马过来,坐在他面前的男孩儿也穿着单薄的衣裳,一张脸也是被冻得通红,男孩儿在车帘掀起的一瞬间就不断的往车里看,当只看见傅子墨而没有看见秦落烟的时候,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到了下个城市,找人带他们去城里买几身衣服。”傅子墨淡淡的道。

    金木怔了怔,武宣王什么时候关心起别人衣物这种小事来?从来只有人关心他的份儿!

    “怎么,要本王再说一次?”傅子墨不悦的冷声出口。

    “属下听明白了,到了下个城市立刻去办!”金木赶紧回话,堪堪将脸上的震惊神色收了起来。

    还没等傅子墨放下车帘收回视线,就听秦落烟激动的声音响了起来,“王爷,您看,我拼的对不对?”

    傅子墨原本并未对秦落烟抱有希望,毕竟武器制造的技术并非一般人懂,放眼天下,十个手指都能数得出来,他之所以答应秦落烟,也是打着等她拼不出来的时候嘲笑她一番,却没想到秦落烟还真敢下手。

    “本王看你也是胡乱拼凑来敷衍……”他口中“本王”两个字都还没有说话,突然眼神就凝滞了,他的目光落在了眼前的图纸上,好一会儿都回不过神来。

    能让久经沙场,万千敌人于前也岿然不变神色的武宣王露出吃惊的表情,秦落烟觉得,也不枉她国际武器专家这称号了。

    “您觉得我拼凑得对吗?”秦落烟见他没反应,笑着问。

    傅子墨喉头滚动,这才想起将车帘放下,他拿起图纸,仔细的看了又看,眼神狐疑,“这真是你拼的?”

    秦落烟摇了摇头,叹道:“王爷,您觉得这马车上还有第三个人?”

    “这不可能!”傅子墨眼神冷厉的看着她,这样的眼神让人心底忍不住发毛,也许是秦落烟见过他在树林里狼狈的模样,所以如今哪怕他再摆出凶狠的模样,似乎也吓不倒她了。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说了,我对绣花图样很在行的,虽然这个和绣花图不一样,可是万法不离其中,图这东西,一通百通,本质上不都一样么?”

    她嘴上说得轻巧,其实心中也是震惊不止,这设计图纸拼凑出来之后竟然比她预料中的还要巧妙,哪怕以她的天赋,都不能在没有看见所有图纸的情况下轻易的将这连击弩制造出来。

    不过,也只是不能轻易造出,而并非造不出。只是,这句话,秦落烟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告诉傅子墨罢了。

    好一会儿,傅子墨才点点头,他收起了图纸,也收起了脸上的惊讶,“你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你的图,拼得很好,回头我会让金木给你一千两银子。”

    “回头是什么时候?”没有见到钱,秦落烟还是有些不放心,这种事情,夜长梦多,再说这武宣王性情阴晴不定,难保以后还有变故,如果可以,她很想先将银子拿到手里。

    被她急切的表情逗笑了三分,傅子墨突然生起一个想看她表情垮塌的想法,他优雅的怀中掏出了一块玉佩,递给她,“本王身边没有现银,这块玉佩价值万金,就先给你,便宜你了。”